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98章想被封号吗?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秦扇反应最大:“怪不得你最近不抽烟不喝酒了,连野味都戒了,你自己不抽烟不喝酒就好啊,凭什么让我们大家都陪着你戒烟戒酒!”

    连羲皖:“我乐意,不吃拉倒。”

    他率先动筷子,吃了一口菜,看一边的江梦娴垂着脸,小脸蛋通红通红的,真是可爱死了,他又给她倒了一杯牛奶:“来,喝牛奶。”

    江梦娴没脸见人,低头喝奶。

    怪不得连羲皖最近早睡早起,枸杞泡水,戒烟戒酒,天天锻炼,原来是在备孕。

    噫!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还真是没那个准备!

    不过和男神生宝宝,也是个非常不错的人生体验,以后的宝宝该叫什么名字呢?

    桌上其余几个光棍也开始动筷子了,一桌绿油油的备孕营养餐,无论怎么吃都是一嘴的狗粮味道。

    最终,连羲皖的破处宴顺利完成,吃完饭之后,三巨头在客厅里饭后聊天,连羲皖还是拿出了自己酒窖里的红酒来招待客人,桌上一瓶酒,一瓶奶,三个高脚玻璃杯装着两杯红酒一杯牛奶。

    三人碰个杯,一边喝酒一边看最近一部电影的样片,连羲皖拈着高脚杯,把半杯牛奶摇晃出了红酒的优雅高贵。

    江梦娴躲在暗处偷偷观察。

    啊,男神就是帅,喝牛奶都能喝出红酒的优雅矜持来。

    他们三个大男人说话,她就不打扰了,在自己的书房里安静地做作业。

    连雪篙在酒窖里偷喝了半杯拉菲和一口二十年的陈酿女儿红,还拿了个矿泉水瓶子倒了半瓶子,藏在遛狗的铲屎袋里带走。

    偷完了酒,她溜进江梦娴的书房里,看见她正在做作业,他哈了一口气,确定了自己嘴里没有酒气,才凑上去问:“你真的要跟我叔生孩子了?”

    江梦娴和球球在一起做题,一边翻页,一边‘恩恩’。

    连雪篙连忙给她洗脑:“生孩子很痛的,而且万一再生一个连小逑这样的臭蛋,你会老十几岁的!”

    “说谁臭蛋!”球球气得摔笔。

    其实江梦娴还真是没做好生娃的准备,她只想好好地。

    可是连羲皖似乎已经准备好了。

    连雪篙蹭上来:“我跟你讲,我叔是个演员,演员你知道吗?他最会做戏了,你被他骗得团团转你知不知道?”

    比如那游戏的事儿,连雪篙回去想了一下前后的事情,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他一直都知道江梦娴在游戏里有个媳妇儿,叫什么‘奴家小凤’,看见他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点眼熟了。

    后面他才反应过来,那他妈就是连羲皖在游戏里的小号!

    羲小凤就是奴家小凤!

    还他妈天天在游戏里装女人!

    还骗江梦娴说他不会玩游戏!

    她简直被耍得团团转!

    看见江梦娴被骗得这么惨,连雪篙都看不下去了,他决定勇敢地揭露连羲皖的真面目。

    他就是华国第一个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单人冠军!

    他还是多个游戏公司的幕后老板!

    他就是惊凤,他就是奴家小凤!

    连雪篙严肃地掐住江梦娴的肩膀,凝重无比地开口:“江小梦,你听我说,我叔他……”

    丁铃铃铃——

    连雪篙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有一条新短信,一看内容,登时吓得连雪篙魂飞魄散:

    “想被永久封号吗?”

    一股来自大佬的霸气让人窒息。

    顿时,连雪篙像是个被掐住脖子的鸭,呼吸困难,浑身颤抖,哆哆嗦嗦地揣上手机就跑下楼。

    “我回家了。”

    江梦娴还以为他家里出事了,转过身去,继续做自己的题。

    连雪篙冲到客厅就抱住坐在沙发上的连大佬的大腿,痛哭流涕,可怜兮兮:“叔,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肖想小婶子了,我错了!求你不要封我的号!”

    对于他一个玩电竞的人来说,没什么比封号更血腥残忍的事情了,那简直就是世界末日!

    他打造一个号耗费了无数的精力和财力,如果被封了,那就真的是什么都没了。

    现实里财产报废了,还能回收点破烂废物利用,游戏里财产被封了,那可就真的是打水漂,一根毛不剩了。

    正好连羲皖就是掌管游戏的幕后大佬,封他一个号是分分钟的事情。

    之前他对他的教训都是小打小闹,提封号,说明他是真的动怒了!

    连羲皖高贵冷艳地要摇晃着高脚杯里的牛奶,翘着二郎腿:“带上你的傻狗,给我滚。”

    连雪篙连忙带上自己的傻狗灰溜溜地跑了。

    还是游戏重要,游戏重要!

    爱情什么的,还得往后靠靠。

    逃出尚品帝宫,连雪篙感觉自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这一年来,连羲皖结婚当爸了,整个人看起来都温顺了,都让他差点忘记了,他可是比连景还可怕的人物。

    这一片附近许多夜跑的人,连雪篙牵着自己的傻狗出了尚品帝宫,出门就看见了司天祁,司天祁和连雪篙不是同一个学院的,但是连雪篙经常去江梦娴的班上窜门,最近还经常和连小球一起去找司天祁给江梦娴补课,两人还是非常熟悉的。

    “哟,司老师,你出来夜跑啊!”

    司天祁穿着一身运动装,还有个背包,慢跑进了尚品帝宫:“恩,顺便给梦娴送点复习资料过来,马上就是半期考试了,梦娴又落下了好多课程。”

    保安看见司天祁,问都没问就放他进去了,连保安都认识他了。

    连雪篙看看那块‘连雪篙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再看看来去自如的司天祁,撇嘴,感叹了一声。

    他还真是不如一个老师,连狗都不如。

    连雪篙牵着狗慢悠悠地走了,但是走出几步,他就感觉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身为一个退伍军人,他警觉性很高,他知道,有人在暗处观察着自己。

    他眼睛朝四处一看,敏锐地发现了视线的来源,正是停在对街的那辆黑色马自达。

    看来金凯还真是不死心啊!

    他忽然十分好奇,金凯要是知道他叔就是他那个又老又丑的女婿,会是个什么表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