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75章狙吧!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雪糕哥,你冷静点!”

    “球儿,你别过来,这儿有枪!”

    四个人在酒店走廊上拉拉扯扯,眼看着事态就要控制不住了,要是连雪篙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扛着一把枪冲出去,那可就真的没办法挽回了。

    混乱之中,江梦娴看见前方走廊里站了三个人。

    凌云,秦扇和连羲皖。

    看见凌云,连雪篙撇下江梦娴,扛着枪赤红着眼就冲了上去,抓住凌云:“凌叔,你告诉我,那个老男人到底是谁!”

    凌云从来没见过连雪篙这个模样,吓了一跳,祸水东引:“问你叔。”

    连雪篙忙看向了连羲皖:“叔,你告诉我,那个老男人在哪儿!”

    连羲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心平气和地问:“雪糕,你知道了准备干什么?”

    连雪篙激动无比:“我狙了他!”

    连羲皖嗤笑一声:“杀人不用偿命吗?”

    连雪篙紧握了拳头,咬牙切齿:“我管不了这么多了!”

    江梦娴居然被一个老男人给玷污了,他无法忍受!

    连羲皖拍拍他的肩膀,老气横秋地说:“年轻人,做事要考虑后果,多学学我这个老男人。”

    江梦娴也追了上来,刚才挣扎的时候,她的衣服有些凌乱,头发都得被连雪篙给抓松散了,头发上两个满天星的发夹还悬在鬓边,粉嘟嘟的小脸蛋布满了委屈和惊慌。

    连羲皖伸手就把她抱了过来,在她脸上亲了亲,摸摸头,温柔地说:“刚才是不是吓坏了,恩?要不,咱们早点回家吧。”

    男神的摸头杀一下来,江梦娴感觉一直支撑着自己的那股气瞬间就散了,连说话的语气都有点撒娇意味:“雪糕好凶!”

    连羲皖搂着自己的小媳妇儿,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已经呆若木鸡的连雪篙,转向江梦娴的时候,立马从凶巴巴变得温柔柔:“一会儿老公揍他。”

    顿时,一边的几个人都觉得自己被灌一嘴烈性狗粮。

    凌云拍拍一边已经石化的连雪篙,说:“喏,老男人就在这儿,狙吧!”

    连雪篙吓得枪都掉了。

    那个又老又丑还克死全家的江梦娴的老公,竟然是连羲皖!!

    人类衡量一个男人的标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

    连羲皖哄哄自己的小媳妇儿,拍拍她的肩膀,说:“去房间换身舒服的衣服,咱们回家吃饭去。”

    江梦娴点点头,跑开了,顺便还瞪了一眼那个赚差价的中间商。

    妈的,现在好了,全帝都的人都要知道她江梦娴只值八万了!

    江梦娴进了房间之后,走廊成了男人的战场。

    连羲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拳头,一步步地走向了连雪篙,嘴角一丝笑意放肆地扩大了。

    “听说你要狙了我?”

    连雪篙气得魂飞魄散,连忙摆手,一脸惊恐,赔笑:“嘿嘿,嘿嘿,叔,我哪儿敢啊!”

    同时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两步。

    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狙了连羲皖啊!

    天杀的江梦娴,居然嫁给了他叔!

    天杀的凌云,居然把江梦娴卖给了连羲皖!

    八万块啊!他的狗一个月用的都不只这点,这种好事怎么不便宜他呢!

    连羲皖步步逼近:

    “刚才不是还扛着枪要狙了我这个老男人吗?来啊!”

    连雪篙要哭了:“叔,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如果早点说江梦娴是连羲皖的人,他哪儿敢打她的主意啊!

    他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无缘无故地被连羲皖揍了。

    连羲皖今天不打算放过他了。

    “雪糕,叔是不是一早就提醒过你了。”

    “嗷,叔,我不敢了,再也不敢打小婶婶的主意,我错了,我错了!”

    眼看着就要被打了,忽然连景出现了,连雪篙像是看见救星似的,飞奔了过去,抱住连景的大腿。

    “景叔,救命啊,皖叔要揍我!”

    连景把连雪篙扶起来,推开:“一边去。”

    连雪篙连滚带爬地带着自己的枪跑了,龙戒也追了上去。

    连景看着连羲皖,依旧是面无表情:“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连羲皖笑:“绿帽子要掐死源头上。”

    连景双瞳微眯,终究还是没说话。

    连羲皖没说话,江梦娴也换好了衣服,穿了身轻便的常服出来,被连羲皖给牵着手走了。

    连雪篙看着江梦娴被连羲皖给牵走,哭得哇一声。

    初恋,彻底死了。

    回家之后,江梦娴懵逼了半天。

    这一天过得太刺激了。

    她原来只是想在订婚宴上捣乱,破坏一下他们和谐的气氛,总之就是不能让恶心的前任好过。

    但是没想到,连羲皖干的事情比自己没节操极了,连临时在隔壁召开慈善晚宴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还真是个死变态。

    但总之,今天过得太完美了,就像是在梦里一样,但是除了金凯的出现。

    金凯如今知道自己嫁了个老家伙还特别得宠,一定会打自己的主意的,自己倒是没什么好让他们图谋的。

    他们要的是连羲皖。

    老凤凤是他们能图谋的吗?

    他们是什么东西,难道心里没点逼数!

    今晚家里的气氛似乎和以前不一样,球球今晚非常乖巧地自己睡,主动把自己碍眼的原谅色小青蛙被子小枕头从主卧的鸳鸯戏水大床上收走了。

    他忽然有了点危机感,江梦娴的爸爸找上门来了,万一有一天江梦娴跟她爸爸走了呢?

    她不能走!

    所以,尽快生个小妹妹,她就不会想走了。

    主卧里,江梦娴冲凉完毕,穿了一身清凉的女士丝绸睡衣,睡在床上等着连羲皖。

    啊,要和男神困觉了。

    还真是有点小期待呢!

    一会儿该用什么姿势好呢?

    她躺在床上,脑补着,但是等半天,没等来连羲皖,他似乎是有事情在忙。

    她躺被窝里玩手机,这才一会儿时间,晚宴的新闻通稿已经传上网络了。

    张家丢人的订婚宴,羲小凤的惊艳现身,秦瀚的拍卖品,还有零星金缘裸奔的视频也传上了网络。

    甚至还在某些新闻里找到了自己的照片,她穿着‘丛中笑’站在人群之中,那绝对是最亮眼的存在,将在场许多艺人明星的风头都给盖下去了。

    明星榜单上,连羲皖和秦扇一人霸占了一个榜单,总算是又回到当年的荣耀了。

    网络上那些黑料的爆尿者现在都被人民大众骂成狗了。

    忽然看见楚晓轩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