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313章刘氏科技大火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后来,龙城‘如愿’的死了,他身后无妻、无子、无遗嘱,富可敌国的遗产就是无主之物,成为了整个龙家的共有财产,用于龙家公共支出,龙家大权落入另一脉手中,他们直接掌握了那笔财富,这其中到底有没有猫腻,龙家人心知肚明。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黑一知道了龙家的黑暗,他选择了走和龙家完全不同的道路,投身军队,就是怕和龙家人有利益方面的牵扯而斗得你死我活。

    如果真的查出来江梦娴是龙城唯一的后代,那龙城身后的一笔庞大的遗产就该属于她了,那就是从整个龙家的嘴里夺食,龙家定然恨不得活吃了她!

    连羲皖笑了笑:“我只是想让她知道,她的爸爸不是个强奸犯。”

    顿时,黑一觉得自己被喂了一嘴狗粮。

    连羲皖忽然想起了什么,哈哈大笑:“据说龙城之前,他还有几个兄弟,都夭折了,他是唯一一个成年的,算是老来得子,在龙家之中的辈分比较高,连你爸都得叫他一声爷爷,这么一算,你也得叫我爷爷。”

    黑一一震,默默心算了一下——靠!还他妈真是!

    家族大了,经常会产生这样的尴尬,明明是年纪相仿的玩伴,对方可能是你爷爷辈!

    玩笑开完,黑一还是说正经事:“这事情有点难搞,龙城的dna不好找了,毕竟死了十几年了,他的遗物几乎找不到了。”

    “那怎么办?”

    黑一认真地看了一眼连羲皖,说:“那我要失礼了,我要一锄头撅了你丈人老哥的坟头开棺验尸。”

    连羲皖:“……”

    江梦娴一觉醒来,发现男神光溜溜地睡在自己旁边,她美滋滋地往他怀里蹭了蹭。

    和男神困觉就是幸福啊!

    连羲皖昨天忙到半夜,睡得晚,现在还没睡醒的模样,江梦娴抬头,静静地欣赏着他。

    男神就是好看。

    男神就是帅。

    她时常在想,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幸运成为连羲皖的女人

    她出生这么卑微,和他天差地别,他竟然都不嫌弃自己,一想到自己有个贪得无厌的爹,她就感觉自己浑身都泛着连自己都恶心的恶臭。

    她有时候真的没办法接受,自己竟然是金凯那个强奸犯的女儿!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的父亲是江小洛口中那个心心念念的‘成哥’,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她是金凯的女儿。

    好油腻、好恶心的血脉啊!

    她更宁愿在自己是个父不详的野种!

    她眉头一皱一皱地想事情,那睡梦之中的连羲皖忽然翻了个身,把她给压住了,手顺着腰身伸进了被子里,剥去了她身上唯一的一点布料。

    他决定了,他要报复龙城,当年他临摹了多少龙城的字,他今天就一一还在他女儿身上。

    一个笔画换一晚上!

    这么一算,三辈子也睡不回本儿!

    江梦娴不知道今天早上为什么连羲皖这么勇猛,下楼的时候腿都软了,差点顺着楼梯一咕噜滚下去了。

    她一露面,黑八就来了,面无表情地说:“夫人,昨晚城南雷暴厉害,有多个建筑物被雷电击中了,还起了大火,网络上已经有新闻了。”

    江梦娴下楼,打个哈欠在餐厅坐下,小春给她准备了早餐,今天是周六,球球不上学,在花园里和其他的孩子一起玩,看见江梦娴醒了,在门口探个脑袋看了看,又缩了回去。

    她打开手机,搜了一下帝都本地新闻,找到两个点击最多的。

    千万豪宅付之一炬,房主当场昏厥

    恐怖:雷电击穿楼顶,33层高楼瞬间点燃损失惨重

    ……

    刘家。

    刘茜浅一起床就得知了一个让她晴天霹雳的消息——刘氏科技办公大楼昨晚被雷电劈中,整个大楼被瞬间点燃!

    她还以为是开玩笑,可是一打开手机,就看见手机上的新闻app给她推了一条新闻:恐怖:雷电击穿楼顶,33层高楼瞬间点燃损失惨重

    新闻配图不正是刘氏科技总部大楼?

    刘氏科技整栋大楼付之一炬,火势太大了根本控制不住,幸好是周末的晚上,都没什么人,人没事,就是财产损失惨重,刘氏的老巢、曾经灯火通明的一栋大楼一夜之间什么都没剩下,等刘茜浅赶到现场的时候,整栋大楼只剩下一片焦黑,烧得除了框架,什么都没了。

    消防调查结果,说是防雷设备老化,昨晚的雷暴引起电击火灾,因为是深夜,楼里没什么人,没人发现,等发现的时候,整栋楼都陷入了火海之中。

    刘茜浅不可置信地看着空洞洞的黑色框架大楼,徒然一下坐到了地上。

    一夜之间,到处出事。

    张泽千忙着收拾自己的烂摊子,刘茜浅的电话一个个地打过来,他也懒得接了,他现在真是烦躁到了极点,再也不想见刘茜浅,更不知道刘家出的事情。

    尚品帝宫之中,江梦娴看了看新闻,给黑八黑九打了一笔奖金。

    这事儿做得漂亮,甩锅老天爷,谁也不知道是她让人下的手。

    放下手机,她吃了早饭,连雪篙打电话过来:“江小梦,你咋还不带着逑儿过来呢?不是说好的带逑儿过来玩吗,老爷子都等急了。”

    她打个哈欠,穿戴打扮了一下,领着球球往军区大院去了。

    现在这个时间点过去,老爷子大概正在花园里和其他的老头打太极,或者下棋玩,她直接去花园找人了。

    到了花园,果然看见一群老头。

    今天来了个新的老头,正在和连老爷子下棋,新老头头发全白了,还秃顶,整个人瘦小羸弱,背十分佝偻,看起来似乎比连老爷子还老,也没什么精气神,拿棋子的手都还抖来抖去的,说话也语无伦次。

    “连冬哇,你输啦!”新老头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坐他对面的连夏声音铿锵,老当益壮,年级虽大,可还保持着武将风范,他耐心地说:“我是连夏,连冬是我哥,死了几十年了,都死透了!”

    那老头子长长地‘哦’了一声,又说:“连夏啊,我儿子一会儿就来了,我让他写字给你看。”

    连老爷子哼一声,说:“你儿子龙城也死了,死了十几年了,死透透啦!”

    那傻老头子挠挠自己秃顶的头,自言自语好一会儿:“我儿子死了,我儿子死了……”

    喃喃半天,似乎是想起来了,黯然地说:“我儿子死了,死了,死了十几年了。”

    他呆了一会儿,忽然眉开眼笑地对连老爷子说:“连冬哇,我们来下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