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383章路上堵车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龙柠也是有绝对的自信,一群兵她根本不放在眼里,她可是龙家大小姐,龙萧唯一的女儿!

    她忽而有了绝对的底气,抬起下巴看着那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连景:“你有种就报你的番号和单位,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连景一双灼灼的眼看着她,眼底已经是冰封千里。

    江梦娴赶紧加了把火:“首长,咱们还是先走吧,她是龙氏集团总裁龙萧的女儿,她爸爸还是龙氏的族长……”

    “呵!”连景笑了。

    “首长?”龙柠一听这个称呼,就更来劲儿了,冷冷地把连景从上看到下,今天的连景是出来聚会的,就只穿了一般的休闲装,没了平时的犀利气场,多了几分邻家大叔的温和低调,完全看不出他就是华国最年轻的少将。

    “你什么军衔,胆敢自称首长?”

    连景不想理她,和这种人纠缠没有意思,他看了一下时间,聚餐的时间到了,他是主人家,迟到了不好,对江梦娴说:“走。”

    江梦娴没说话,跟在连景身后默默地走了几步。

    看来连景是不想闹事,毕竟对方是龙家小姐。

    既然连景不想闹事,江梦娴也懒得起哄了,肚子也有点饿了,今天就这么着吧。

    可谁知道,连景才走了两步,龙柠阴森森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我让你走了吗!”

    她的话一落,一个保镖迅速出手,按住了连景的肩膀,龙柠的保镖里有一个是黑人,大概两米出头,那个头非同寻常,比连景都还要高出了一个头。

    黑人一言不发,把手死死地按在了连景的肩膀上。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绷,围观众多老兵似乎想要出手,可是却都没有出手,反而是袖手旁观,一个个还带着幸灾乐祸的态势看好戏。

    连景忽然狞笑了一声,忽然急速出手,一把钳住了放在自己黑色皮肤的手,手指狠狠地往什么穴位上一戳,黑人发出一声惨叫,连景再一个转身,以极快地速度攻向了黑人保镖的下盘,黑人保镖很快就被连景给放到在地,发出‘咚’一个巨大的声响。

    龙柠的另一个保镖出手,这个保镖长得比较短小精悍,狡猾极了,而且出手极快,专攻连景下盘。

    连景迅速应对,两三下就把保镖给放倒了,标准的擒拿手按在地上,一脚就踹了出去。

    那手法,一看就是专业的。

    龙柠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保镖,吓得面色人色往后一退,面上全是不可置信之色。

    “你——你居然——”龙柠失声尖叫:“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舅舅可是——”

    连景实在不想跟她废话了,手悠闲地揣进兜里,信步离开。

    “走。”

    他回头对江梦娴轻轻地叫了一声,江梦娴赶紧跟了上去,还不忘回头得意地看了看龙柠。

    一想到他的爸爸可能是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之一,江梦娴没办法不让自己幸灾乐祸。

    大队人马几乎是‘呼啦’一声就没了,来如风去如风,留下气急败坏的龙柠和她两个被放倒的保镖。

    龙柠狠狠地看着江梦娴和连景离去的方向。

    你给我等着!

    江梦娴跟着连景屁颠颠地去了他们聚餐的地方,路上,连景忽然回头,对江梦娴说:“下次想教训谁,直接说。”

    江梦娴的脸登时红了一下,把连景当枪使被他看出来了,她尴尬极了,傻乎乎地笑了笑:“嘿嘿,谢谢首长。”

    过了会儿,连景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补充:“我不是怪你的意思。”

    江梦娴点头:“呐呐。”

    连景看着她,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还是憋了回去。

    对于龙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他如果想,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他们包了一个非常大的包房,进去一看,人不少,但似乎都是男的,也有少数的女生,但是一看就不是家属,江梦娴尴尬极了,悄悄地拽连景的衣服。

    “不是说好的,还有其他的家属吗?”

    连景没回答,还指指角落里某个地方:“你教官。”

    江梦娴果然一眼就看见了冯连长,他穿着一身便服,还有点小可爱。

    江梦娴高兴地走了过去和冯连长打招呼。

    “哟,这不是那个手撕前男友的江梦娴吗!”

    冯连长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一出现,立马就被许多人认出来了。

    江梦娴坐下了,和以前军训的教官们聊着军训时候的事情。

    还没开饭,陆续有人赶来,一会儿又来了熟人。

    “哟,江小梦,怎么哪儿都有你啊!”

    连雪篙一推门进来就说道。

    “你怎么也来了?”江梦娴奇怪地看着他。

    连雪篙自己找位置坐下了:“今天老兵聚会,我咋不能来了,哥可是货真价实的老兵!”

    江梦娴想了想,也对,虽然这货只当了两年就退伍了。

    在座有现役的也有退役的,大家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喝酒唱歌聊天,玩点小游戏,扳扳手腕什么的,吃饭倒是成了其次的。

    江梦娴就喜欢参加这种纯爷们的聚会,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大家都喝大碗酒,她也不忍心用小杯子,也接了一大碗酒来喝,才喝了两口,她就感觉自己脸蛋开始红扑扑的。

    连雪篙连忙端走了她的酒碗:“你可别喝了,要是叔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江梦娴擦擦嘴:“反正被打死的是你,我不怕。”

    她又喝了两口酒,她平时不喝酒,但是今天太热闹了,大家都喝,自己不喝也有点不合时宜。

    连雪篙看着她喝了半碗,说:“叔怎么把你放出来?我要是我叔,我才不放你出来喝酒。”

    他也觉得不可思议,连景和连羲皖这一对家族的千年老二和千年第一见面就像斗鸡一样,连羲皖居然放心地把江梦娴给放出来和连景吃饭。

    而且连景还是有前科的,几年前,前脚连羲皖出了事情,他后脚就挖了他的墙角,虽然当初那事也不怪他们……

    他脑子坏掉了?

    如果他是连羲皖,现在一定像屁股着火的野马一样,以230码的速度疾驰在赶来的路上……

    他才这么一想完,就看见连景端着酒站了起来,说;“大家都到齐了吧——”

    大家齐声回答:“到齐了。”

    可没想到话才落音,包间的门就被推了,一个西装革履自带男神美颜滤镜的男人走了进来,一下子把一屋子的糙爷们衬托得粗糙又油腻。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现在才到——”

    看见那进来的男人,现场猝不及防地响起两道喷酒声。

    “噗——”

    “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