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93章那个人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江梦娴赶紧解释:“在别人允许的前提下,是可以动的,你爸爸一定同意我拿的。”

    好多小玩意,连羲皖少年时期的大头贴,做乐队时期的发黄海报和唱片光碟磁带,有许多现在网络上都找不到了。

    江梦娴真是什么都想要,就连那一箱连羲皖以前穿过的裤衩都想带走!

    最后发现了一个大大的相册,里面都是连羲皖的照片,从婴儿时期,到离家连家之前的照片都有。

    她如获至宝地开始看了,一页一页仔细地翻看着。

    第一页全都是婴儿时期的连羲皖,不过都是一对,两个一模一样的娃娃,一个长了叽叽,一个没长叽叽,长叽叽的一定就是连羲皖,没长叽叽的一定就是连羲皖的姐姐连羲晚了。

    她一页一页地翻开,一边看一边感叹“球儿,你看你爸多帅,你将来要是能长这么帅就好了。”

    江梦娴一边看,一边还拿出手机‘咔擦咔擦’地照,留着回家自己没事看着玩。

    照片是按照拍摄的时间往后排的,那一对龙凤胎慢慢地长大了,一模一样的脸蛋,带着天真灿烂和纯真无邪,无忧无虑开开心心。

    随时时间的推移,姐弟俩逐渐长大了。

    连羲晚的身边,多了一个帅气无比的男生,而连羲皖的身边,也多了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

    看到这儿,江梦娴就选择性地开始看了,也不照相了,后面都是自家老公和前任手牵手的照片,辣眼睛。

    看到最后,照片越来越少了。

    最后,照片定格在了连羲皖姐弟十八岁生日那天,那张大合照里有很多人,连羲皖姐弟俩,龙烈、宋青鸾,连景,连雪篙连雪戎,很多很多……

    后面就没了。

    江梦娴把整个相册都抖了一遍,从那张十八岁大合照之后就没了,一张都没了。

    “球儿,怎么没了呢?其他的照片呢?”

    比如,她最期待的军装诱惑照呢?

    球球说:“他满十八岁就当兵去了,搬走的时候,把该带走的照片都搬走了。”

    搬走了?

    该带走的都带走了?所以这些照片都是不需要的咯?

    也就是说,这部相册还有续集咯?

    好想看看!

    回家之后一定到处找找。

    整个周末他们都要在军区大院里度过,退休老干部的生活很无聊单调,早上6点起床,出门打个太极回家吃早饭,吃完早饭,出门遛狗遛鸟溜孙子,中午吃完饭,老爷子要看会儿电视、看会儿新闻,晚上吃了饭,出门和一帮老头下棋再打会儿太极就回家睡觉了。

    周六,江梦娴天不亮就拎着球球跟老爷子出门打太极了,她拎着一瓶枸杞泡水,享受了一下提前退休的感觉。

    连雪篙也早早地来了,遛着狗跟着他们。

    江梦娴跟着老头子以及一群老头子打太极,打完太极,老爷子指着一个沙坑说:“小皖在那儿玩过沙子。”

    男神玩过沙子的沙坑!

    江梦娴赶紧跳进沙坑里,让球球给自己照了个合影。

    到了一颗大树下,老爷子指着树:“小皖爬过这棵树。”

    江梦娴又赶紧和树合影了一个。

    老爷子又指着一个小池塘:“小皖在这里摸过鱼。”

    江梦娴赶紧也合影了一个。

    走了一圈之后,老爷子就把江梦娴给扔了:“江丫头,我带着逑儿去别处转转!”

    “雪糕哇,小江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就陪陪她到处转转,中午就在你家吃饭吧,记得下午送回来陪我下棋哦。”

    江梦娴:“……”

    老爷子心满意足地带着球球走了,连雪篙嬉皮笑脸地对江梦娴说:“走吧江萌萌,大哥哥带你到处看看。”

    江梦娴不情不愿地跟着连雪篙走了,本以为他会带自己到处走走,至少也能看看男神从小长大的地方,可谁知道,连雪篙所谓的走走,竟然是带着她回家打游戏!

    打完游戏,就在连雪篙家里吃午饭,吃了午饭,江梦娴就去找球球了。

    下午,老爷子总算不把她丢给连雪篙了,而是拿出了个大大的相册,要给江梦娴讲讲革命老故事,什么长征,什么会师,什么开国大典。

    讲完了革命老故事,还要讲讲连家。

    老爷子手里的相册里,除了他自己,还装着连家所有子孙的照片,虽然年近百岁,带着老花镜,可是老爷子一看照片,就能知道那是谁。

    “这是雪糕的哥哥连雪戎,我的孙辈里排第十位,得过二等功,从小就出类拔萃,在他们那一辈里,能排进前五!”

    又翻过一张相片,里面是个胖嘟嘟的婴儿:“这是连小宝,我给取的名儿,我的曾孙辈儿,排第18位,今年才3岁,比球儿还小。”

    江梦娴也仔细地看着,连家真是个的庞大的家族啊!连老爷子对自己儿孙真是了若指掌,言语之间都有说不出的自豪和骄傲。

    终于翻到了连羲皖那一页,老爷子看着连羲皖的照片,说:“这是小皖,是我最小的孙子,小皖可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

    说起连羲皖,连老爷子都忍不住眉飞色舞:“小皖,最像我了!真是哪儿都像!可就是性格太倔强了,当初说退伍就退伍了,我不批准,他就违反军纪,打人、喝酒,最后只能把他给开了。”

    “他退伍之后,一边一边创业,拿着他爸妈那点遗产,十年时间就翻了上百倍,有这样的头脑,如果不退伍该有多好啊!”

    老爷子感叹了一声,眉眼之间有掩盖不住的遗憾和落寞。

    又翻过了一页,这一页上,照片是一对夫妻,连羲晚和龙烈。

    老爷子看见这一页,似乎苍老了不少,可还是强打着精神给江梦娴介绍:“这是逑儿他爸妈,小晚是小皖的姐姐,大他十分钟,两姐弟长得实在是太像了,你看你看,小皖经常接一些女装的戏,穿上女装的模样,简直跟他姐姐一模一样。”

    “这个是龙烈,小晚的丈夫,逑儿的爸爸,他们还是我撮合的,当初让小晚去相亲的时候,小晚不愿意,去就把龙烈给打了一顿,啧啧,谁知道,龙烈比她厉害,他们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哈哈——”

    说起龙烈的时候,老爷子抬头看了看江梦娴。

    说起连羲晚和龙烈相亲这段,老爷子便不由得想起了那个人。

    本来应该是那个人和连羲晚相亲的,那个人也整齐不愿意,派了龙烈顶替他。

    大概是活久了,活出了百岁人精的第七感,连老爷子在江梦娴的身上,总能看见那个人的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