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309章但使龙城飞将在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江梦娴最近又开始回学校上课,但是去的地方更少了,不是在学校上课,就是回家,或者去公司里看看。

    连雪篙的公司拉到了足够多的投资,人员也配置齐了,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创业,江梦娴作为投资人之一,还是十分上心,天天都去公司里转转,视察一下。

    这一天才在公司视察完毕,准备回家的时候,她却收到了刘茜浅发来的微信消息:

    “梦娴,表姐在家找到了一些你妈妈的东西,有空过来拿哦,地址:xxxxx。”

    她还发了一些图片过来,有一个简单的箱子的照片,里面有一些老旧发黄的衣服,看得出有些年头了,款式还是上个世界流行的那种。

    还有个笔记本的照片,笔记本是十几年前流行的那种硬壳笔记本,贴着那个年代流行的摇滚明星的贴画,笔记本扉页,用苍劲有力的钢笔写着几个大字:小洛的日记本。

    扉页上还有几句古诗:

    出塞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度阴山。

    江梦娴嗤了一声,不想理会。

    笔记本的款式和发黄的纸张,看起来是想20年前的东西,可他们似乎忘记了,她的母亲江小洛只有小学文化水平,她读到五年级就辍学了,十几岁就被家里人送到城里打工赚钱供两个哥哥读书,她能知道‘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而且这钢笔字的笔锋非常优美有力,一看就不是她那个小学水平的妈都能写得出来的。

    但是刘茜浅发来的最后一张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一张老照片了,但是过了胶片,保存得很好的,照片里的人唇红齿白,不沾粉黛的小脸蛋清澈透明,水汪汪的眼睛似乎藏着心事,让人看不透。

    那个女孩儿似乎才十七八岁,还带着少女的稚嫩天真,像极了江梦娴,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刘茜浅照下来照片的背面,用圆珠笔写着字:江小洛,摄于199x年7月,17岁。

    江小洛19岁死于产后羊水栓塞,她死的时候就是江梦娴生的时候。

    那个年代因为条件所限,家里的女孩子不受重视,都没能留下一张江小洛的照片,江梦娴只见过母亲的证件照几眼,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江小洛的彩色照片。

    应该是她进城打工之后照的吧,竟然还是一张时髦街拍,照片里她穿着一身那个年代流行的长裙子,走在帝都的街头,摆着姿势,露出了半截修长的大腿,无论从构图还是配色,放现在看依旧是一张好照片了,穿搭都十分时尚。

    这就是她的妈妈吗?

    江梦娴对着照片看了许久,对开车的黑八说:“去金家。”

    车子走了一个小时,到了金家老宅,江梦娴下车之后,看见眼前一栋精致的别墅立着,三层楼,有些年头了。

    这就是自己的母亲曾经住过的地方啊……

    对于江小洛,江梦娴没什么感觉,她没有享受过一天的母爱,对母亲的印象全都是邻里乡亲的一句句奚落和恨不得戳进她脊梁骨的辱骂。

    “你妈是个婊子,去了城里干了那种勾当!”

    “你们老江家,怎么养出了你妈这种不要脸的女儿,大着肚子回村还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丢人,丢人,羞死了!”

    在那个年代,那个封建落后的村子里,一个18岁的未婚女孩子怀着父不详的孩子回村里,那就是村民相亲们眼里的婊子娼妇,无论她做什么勾当,都会被说成‘那种’勾当。

    江梦娴从小就被人骂做是婊子养的,她已经无感了。

    “嘿嘿嘿,梦娴,你回来了,快快,请进!”

    金凯站在大门口,看着江梦娴,像看见了什么大肥羊似的,兴奋地戳着手,就差流口水了。

    江梦娴只带了两个保镖,还有个还是女的。

    三人站在门口,江梦娴面无表情:“废话少说,我来拿我妈的东西,东西在哪儿?”

    金凯笑嘻嘻地说:“里面,里面。”

    江梦娴随着金凯进门,进了客厅看见刘茜浅和金缘。

    金缘笑得热情无比:“妹妹,你回来了啊,你妈妈的东西我帮你收在了楼上,你自己去拿吧。”

    江梦娴跟着保姆阿姨往楼上去了。

    保姆阿姨有点老了,看见江梦娴的时候,吓了一跳,一边引着江梦娴上楼,一边说:“太像了,太像了,跟小洛太像了,太像了——”

    江梦娴笑了笑:“阿姨,你认识我妈妈吗?”

    阿姨笑得眼角皱纹挤在了一起:“我在金家做了几十年了,连金凯老爷都是我亲自奶出来的,你妈妈小洛是我老家的远方亲戚,当年也是我让她来金家的。”

    进了房间,江梦娴和她的两个保镖才一进去,忽然就闯进来几个壮汉,把保姆阿姨让外一拉,‘砰’一声关了门,还传来落锁的声音。

    金凯得意洋洋地在门外说:“哈哈哈哈哈,乖女儿,今晚就留下来吃个晚饭吧,顺便把女婿也叫过来,丑女婿总要见岳父嘛!”

    金凯看着落锁的门,转身吩咐人:“赶紧去尚品帝宫那边给我女婿报信!”

    江梦娴没有理会被反锁上的门,看了看房间,房间中央的桌子上果然摆了一个旧皮箱,皮箱里有不少东西。

    江梦娴一眼就看见那个笔记本,以及那张照片,她走上去,拿起了那张照片,真正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更是为照片之中那个鲜活的人儿感到震撼。

    这就是她的妈妈,那个她出生,她都没能看到她一眼的妈妈。

    虽然村里人都说她妈妈是个婊子,可她从来不相信,外婆小时候经常抱着她哭,说,小洛是个好孩子,她不是婊子,从没干过见不得人的事情,也从来没想过要当小三……

    箱子里已经没什么东西,有几件衣服和牙刷梳子等东西,还要一个笔记本和一个小小的相册。

    江梦娴拿起笔记本,翻开一页,扉页果然写着‘小洛的日记本’几个字,还有那首《出塞》,是用钢笔字写的,她触摸着那笔迹,真是力透纸背棱角分明,像印刷上去的字帖一样好看,怎么看都不像是她妈妈的笔迹。

    但是相册里的照片,却真的是江小洛的,每一张都过了一层胶,保存得非常好,那一整个相册一共三十几张照片,全部是江小洛的单人照。

    有人穿着漂亮的衣服站在街头的,也有她穿着服务生衣服站在餐厅大厅迎客的,每一张都照得很好看,角度构图色彩都非常棒,一看就是专业级别的设备和摄像师照的,每一张的背后,都有日期,从江小洛17岁到18岁,中间跨度一年多。

    江梦娴看着照片发呆,黑八则观察着房间里的情形。

    门被反锁了,窗户都被钉死了,看来他们是想关在他们在这里,引连羲皖出面。

    看完了东西,江梦娴把那一整个皮箱子扣好,拎上,说:“我们走。”

    黑九从怀里掏出一把消音枪去开门,但是没想到,一股烟味忽然从门缝里赛了进来,外间响起一阵尖叫:“着火了着火了!”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