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384章喝你的奶去吧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连雪篙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走进来的连羲皖。

    乖乖,果然是亲生的,想法都一样,唯一不同的,他是屁股着火的野马,连羲皖是屁股着火的火箭,‘咻’一声就从剧组过来了。

    江梦娴刚才正端着一个比脸还大的碗喝酒,没想到一抬头就看见了穿越虫洞来的连羲皖,猝不及防地喷了一口酒,吓得赶紧用大碗遮住自己的脸。

    糟糕!

    连羲皖怎么会来?

    他不是在城外的影视城拍戏吗?

    连羲皖一出声,这房间里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在座的就算是不看电影也必须认识他。

    羲小凤啊,去年军训的时候来过。

    他个演员怎么会来老兵聚会呢?

    连羲皖不请自来,却一点不请自来地自觉都没有,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自己找位置坐下了。

    大家看着他,面面相觑,连景的神色也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对大家介绍:“这位是我堂弟,以前在某特种部队服过役,目前已经退役从艺了。”

    大家恍然大悟,似乎之前有新闻说羲小凤曾经在特战部队服过役,既然是连景亲口盖章,那就没假了。

    在场还是有许多连羲皖的影迷,他一来,就被人给围住了。

    连羲皖进来就走到了江梦娴身边,原本坐他旁边的连雪篙连忙让出位置。

    江梦娴还在用碗遮脸,她脸本来就小,碗还特别大,一遮就把脸给完全遮住了。

    连羲皖还没来记得跟她说话,门又开了,一个金毛脑袋伸了进来:“哟,在这儿呢!”

    秦扇也来了!

    连雪篙兴奋地朝秦扇招手:“秦叔,你咋来了。”

    秦扇手揣兜,悠闲地走了进来,指连羲皖说:“我是你叔的家属。”

    连雪篙眉头一皱。

    这听起来咋这么微妙呢?

    秦扇是个学人精,小的时候就喜欢学连羲皖,连羲皖穿什么,他穿什么,所以小时候他俩经常打架,后来长大了就没什么联系了,还是后来连羲皖给帝都大学军训当教官的时候再一次看见了秦扇,一下子就认出来他是当年那个处处学他的臭小子。

    后来,秦扇学得更勤快了,所以今天两人穿了一模一样的衣服。

    再一句‘我是你叔的家属’就更微妙了。

    但其实,只是因为秦扇懒而已,懒得思考穿什么衣服,看见了连羲皖穿什么帅气,他就穿什么。

    在大家微妙的眼神之下,秦扇在连雪篙身边坐下了。

    气氛,变得更微妙了。

    还是连景最先说话打破了这微妙,举起酒碗:“大家能聚在一起也不容易,许多战友还是从外地来的,来,干杯!”

    几十个碗端了起来,碗里都是白酒,纯爷们就得喝白酒。

    以碗挡脸的江梦娴忽然感觉自己的酒碗被人拿开了,她露出一张红彤彤的醉酒脸看着连羲皖,不敢说话,眼神有点小惧怕。

    连羲皖没看她,用她的酒碗倒了一杯白酒,和大家一起举碗干了。

    江梦娴抬头看着他,‘咕咚咚’地几口就喝完了一碗白酒。

    喝完酒,连羲皖才自己怀里掏出一排养乐多,还把包装给拆开了,把吸管插好了,默不作声地推到了江梦娴的面前。

    江梦娴看了一眼连羲皖,像条委屈又幸福的小狗狗,默默低头喝奶。

    连雪篙喝完一碗酒,看见多了一排养乐多,伸手就拿:“这个好,喝完酒喝点养乐多对胃好。”

    可是才一拿到养乐多,一个巴掌伸了出来,‘啪’,一巴掌打掉了他的手。

    “大男人,喝什么奶。”

    连雪篙看看连羲皖,灰溜溜地收回手,不敢说话。

    男人说话,女人吃饭,江梦娴默默地喝完了两瓶奶之后,认真吃饭。

    包厢里原本是十个桌子,拼成了两条大长桌子,两桌人把酒言欢。

    连景原本是坐在江梦娴的身边,连羲皖来横插一杠,把他和江梦娴隔开了,两人虽然坐在一起,可是几乎零交流。

    连羲皖和秦扇也被许多人围住了,连羲皖递了不少名片出去。

    “最近剧组需大量群众演员,最好是退役军人,想去的随时来我的名片来剧组找我。”

    场面似乎其乐融融,气氛十分融洽。

    这场聚会从中午聚到了晚上,酒喝了不少,饭也吃了不少,江梦娴喝了一排酸奶,还偷偷地喝了一点酒,后半场一直还打酒嗝。

    吃饱喝足之后,大家一一告辞了,连景作为主人家,一直奋战到了最后,连羲皖也一直没走。

    江梦娴美滋滋地吃完了一个大鸡腿,一抬头,就看见人都走差不多了,就只剩下几个人,连景连羲皖和秦扇没走,连雪篙还在顽强地喝酒。

    “来,叔喝!”连雪篙举起一碗酒。

    连景一巴掌把他的脸推开了,他也喝了不少酒,犀利之中蒙上了一丝微醺,他忽然站起来,对连羲皖说:“小皖,我们似乎有很久没有切磋过了。”

    连羲皖放下了酒碗,十分文雅地擦擦嘴,带着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可眼里却闪过一丝凌厉。

    “不如今晚切磋切磋?”

    两人目光猝不及防相撞,似乎有雷电摩擦之声传来,连羲皖果断起身,推开椅子,和连景走到了空处。

    连羲皖早就脱了外面的外套,现在连衬衫都脱了,露出了精壮的上身,和连景面对面了。

    他似笑非笑:“还望景哥能手下留情,多年不动手,手脚都生疏了。”

    连景面无表情:“一定,一定。”

    江梦娴正趴在桌子上喝奶,忽然就听见一阵打架的声音,醉眼朦胧地抬起头,就看见连景和连羲皖在打架。

    说是切磋,可是下手一个比一个黑,加上喝了点酒,新仇旧恨早就堆在心里,眼睛都打红了,那一拳拳可都是到肉的。

    江梦娴吓死了:“别打了,别打了!”

    秦扇大口喝干了一碗酒,一巴掌把江梦娴的头按回去:“喝你的奶去吧,二爸爸。”

    喝酒吃饭什么的,有什么意思,打架才有意思!

    连雪篙像条醉虾一样摊在地上,看见他们打架也没力气管了。

    江梦娴几次想站起来阻止,都被秦扇给按回去了,就眼看着连羲皖和连景在自己面前拳脚相加地打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