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82章报警抓老男人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连羲皖看了一眼他手机,看见了那张照片,顺便把连雪篙发过来的语音也听了一下,还把之前的一些聊天记录看了一下。

    连雪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地想挑拨他们的关系啊!

    听完之后,他低叹了一声:“傻狗。”

    好久没打狗了。

    狗皮痒痒了。

    他蹲下身,摸摸球球的小脑袋,说:“乖儿子,爸爸这是在拍戏,你放心吧,爸爸坚决不给你找后妈了。”

    球球想了想,伸出小手指:“拉钩!”

    连羲皖失笑,小屁孩,拉钩都会了,他还以为他这么嚣张的小屁孩都不会拉钩呢!

    以前的球球高冷极了,不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不玩小朋友玩的东西,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小朋友,当初他本想让去上幼儿园的,那里都是同龄的小朋友,他也能更好玩,但是球球坚决要求上大学,还说小朋友太幼稚了。

    没想到,他现在越来越像小朋友了。

    连羲皖跟他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给球儿找后妈谁是小狗!”

    球球心满意足地上楼睡觉了。

    连羲皖有些疲惫地回房洗漱,球球主动来说:“把你老婆抱走,以后我都一个人睡了。”

    连羲皖叼着牙刷,去球球的房间把江梦娴给抱回来了,她还是睡得死沉死沉的,被抱走了都不知道。

    他一边刷牙一边看着床上睡得喷喷香的她。

    真是个小可爱啊!越养越可爱!宇宙第一可爱!

    他洗漱完毕已经凌晨两点了,明早还要早起,虽然很想干点什么,但还是作罢,日子还长着,她还这么小,至少也得等她长大一点吧。

    他真的不是萝莉控。

    江梦娴似乎梦见了连羲皖回来了,可是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身边又没有他,球球再三跟他保证:“我爸昨晚真的回来了,绝对没有在外面过夜,绝对没有给你戴绿帽子!”

    他说得信誓旦旦,怕江梦娴不信,“你不信,可以调监控。”

    江梦娴刷完牙,‘呼噜呼噜’地漱口,说:“好了,拔拔相信你。”

    昨晚,连羲皖是真的回来过吧……

    今天又得上课,黑八开车送他们去学校,江梦娴看着黑七牵着球球进了计算机学院的大楼,才放心地去自己的教室。

    上午两节大课中间,连雪篙偷偷地蹲在厕所里抽烟,自从女神变成‘女审’之后,他就一直挖空心思想破坏连羲皖的家庭和谐,烟瘾大了许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厕所里的人也来越少,连雪篙从厕所里出来,看见厕所里一个人都没有,连小逑带着人高马大的黑八黑七堵在厕所门口。

    看见连雪篙露头,球球就一声令下:“揍他!”

    面对黑八黑七,连雪篙还是有点犯怵的,连连后退。

    “你们干什么?别过来,我可是皖叔的亲侄子!亲生的!我叔可疼我了!”

    球球冷冷地看着他:“你死心吧,我爸今天特意让我来揍你!”

    不由分说的,连雪篙被一顿胖揍……

    却不知道,此时,江梦娴那边也是意外频出。

    金凯忽然就带着几个警察到了江梦娴的教室门口。

    “警察同志,这就是我的女儿,我女儿被人给拐走了,好不容易找回来却不认我了!那个祸害我女儿的王八蛋天天虐待我女儿,我女儿一定是因为这样而不敢认我,你们一定要救我女儿出火坑啊!”

    正在看笔记的江梦娴站起身不解地看向了金凯。

    他报警了?

    金缘站在金凯身边,也是哭唧唧的:“警察同志,我妹妹一定是因为被虐待出心理阴影的,都不敢跟我们回家,问她那个男人是谁,她也不说,你一定要救救我妹妹啊!”

    江梦娴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报警这种馊主意也想得出来?

    警察也带着一脸公式化的严肃走了上来:“这位同学,这位金先生向我们辖区警局报了一起买卖妇女的案件,你是当事人,还望你能配合我们的调查,跟我们去所里做一下笔录。”

    江梦娴看看警察,再看了一眼警察背后站着的金凯,笑了:“好的。”

    她抓上书包就跟了上去,临走时跟黑九使了个眼神,让黑九通知黑八他们。

    她则是跟着警察去了警察局。

    金凯美滋滋地跟了上去。

    警察介入,看江梦娴还敢不敢不招出女婿的身份来!

    到时候警察一定会把女婿叫来警察局对质,但时候自己不就能知道女婿的来头了?

    等见到了女婿,就说是误会,让警察撤案,他正好可以邀请女婿去金家作客顺便摸摸他的底,好早日出手。

    到了警察局,审讯室里,江梦娴发现凌云也来了。

    “小嫂子,你也来了啊!”凌云一看见江梦娴就打招呼。

    江梦娴理也不理他。

    当着警察的面,金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警察同志,你要救救我女儿啊,我的女儿被凌云给骗走卖给不知道谁做老婆了,她今年才21岁啊!还在念书啊!不能就这么糟蹋在一个糟老头子身上了!”

    江梦娴忍不住纠正:“不好意思,金老板,我20岁。”

    金凯忙改口:“我这个女儿才20岁啊,我们从小失散,好不容易才找了回来,但是没想到被凌云给骗走了,现在不知道被嫁给了谁做老婆,天天被虐待。”

    凌云不紧不慢地从怀里拿出当初他和金凯签订的买卖女儿的合同,拍在警察面前:“喏,这是当初我和金老板签的合同,金老板要了八万快彩礼把女儿交给我,我给他女儿找了个婆家。”

    金凯抓过合同就撕个稀巴烂,还大骂:“凌云,你好不要脸,当初看我资金周转困难,就骗我把女儿卖给了你,这份合同不作数,这是我被胁迫签约的,我有权解除合同。”

    还信誓旦旦地对警察说:“警察同志,这个人是人贩子,他把我女儿给卖了,我要找回我的女儿!你们一定要帮我啊!”

    金缘在一边装腔作势:“我可怜的妹妹,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妹妹啊——”

    “警察叔叔,你们赶紧把那个老男人抓起来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