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386章通气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一回头就看见穿着一身小鹿斑比睡衣的连小逑,小肉脸上挂着不和年龄的冷漠无情。

    “你在外面打架了吧!”

    球球可不是普通小孩子,江梦娴的假话只能骗骗自己而已,球球一看就知道连羲皖和人打架了。

    看战况铁定还十分激烈,脸都打肿了,以前打连雪篙都没这么激烈。

    连羲皖一口否认:“没有,我只是和连景切磋了一下。”

    球球更加确定是连羲皖打架了。

    跟连景打和跟连雪篙打架,那可是两个不同等级的啊!

    也难怪江梦娴生气成这样!

    球球开了自己的房间门,一边进去一边说:“看来她是担心你被打死了。”

    连羲皖捏着冰袋,没有说话。

    他进了书房,打开电脑,登录游戏,果然看见‘天狼行233’在线。

    连羲皖登录了自己的小号‘奴家小凤’,娇滴滴地去和天狼星说话:“夫君。”

    天狼星没有回复他。

    连羲皖锲而不舍地登录了自己的大号,因为他身份暴露了,只要他上线,立马一堆人找上门,只能隐身登录了,他找到天狼星,打字:“小鸡儿。”

    没回复。

    “小梦娴!”

    “小梦梦!”

    “小娴娴!”

    “大宝贝!”

    “小心肝儿——”

    他追着天狼星233走了十几分钟,对话一言不发,忽然就猝不及防亮刀朝他脑门一下子砍了下去。

    江梦娴亮出自己两百万的大宝剑,当头就给连羲皖的游戏号惊凤当头一击,反正他在游戏是神,打不死,她下了自己最狠的手,当场打掉他半管血。

    连羲皖不敢动,不敢还手。

    江梦娴开启狂暴模式,整一个杀神上身,开始胖揍惊凤,十几分钟时间,‘惊凤’被她打死了十几次,他是神,能几秒钟原地复活,立马又会被打死。

    回家之后正在玩游戏的秦扇看见系统提示:

    “您的好友‘惊凤’已被‘天狼星233’砍死。”

    “您的好友‘惊凤’已原地复活。”

    “您的好友‘惊凤’已被‘天狼星233’一脚踹死。”

    “您的好友‘惊凤’已原地复活。”

    “您的好友‘惊凤’已被‘天狼星233’奸杀。”

    秦扇:“……”

    秦扇赶往现场,看见天狼星233追着惊凤砍,那凶残程度简直堪比屠杀,惊凤的死法也是千奇百怪,这得多大的怨念啊!

    而惊凤,简直就是个做错事情的小男人,话都不敢说,站着让她打,砍、踹、勒、分尸、奸杀……

    好凶残,小孩子看完根本把持不住!

    ‘真龙战姬’出现了,问秦扇:“怎么回事,你爸爸怎么跟你二爸爸打起来了?”

    秦扇淡定回答:“没见过家暴吗?”

    真龙战姬:“……”

    秦扇看见真龙战姬身边还站着一个陌生的游戏号,打扮得像只兔子,还以为是龙戒新买的宠物,定睛一看,居然是个玩家,id:喵喵酱。

    “喵、喵、酱!是你!”

    秦扇亮出自己二百五十万买的大宝剑,咬牙切齿地追杀喵喵酱去也!

    另一边,江梦娴把惊凤杀死几十次,终于说话了。

    “知不知道错在哪儿?”

    连羲皖:“我不该打架,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恳求天狼星大人赦免小的罪行。”

    “你还想有下次?”

    连羲皖:“不敢不敢,以后见到连景一定绕道走。”

    “连羲皖,你混蛋!”

    连羲皖:“是是,我混蛋!”

    ……

    折腾到半夜,连羲皖看见天狼星233下线了,他连忙去了江梦娴的书房外,敲敲门:“小鸡儿?”

    砰!

    不知道什么东西狠狠地摔在了门上,江梦娴在书房里砸东西,还夹杂着她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

    “连景下手这么狠,你出事了怎么办?你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你就算不为我着想,你也该为球球想想!”

    “连羲皖,你个自私自已的混蛋,只顾自己一时痛快,却没想过后果和别人的感受,我恨你,我恨你!”

    门外的连羲皖都不敢说话,只听见里面的江梦娴一边哭一边摔东西一边骂。

    连羲皖一直在门口认错,听见江梦娴在里面哭了半个小时,终于没有声音了,他知道,她气该消得差不多了,又问:“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

    江梦娴:“不饿,不吃。”

    连羲皖:“那你开门。”

    “不开。”

    连羲皖:“你不开,我就在这儿等你一晚上。”

    里面沉默了十几分钟,连羲皖就在门口站了十几分钟,时不时走动两声,提醒里面的人自己还在门口。

    二十分钟之后,门‘咔’一声开了。

    江梦娴扑了过来,一下子抱住了连羲皖,把脸埋进他怀里低声地啜泣着。

    连羲皖摸着她湿漉漉的脸,看见她的脸哭得皱巴巴的,可怜兮兮。

    “好了好了,不哭了,我错了,我错了。”

    “夜深了,咱们早点睡。”

    连羲皖把她打横抱起来,往主卧去了。

    回房之后,江梦娴洗了一下脸,在床上打个滚儿,背对连羲皖,依旧十分生气。

    连羲皖解开皮带,爬上床,抓住她的腿:“来的,老公给你通一通,通一通气就顺了。”

    他亮出自己的凶器,撩开她的睡裙,要给她通气。

    江梦娴又气又羞,捂住脸……

    通了半晚上气之后,江梦娴的气果然顺了不少,可是一想到宋青鸾的出现,她还是有许多不快,她知道连羲皖虽然嘴上说不在乎宋青鸾,可是在心里,一定为宋青鸾留了一个别人替代不了的位置。

    一夜无眠,江梦娴翻来覆去睡不着,凌晨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一阵雨点打在屋檐的声音,连忙穿了件睡裙起床,推开窗户,看见一场夏雨猝不及防地来了。

    八月的天气燥热沉闷,一场雨之后,空气之中弥漫着烘热的水气。

    江梦娴站在窗口,伸手接雨,冰冰凉凉的雨点打在手心里,感觉好极了。

    夜深人静之时,连窗外的霓虹灯都消失了不少,整个城市似乎都睡着了,就只剩下一个她醒着,像是和世界暂时失去了联系一样,她的整个世界里,只有一个她。

    她看着雨发呆,脑子里依旧是白天发生的事情,无论睁眼,还是闭眼,似乎都能看见宋青鸾的身影。

    宋青鸾三个字,似乎横贯在她和连羲皖之间无法逾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