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326章一大悬案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江梦娴冷冷一笑:“她和我无冤无仇,却一直针对我,你张泽千难道心里没点数吗?对不起,既然是你的未婚妻,她做所有一切,我都会算在你头上,你给我等着!”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和前男友当众撕逼很丢脸,可是她没这么多事情和他们打太极。

    最好能一次解决。

    她畅快地收喇叭,准备走了。

    刘茜浅那小小的身躯颤抖着,万万没想到张泽千居然这么绝情。

    她看了看周围,见金凯和金缘都在看自己的笑话。

    这两次的事情,明明都是她帮金缘做的,可现在,她往谁身上推都没用了。

    她批了许久的乖乖女皮囊终于挂不住了:“是,都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张泽千一点都没错!”

    现在的刘茜浅活像个失控的泼妇,一边哭一边语无伦次地尖叫:“你什么都没错,一切都是我的错!”

    “你别以为你和那个贱人私下联系的事情我不知道,军训的时候,你和她偷偷约会接吻,还在医务室里干了不可见人的勾当,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妈还想让你把她养在外面做小三,还说要跟我平起平坐!”

    “一听说那贱人嫁了个快要死的老头子,你们一个个就开始图谋她的家产,你们的套路我都懂!”

    刘茜浅悲愤地指着金凯、指着张泽千:“你们一个想认亲,趁机登堂入室图谋那老头子的家产!”

    “而你张泽千打的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和江梦娴合谋掏空她老公的家产!”

    张泽千被一句话戳穿内心,气得大吼一声:“闭嘴!”

    “我偏不!”刘茜浅一边哭一边尖叫:“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我身上,不就是为了跟她复合、然后要那个老头子的家产吗!你休想!我今天就要揭穿你所有的目的!”

    她苦心算计,成为张泽千的女朋友,顺利和他订婚,本以为马上就要嫁入张家做少奶奶了,没想到,现在却被卸磨杀驴!

    她指着江梦娴和张泽千,大声对所有学生说:“这对狗男女早就合谋好了,要弄死江梦娴那个老公,然后他们独吞家产,我都听见了,这对奸夫淫妇就是这么无耻!”

    学生们哗然。

    没想到这背后还有这么龌龊的事情。

    传言江梦娴那个老公,富可敌国而且行将就木,只有一个独子,他死后,财产都是江梦娴的。

    原来竟然和张泽千合谋要弄死那老头子,然后一起平分那笔财产。

    好算计,真是好算计啊!

    本来已经走远的江梦娴气得又走回来了,高音喇叭对准张泽千和刘茜浅。

    “我最后重申一遍,我老公很有钱,但是他不老,才三十几岁而已,年轻力壮英俊潇洒,等我毕业就要小孩儿,你们想图谋我老公的家产是绝对不可能的!”

    “另外,我老公,样样都被这位张学长好,我是瞎了眼才会回头吃这颗被不知道老牛嚼过又吐出来的烂草!”

    “这位张学长,先操心操心你自己的性病吧!”

    性病?!

    大家纷纷色变,瞬间离张泽千几米远,此刻大家忽然想起,这位张家长子,坊间还有不少小视频流传呢!他可是睡了不少夜总会的头牌啊!

    瞬间,张泽千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咬牙切齿地看着江梦娴,而江梦娴,已经放下扩音器,脚步轻快地离去了。

    性病只是她随口胡诌的!

    造谣的感觉真好!

    江梦娴是走了,但是一堆学生还在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张泽千和刘茜浅。

    最先闹事的金凯忽然发出死猪一样的一声怒吼:“张泽千,你这个王八蛋,你居然敢肖想我女婿的家产!”

    好小子啊!

    差点被他摆了一道!

    他可是江梦娴的初恋,如果他和江梦娴联手,那老头子的财产自己还有屁分啊!

    张泽千甩脸,准备离开,但是一直没说话的副校长一声咆哮震惊了所有人:“张泽千、刘茜浅,你们俩到我的办公室来!”

    怪不得金凯这么热心地逼问江梦娴的老公的下落,竟然是打着这么恶心的想法!想弄死连羲皖,然后坐收他的财产?!

    虽然连羲皖没有被连家承认,但也是他的侄子,也是连家的血脉、连纵的儿子、连夏的孙子!

    连家可不是死的!

    张泽千阴着脸,跟着副校长走了,刘茜浅擦了一把眼泪,也跟了上去。

    脸上虽然在哭,可是她心里却高兴得很!

    撕成这样,张泽千还有什么脸能和江梦娴来往!

    只要他们敢来往,就是坐实了奸夫淫妇的名声!

    哈哈,江梦娴,你还是得不到张泽千!

    围观的学生这才慢慢地散开了。

    学校的论坛和各大校友群都炸了,全是今天撕逼的小视频在传播。

    于是乎,大家又开辟了一个新的话题:江梦娴的老公到底是谁呢?

    有人说他很老,江梦娴说他才三十几岁。

    她老公捐得起楼,据说还是不只一栋了,那一定是大有来头的,年龄应该不小了。

    帝都大学毕业的校友之中成功人士不少,匿名回来捐楼的也不少,既然是匿名的,那就是什么资料也查不到。

    此事成为一段悬案。

    过了几天,学校曝光栏和官网都贴上了对张泽千和刘茜浅处罚规定。

    “记大过?!”

    学生们对着曝光栏指指点点,看见那上面,张泽千和刘茜浅两人都被记大过了。

    “哇,不就是造谣吗?居然记大过,要是毕业前撤销不掉,那岂不是要跟着一辈子了?都不能毕业了!”

    “记大过都算轻的了,人家给学校捐楼,他们却想图谋人家的家产,活该!我觉得该直接开除!”

    “哇,快来看,羲小凤要来学校演讲了!”

    曝光栏上除了平时的喜报处分公告外,还会有各种活动通知、海报等。

    “什么,羲小凤要来演讲,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看看!”

    一张崭新的海报贴在了曝光栏上,羲小凤那华丽俊美的形象出现在了海报上的,海报上说羲小凤将会在本月18号现身帝都大学大礼堂,为帝都大学的学生演讲。

    “天啊,不是真的吧!羲小凤学长要来演讲,天啊,我要去报名!”

    “羲小凤学长好厉害,学校有栋楼就是他捐赠的呢!”

    “咦?捐楼?羲小凤学长好像也为学校捐过楼啊,还捐过教学设备,也是三十几岁,难道……”

    江梦娴也正好在看那张处分公告,一边有学生连忙问:“江师妹,你老公到底是谁啊?”

    江梦娴嘴里嚼着泡泡糖,嘴一努:“你们不都是猜到了吗?是的,我老公就是羲小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