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327章龙城,回家吃饭啦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大家笑了,既然她不愿意说就不强迫人家了。

    江梦娴看着那张连羲皖的帅气大海报,似乎连羲皖真的答应要给帝都大学演讲,这还是他第一次给帝都大学演讲。

    好期待——

    她看完了海报,看见曝光栏上还有其他活动比赛的海报,她顺便看看有什么自己能够参与的比赛,兴许又能拿几个奖杯回家。

    最近学校还是蛮多比赛的。

    舞蹈大赛?算了吧,她不会跳。

    校园歌手大赛?这个技能她还没点。

    云梦小姐风采大赛?

    云梦湖是帝都大学校内的一个湖泊,十分有名,可以算是帝都大学的标志性景点,云梦小姐风采大赛,似乎就是传说之中的‘校花大赛’。

    校花大赛……好羞耻,还是算了吧!

    而且报名的时间已经截止了,初赛都完了,本月19号将会举行决赛。

    与此同时对应的还有云梦先生风采大赛,俗称校草大赛。

    这是个十分重要的比赛,大赛将会选出才貌双全最优秀的学生作为校花校草,还会上帝都大学的宣传册子以及门户网站做宣传,甚至还会代表帝都大学出国拜访其他学校等。

    海报后面还有入围决赛的学生的名单,江梦娴好奇地看了看。

    校花大赛每年一届,默认是专门为大一的新生准备的,入围的大多数都是大一的新生,也有少量大二大三的女生。

    江梦娴看见了不少熟人,比如同班李天心啊、金缘啊、刘茜浅啊,还有——江梦娴?!

    “怎么会有我的名字?”江梦娴以为是同名同姓,结果发现不仅是名字,连班级和专业都对得上!

    那就是她!

    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报过这个比赛?而且还过了复赛?!

    她一头雾水,打电话给海报上的主办方,问了原因,主办方回答:“江同学,你已经顺利地闯入了决赛,请不要缺席决赛哦,加油!”

    她更一脸懵逼,挠着脑袋走了。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改天问问。

    他们走了之后,陆续许多人看见了那个校花大赛的公告贴。

    今天刘茜浅也来学校了,还是和张泽千一起的。

    江梦娴绝对想不到,就在昨天,刘氏得到了一笔意外的回款,张氏和刘氏坐下来谈了谈,让他们握手言和了。

    张氏出于各种考虑,现在是不可能刘氏决裂的,刘氏虽然不太行,可是他们背后还有金氏啊,张氏想通过刘氏和金氏搭上线,所以张泽千和刘茜浅的订婚不能作废。

    经过了几天的冷静之后,在双方家长和利益的驱使之下,两人不得不和好,就算貌合神离,也要假装和好,不然那真是要让人看笑话了。

    那天撕逼的事情过去几天,学生们的热情也降下来了,张家和刘家一起给学校捐了楼,捐了助学金,颜面这种东西都是靠钱撑面子的。

    张泽千也和江梦娴彻底掰了,微信都互删了,他暂时和刘茜浅和好了。

    污蔑江梦娴和副校长的事情,也用一句误会圆过去了。

    “泽千哥哥,你看!那个女人也参加了这个比赛!”现在刘茜浅也终于不再装圣母了,直呼那个女人了。

    他们背后总结了一下,发现都是江梦娴在挑拨离间,张家也终于发现了江梦娴的险恶面目,以后张家和刘家要站在统一战线上了,要帮助金凯制裁这个欺师灭祖的不孝女。

    张泽千冷冷一笑:“她参加校花大赛,不是自取其辱吗?”

    校花大赛是需要表演环节的,那个只会死的无趣老女人能有什么才艺?他还不了解她?

    让她表演什么?当场做题?

    刘茜浅天真无邪地娇嗔着:“我也入围了,泽千哥哥,你记得一定里看我表演哦!”

    这次的校花大赛,是一个洗白的好机会,刘茜浅一定要死死地抓住这次机会。

    两人卿卿我我地走了,金缘也看见了这个入围名单。

    一看见江梦娴的名字,她也动了心思了。

    这么重大的比赛,按照以往的习惯,家人朋友都是要出现的,兴许江梦娴那个老公也会出现!

    最近金凯也找了些人混到江梦娴的身边去,明里暗里地套她的话,问她老公是谁。

    谁知道那个臭不要脸的居然说她老公是羲小凤!

    她才不信江梦娴那个老公才三十几岁,一定是个丑得拿不出手的老男人,可这种事情谁会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呢,都恨不得说自己的老公是羲小凤。

    ……

    放学了,江梦娴牵着球球出了学校,黑八的车已经在学校外面等着了。

    但谁知道,刚走出校门口,就听见背后一个苍老的声音。

    “龙城,你放学啦?”

    这声音好熟悉。

    江梦娴一回头,就看见龙隐从门口的警卫室里出来了,拄着拐棍,满头白发,颤颤巍巍地被校门口的保安扶着。

    “龙……爸,你怎么在这儿?”江梦娴惊疑了一下,还是装成他儿子去叫他。

    保安有些不高兴:“这是你爸爸?在这里等你一整天了,问你电话他也不知道,问名字也查不到班级,你赶紧把爸爸领走吧,一整天没吃喝了,年级大了就不要让老人家随便乱走!”

    江梦娴一边道歉,一边把龙隐给扶走。

    龙隐看见她,激动极了,拽住她的手臂:“龙城啊,爸爸等你一天了,学校怎么样?功课累不累?肚子饿了吧,走走,回家吃饭啦!”

    江梦娴苦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顺着他的意思:“爸爸,我在学校很好,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他一个人老年痴呆,谁让他出来的?他又是怎么找到帝都大学的?

    龙隐那布满皱纹的脸充满了喜悦:“城儿啊,他们都说你死了,爸爸知道,你没死,你还在念书呢!”

    江梦娴一边点头,一边说:“爸爸,你先和逑儿坐一下等等我,我打个电话就去吃饭,好不好?”

    龙隐说:“好好好。”

    江梦娴问保安借了一把凳子,让老爷子先坐着。

    龙隐还认识逑儿,枯槁的大手揉揉他的脑袋,说:“逑儿啊,你都6岁了吧,你和城儿一起在上学吗?”

    球球看看打电话的江梦娴,回答龙隐:“爷爷,我都上学一年了!”

    江梦娴很快就打通了龙戒的电话,让他过来接人,可是保安说老爷子等了一天了,等不到儿子不吃不喝,想必肚子一定很饿了,江梦娴让龙戒直接去帝都大学的餐厅接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