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94章军装诱惑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而江梦娴却下意识地看了看门外沙坑里,和其他连家小孩子玩沙子的球球,心疼不已。

    最终,老爷子翻到了连雪篙那一页,开始重点介绍:“这个是雪糕,雪糕更厉害,他眼神特别好,小时候弹弓打鸟,从来没有失手过,当兵的时候,可是狙击手,3秒钟就能锁定目标,一枪毙命!”

    “他是我的曾孙辈儿里枪法最好的的,不仅精通各种枪械,还会玩弓箭,你看你看这张照片,帅不帅!”

    “啧啧啧,说雪糕是百步穿杨也不为过啊,可惜这孩子不喜欢当兵,跟他叔一样退伍了,去搞了什么电竞。”

    “现实里打枪不干,非得去游戏里打枪,玩什么cs,玩什么穿越火线,那不还是打枪吗!”

    “他最近还在参加什么世界电竞大赛,他最近还和几个同学合伙搞了一个公司,说是要做一个狙击手的电子游戏,嗨呀,年轻人的事情,老头子搞不懂了,反正我家雪糕最棒。”

    江梦娴默默无语,听着老爷子把连雪篙夸成一朵花,听他吹完牛逼,她默默地相册翻到连羲皖那一页:“老爷子,再给我讲讲小凤哥的故事吧。”

    一看连羲皖,连老爷子的话就更多了,巴拉巴拉地讲了半天,比讲革命故事还起劲儿。

    星期天晚上,黑八来接江梦娴和球球了,老爷子颇为不舍:“小江丫头,有空常来玩啊!”

    江梦娴点头:“一定一定。”

    只要老爷子不把她丢给连雪篙,她一定常来玩。

    看着江梦娴和球球走了,连老爷子喃喃自语:

    “那丫头,真的不姓龙吗……”

    ……

    回家的时候,连羲皖还没回来,江梦娴一回家就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卧室里没有,书房里也没有,不知道是放到哪儿去了。

    “你在找什么?”

    球球站在背后,看着找得满头大汗的她。

    江梦娴说:“小孩子不懂啦。”

    哼!

    球球冷哼一声。

    他比谁都懂。

    江梦娴在找他爸的军装诱惑照。

    他偏不告诉她在哪儿!

    连羲皖九点钟才回家,回家的时候,江梦娴都洗白白了睡被窝里等着他临幸了。

    连羲皖交了‘公粮’之后,看见江梦娴一脸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跟他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是又不敢说。

    “小鸡儿,怎么了?”

    江梦娴在被窝里露出个脑袋来,眼巴巴地看着他,连羲皖一问,她忙用被子遮住脸。

    “没什么,没什么。”

    好害羞,她想看军装诱惑。

    可是这种事情,怎么能说出来呢?

    连羲皖笑了笑,穿了条裤子走了出去,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个东西。

    被窝里的江梦娴伸出一双眼睛,看见连羲皖似乎是抱了本大辞典进来,“老公,这是什么?”

    连羲皖坐上了床,进了被窝,拧开床头灯,说:“我的私人相册。”

    私人相册!那部相册的续集!

    江梦娴双眼放光,立马爬了起来,凑到连羲皖身边看相册。

    军装诱惑!军装诱惑!

    在江梦娴的注视之下,连羲皖翻开了相册第一页,还搂住了她的肩膀,让她能凑近看得更仔细一点。

    江梦娴的眼珠子都要落在相册里,迫不及待地翻开了第一页,第一页依旧是连羲皖姐弟俩的合照。

    她一张张地看着,球儿说当初连羲皖搬家带走了一部分相片,应该都在这儿了,这个相册里,也应该是连羲皖比较喜欢的一些照片。

    比如,没有宋青鸾和连景,除了一张大合照里有宋青鸾和连景外,这里一张都没有。

    这里还有连纵和羲如是的照片,那个相册里都有。

    这才是连羲皖最珍贵的回忆吧。

    这个相册里,有连羲皖一家四口的照片,也有年幼的连羲皖抱着连雪篙的照片。

    这大概对应的是连羲皖每一个时期的心中最爱吧!

    十八岁以前,他最美好的回忆是父母,是连老爷子,是连羲晚,也有少量童年的玩伴。

    十八岁之后,就是江梦娴最期待的部分了,全是连羲皖的军装照片,有他单人的,还有他和连羲晚龙烈的合照。

    照片里的连羲皖简直嫩得可以掐得出水,唇红齿白,英挺军装,前凸后翘……

    连羲皖一张一张地介绍:“这是我20岁给帝都大学新生做军训的照片,我是28连教官,诺,这个是司天祁,你的专业课老师。”

    “这是我在特战中队做副队长的时候,这是我姐、龙烈。”

    “这是我调到军队歌舞团时候的照片。”

    “这是我姐怀着球儿的时候。”

    相册一张张地往下翻,最后翻到了连小逑出生的时候,连羲皖抱着小小的一个肉团子,笑得合不拢嘴,最后,一家四口人一起照了个合照。

    照片里的连羲皖姐弟俩和龙烈都笑得异常高兴,最美的笑容定格在了那里,可惜,之后,再也找不到他们的合照。

    之后,就是球球的单人照了,每半年照一次。

    真是从小吃可爱长大的!

    姐姐死后,连羲皖最大的盼头就是球球了,相册里都是他,偶尔还会出现一两张连羲皖自己的照片,比如,第一次电影票房过十亿,比如奥斯卡称帝,又比如第一次演女装。

    翻到一页的时候,江梦娴还来不及看,连羲皖忽然就出手捂住了其中一张照片,并且迅速地抽走藏了起来。

    “那是什么?”江梦娴问。

    连羲皖回答:“恩,一张剧照,第一次演鬼片,有点吓人,怕吓着你。”

    江梦娴又感动了一把。

    男神好贴心!

    她继续翻。

    她忽然就看见了自己,而且还是两年前的自己。

    “这是我才来的时候!天啊,这张照片为什么会在这里?”

    照片里江梦娴黑黑丑丑的,畏畏缩缩地进了尚品帝宫8号别墅,黑八拎着她的旧皮箱,她抬起头惊奇地看着自己即将生活很久的地方,眼里充满了惊奇,狗啃一样的头发乱糟糟的,穿得土里土气的,像只丑小鸭。

    她看得无地自容,连忙翻页,后面有许多她的照片,她自拍的、和球球的合影、和连羲皖的合影,还有军训时候穿着军装的模样,以及第一次进帝都大学和帝都大学大门口的合影等。

    也有她妆容精致,穿着古井明月、丛中笑盛装赴宴的照片,还有穿着卡通睡衣打游戏、穿着校服上课的照片。

    “天啊,这些照片,都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