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79章我老公,羲小凤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听那声音,江梦娴就知道是金缘了。

    ‘咔咔咔’——

    金缘踩着高跟鞋缓缓走到了江梦娴的面前来,抱着胳膊笑了,假惺惺地说:“妹妹,你就别装了,你当初结婚可是我爸爸亲手把你送出去的啊,女婿是个什么货色,我爸还能不知道吗?”

    “我知道,妹夫是老了点,丑了点,可那也是你的男人啊,你每晚同床共枕还要一起生儿育女的男人啊!”

    “妹夫虽然丑,还残疾,可妹妹长得这么漂亮,将来的孩子怎么也能改善改善吧!”

    同学震惊,实在是没办法理解一个漂亮小姑娘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残疾老头是个什么心态?

    难道真的是为了钱?!

    江梦娴懒得跟她说话,带上耳机,开始温习之前的笔记。

    金缘难得遇上一个可以嘲讽她的机会,自然是不肯放过,说话也是越来越难听:“妹妹,其实当初,我爸是不同意你和妹夫在一起的,这么丑,还这么抠门,彩礼就给了八万,可是妹妹你才从乡下来,没见过市面,非要嫁给那个老男人,我爸爸只能依了你了。”

    “看妹妹你和一个老男人过得这么幸福,姐姐我替你高兴。”

    同学们都听呆了。

    居然是自愿嫁给一个老男人?

    这得多饥渴啊!

    金缘又说:“姐姐知道,你是因为高中的时候不懂事,打过两胎,身体不好不能生育,知道一般人家的公子是不会娶你的,所以才选了妹夫的。”

    “唉,都是我们的错啊,没能早点把你找回来,你也不会做哪些傻事了。”

    “我可怜的妹妹,这些年都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同学们窃窃私语,看江梦娴的眼神都变了。

    唯独江梦娴似乎像没听见一样,认真地看着笔记,带着耳机里的歌曲,还是戏曲,连羲皖唱的。

    原来连羲皖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了非凡的艺术天赋,还组乐队出道,后来十八岁当兵了,当了几年兵,退伍之后,又了,这些年一直在演电影,歌唱得少了。

    不得不说,连羲皖真好听,嗓音低沉,气息稳重,很有意境。

    她正听着男神的歌声,金缘忽然一下子扯掉了她的耳机,大怒:“江梦娴,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她茫然抬起头:“有人在说话?”

    她只看见一条狗在汪汪。

    金缘气得脸扭曲,下巴的假体都要露出来了,敲敲桌子,说:“我爸爸让我来通知你,今晚我们金家家宴,你必须带着妹夫过来。”

    江梦娴拒绝:“不好意思,我姓江,不姓金,我老公也不姓金,金家的家宴我们就不去了。”

    “你敢!”金缘拍着桌子威胁:“这是我爸爸特意为了你和妹夫开的家宴,你必须来!你可是我们金家人,你就算嫁人了,也是我爸爸的女儿,你要是不来,就是不孝!”

    金凯可是专门为江梦娴和他那个老公准备了家宴,他当然不是真心想认江梦娴这个女儿,而是想认她的家产,他不仅是要引出江梦娴的老公来,而且还要昭告全天下,江梦娴是他的女儿。

    以后那个老女婿翘辫子了,他可以名正言顺地以父亲的名义接收他们孤儿寡母,顺便接收那批家产。

    凌云的客户,怎么都不会是穷人!

    从凌云哪儿套来的消息显示,老女婿是真的有钱啊,比他们金家都有钱多了,甚至富可敌国。

    这一天的时间,金凯动员了所有的关系,都没能查出江梦娴到底是嫁给了谁,她的私人消息被捂得严严实实的,就算是民政局内部有人也查不到。

    可见,女婿是真的有权有势啊!

    若是能引出女婿来,承认了这个老女婿,他兴许还能让金家本家那些个高高在上的家伙彻底承认他们这一脉。

    现在的重点是怎么引出女婿来!

    江梦娴果断拒拒绝:“没空。”

    可金缘今天是打定主意要缠住江梦娴了。

    “江梦娴,我告诉你,今天,爸爸为了你特意准备了家宴,你和妹夫必须出席,如果你不出席,我就去你们学院举报你不孝,操行有问题!”

    “你是想拿奖学金是吧,操行分也是很重要的比例哦!”

    江梦娴打开专业课的书本,扔出里面夹着的一张照片,递给金缘:“喏,这是我老公,自己认去吧!”

    金缘美滋滋地接过照片,本以为真的是江梦娴的老公,没想到,居然是羲小凤的一张沙滩写真!还是电影剧照!

    “你耍我!”

    她狠狠地扔了照片,拍着桌子警告:“江梦娴,别以为我是在说空话,对于你这种连爸爸都不认的人,我真应该让帝都大学把你赶出去!”

    江梦娴一面把连羲皖的照片收好了,一面说:“我老公真是羲小凤,不信拉倒!”

    好不容易说一次真话,看来金缘不相信。

    “你老公会是羲小凤?”金缘觉得好笑:“你老公要是羲小凤,我还敢说我未婚夫是秦瀚呢!”

    眼看着要上课了,江梦娴懒得跟金缘多话了,直截了当地说:“金小姐,我也要提醒你一句,首先,我和你爸从来就没有父女关系,你们连我的户口上在谁家的本子上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说认亲?”

    “其次,我也明白你们所想,认女儿?呵呵!”她抱着胳膊,讥讽一笑:“早不认,晚不认,现在来认,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所想的?”

    “你们放心,我老公年轻力壮,我儿子前途无量,活得肯定比你们都长,想认个亲等着我老公翘辫子之后你们全盘接受我老公的家产,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被一言戳中目的的金缘目光在班上同学之前来回,看见他们都露出了鄙视的目光。

    大家也恍然大悟,怪不得当初八万块卖出去之后不闻不问,现在忽然冒出来认亲呢!

    原来是有这茬!

    把女儿嫁给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等着老头子翘辫子了拿人家的财产,金家好算计!

    金缘气得面红耳赤:“我不管,你生是金家人,死也是金家的鬼,你要是不来今晚的家宴,我就让你在帝都大学混不下去!”

    江梦娴又笑了:“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也没上你们金家的户口本,无论从法理、道义上讲,你们的死活都跟我无关,我的财产也和你们没有半点关系!”

    “你——”

    江梦娴懒洋洋地说:“有本事去法院告我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