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97章备孕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凌云走了一会儿,又来一辆车,停下验明正身,金凯冲上去就拍车窗:“乖女婿,我是金凯啊,梦娴的爸爸!”

    尚品帝宫就这么几个住客,如果是自己女婿,自己一喊,对方就能知道了,如果不是,他道个歉认个错也就过去了,兴许还能打听到女婿的来头。

    车后座车窗落下,车窗里金发男人摘下墨镜,露出一张经常出现在电影大屏幕上的脸。

    “你觉得我会是你的女婿?”

    秦瀚!

    金凯顿时肃然起敬,搓着手一脸恭敬:“原来秦大影帝,你也住在这里啊,正好我女婿也住在这里,就住在8号,您能不能……”

    “不能。”

    秦扇关窗,开车,走人。

    等他一走开,金凯立马大骂:“呸!什么影帝,狗眼看人低,等老子有天住进来,有你们好看的!”

    一会儿,又来一辆车,金凯故技重施,冲上去就拍着窗户叫‘女婿’。

    车窗摇下来,又是一张长期出现在电影大屏幕上的脸,金凯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原来是羲影帝,我叫金凯,我以前还见过你呢,我女婿就住在这个小区的8号别墅……”

    “对不起,不顺路。”

    连羲皖知道对方来意,冷冷地关窗走人。

    小鸡儿不喜欢的,他就不喜欢!

    金凯看着车子消失,又是一通大骂。

    张泽千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怕是把小区的人得罪完了也进不去。

    忽然,他看见马路对面,连雪篙牵着一条哈士奇来了。

    连雪篙遛着狗屁颠颠地过大铁门,一来就被保安给挡住了:“对不起,你也不能进。”

    连雪篙生气:“凭什么不让我进,哥哥我以前都是大摇大摆地就进去了!”

    保安摆出一个牌子来:“今天8号的江夫人专门送过来的牌子,喏,你看看。”

    牌子上写着:张、金、刘、连雪篙与狗不得出入,后来因为觉得狗狗可爱,不能这么对待狗狗,就把狗给叉掉了。

    一边金凯和张泽千气得嘴歪,金凯揪住保安:“凭什么不让我进,我可是她的爸爸,爸爸来看女儿不对吗!”

    连雪篙更气,指着那里面的某人就骂:

    “一把年纪还娶这么小的媳妇儿,老牛啃嫩草,害臊不害臊!我不管,我就要进去!我要把江小梦救出来的!她都好几天不来上课!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关起来打!”

    他给江梦娴打了个电话:“江小梦,让我进去,你要是不放我进去,我就告诉你老公你给他戴绿帽子的事情!”

    打完电话,连雪篙就在门口气哼哼地等着。

    一边气哼哼等着的还有金凯和张泽千,连雪篙看见了金凯和张泽千,故意不理他们。

    一会儿,江梦娴就出来了,她还穿着一身大白兔的睡衣,白天溜到了隔壁的故宫去玩了一下,刚到家就接到了连雪篙的电话。

    连雪篙看见她来,不得了了:“给我开门,不然我就把你偷汉子的事情告诉你老公!”

    “偷你妹!”

    江梦娴不情不愿地让保安放行,连雪篙牵着狗进去了。

    他都打听好了,今晚他叔要在家里准备好吃的!

    一有好吃的,肯定就要开他的窖藏好酒!

    啧啧,连羲皖酒窖里藏的可都是羲如是传给他的陈酿啊!闻一闻都血赚不亏!

    他顺道去看看连羲皖是不是又打江梦娴了,上次她受伤了,虽然自己说是摔的,可连雪篙不太相信。

    当兵的就没几个不喜欢家暴的!除了他。

    金凯也笑嘻嘻地追在连雪篙身后准备进门,谁知道被保安给挡住了,还是不许进。

    金凯指着江梦娴大骂:“江梦娴,你这个畜生,我可是你爸爸!你今天如果不让我进你家门,我就去法院告你一个忤逆不孝的罪!”

    江梦娴冷冷一笑,走了。

    金凯还在骂骂咧咧,张泽千却似乎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看江梦娴对连雪篙的态度,似乎是很害怕她包养小白脸的事情让她老公知道。

    张泽千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8号别墅里,连羲皖已经回家了,今晚家里做了好吃的,他还叫了一些他的gay友来家里吃饭,秦扇和凌云是肯定要有的,连雪篙也死皮赖脸地来了。

    连雪篙是打不怕的人,挨揍多次依旧敢来,一进门看见连羲皖就说:“叔,我要批评你,你不能把江小梦关在家里,她得上学,过几天就要半期考试了,你要是再把她关家里,我去跟老爷子告状去!”

    连羲皖还没说话,凌云进门就点了根烟,马上连羲皖给掐了:“家里不许抽烟。”

    菜上桌了,几个人坐上了桌,人不多,也就铁三角,江梦娴球球和连雪篙而已。

    大家不知道为什么连羲皖忽然就请大家来家里吃饭了,但是一听说有饭吃就来了,反正他们仨本来就住同一个小区,而且他请吃饭一般还要开陈酿。

    今天这顿饭的主题是庆祝连羲皖破处成功、从此过上天天交公粮的日子,当然,这种事情不能当面说。

    连雪篙是专程来吃饭喝酒,顺便看江梦娴的,当然,吃饭喝酒更重要的。

    本以为有好吃的,但是菜一上桌,却发现没有大鱼大肉就算了,连连羲皖最爱的黄鳝都没有,最期待的酒也没有,每人发一瓶——花生牛奶!

    一桌子的菜都是绿油油的,为了吃肉喝酒而来的连雪篙当场撂筷子:“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是叫我们来吃饭,除了饭总该有点酒!,我知道你酒窖里藏了三千多万的红酒,别欺负我不懂事。”

    其余两人也点头,不喝酒,谁来他这儿吃饭啊!还吃得这么绿色!

    连羲皖给身边的江梦娴盛了一碗黑米粥,才说“今晚不喝酒。”

    什么?

    居然不喝酒?

    桌上几个人都有意见了。

    饭在家吃就够了,喝酒才是主题啊,羲如是当年最喜欢酒,走遍世界收集了许多酒,羲如是的窖藏好酒都传给了连羲皖,那其中还有三十年的陈酿呢,可都是真正的液体黄金啊,喝一口赚一口。

    今天他居然敢说不喝酒!

    连雪篙第一个炸:“我不管,我要喝酒,小春上酒!”

    小春‘哒哒哒’跑过来,满脸歉意:“嗨呀,雪糕少爷,老板和夫人最近备孕,不喝酒。”

    一桌几条光棍顿时感觉自己被喂了一嘴狗粮。

    江梦娴顿时也羞了脸。

    这种事情,不要叫得这么大声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