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72章女婿在哪儿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一瞬间,所有人看江梦娴的眼神都变了。

    “真是没想到啊,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居然找了个又老又丑的男人结婚!”

    “那个男人一定很有钱吧!”

    “现在的小姑娘啊!”

    刘茜浅也十分亲热地围了上来:“原来你是金凯姨夫的女儿啊,这么说来,也是我的表妹了,这种重要的场合,表妹夫怎么也该带过来吧,表妹夫在哪儿呢,叫过来我们看看啊!”

    金凯似乎不懂女儿的意思,他只是想单纯地见见自己未曾谋面的女婿。

    能让江梦娴当上lk的模特,穿上这件限量高订礼服,女婿肯定是非常有财力的,他迫不及待地想认识!

    兴许对于自己的事业还有所帮助。

    当初凌云介绍那个男人的时候就说了,老、克妻、但是有钱,非常有钱!

    自己这个漂亮的私生女嫁过去,应该是特别得宠的!

    兴许,那老家伙翘辫子了,家产也有自己这个私生女的一半,江梦娴除了自己这个父亲也没有其他的亲人了,那不就是自己的了?

    金凯越想越美。

    江梦娴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他们的表演。

    连雪篙连忙抓住她问:“江梦娴,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为了钱,嫁给了一个又老又丑的老男人?”

    江梦娴毫无避讳,点头:“恩。”

    众人哗然。

    还真是啊……

    忽然,江梦娴感觉自己的大腿被人紧紧地抱住了,球儿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她,只要江梦娴一声令下,他立马找他爸来啪啪啪打这些人的脸!

    江梦娴摸摸球儿的小脑袋,把他藏到自己裙子后面。

    金凯这个死胖子,不配拥有她男神这么完美的女婿!

    金凯看见连小逑,高兴地说:“嚯!原来这是女婿的儿子啊,那也是我的外孙了,来来来,乖孙子,过来外公看看!”

    看着小家伙长得这么好看,穿得这么好,兴许是便宜女婿的老来子,一定疼爱得很,而且还跟江梦娴这个后妈关系这么好。

    啧,看来江梦娴能得不止一半的财产啊!

    或者那老头子翘辫子之后,财产都是给这小家伙,到时候他们孤儿寡母,那不就是他金凯的了?凌云可说了,那老家伙克妻,全家都克死完了!

    球球气鼓鼓地看着他,不过去。

    此时,金缘一声高亢的震惊:“天啊,原来妹妹你不是连小逑的保姆,而是他的后妈啊!”

    江梦娴不动声色地把球球藏在自己的裙子后面,面对大家,微笑着说:“不好意思,先生因为身份所限,不方便公布给大家。”

    金缘一声讥笑:“你放心,都是一家人,我们绝对不会嫌弃妹夫又老又丑的,你就叫妹夫出来看看吧!”

    大家更加确定了,江梦娴的老公是个老男人!

    正在这个时候,金凯看见凌云从洗手间出来,高兴地叫住凌云:“凌大师,你来得正好啊!”

    凌云一头雾水地被金凯叫了过来。

    金凯热情地拉住他:“凌大师,你来得正好,当初我女儿梦娴的婚事是你介绍的,你说,我女婿到底是谁?今天有没有来现场?”

    凌云忽然就看见一道杀人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一扭头就看见江梦娴裙子后面有一双眼杀气外露,吓得他赶紧说:“这个啊……哈哈哈……你女婿就在现场啊,你叫一声,兴许他就出来了。”

    金凯高兴极了,回头看着宴会上的众人,大喊:“乖女婿,你在哪儿呢!出来我看看啊!”

    金缘也跟着喊:“妹夫,你出来啊,我们不会嫌弃你又老又丑的,你出来我们见见啊!”

    藏在人群里的某女婿此时正在蠢蠢欲动。

    只要自家小媳妇儿一声招呼,他肯定‘滋溜’一声就出现了。

    可惜,等半天,没等到小媳妇儿的呼唤。

    连雪篙也攥紧了拳头,想看看到底是哪个老家伙玷污了他的女神,只要敢出现,他分分钟狙了那个老不死的!

    可惜,那老不死的半天不出现。

    江梦娴看着这场闹剧,默不作声。

    就看着他们在那儿大呼小叫。

    刘茜浅热情地对江梦娴说:“梦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就算妹夫再见不得人,那也是你的男人啊,丑女婿总要见岳父的,不如今天就见见吧。”

    江梦娴还是那句话:“不好意思,先生的身份的确不方便透露,我不会透露的。”

    她从来没想过利用连羲皖的身份如何如何。

    况且,他们不配

    金凯敢肯定,女婿一定来头不凡,这死丫头一定是想独吞那老头子的财产!

    白眼狼,如果不是自己,她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好的老公,那是自己该得的!

    他怒了,阴沉着脸:“江梦娴,你是我的女儿,作为父亲,我想见女婿都不行吗!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

    江梦娴也笑了,红唇微勾,说出来的话锋利无比:“那我倒是想问你,你连自己女婿的身份都不知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女儿吗?”

    金凯的眯缝眼居然瞪了瞪,“你……你就是这么跟我这个父亲说话的吗!”

    江梦娴逼近一步,拔高了语调:“当初你用8万块把我卖给别人做老婆的时候,可是说好的,一辈子不来往的,你想反悔吗!恩?金老板!”

    那一道清澈的嗓音落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什么,金老板卖女儿?还八万块就卖了?”

    “还真是……”

    “八万块就卖女儿,这得多穷啊!”

    “我靠,这么好的女儿,卖给我啊!我出一百万!”

    藏在人堆里的某女婿眉心一皱——靠!

    八万块!?

    不是说好的卖家开价五千万,磨破嘴皮子才讲到一千万吗?!

    难得球儿喜欢,一千万他也忍痛出了。

    金凯被人指指点点,脸色难看极了,当年八万块卖女儿的事情就这么被挑出来了,涨红了脸,振振有词:“什么卖女儿啊,那是我要的彩礼而已!我金凯的女儿嫁出去彩礼都必须是上千万,小女儿才八万块怎么了!”

    “江梦娴,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是你爸爸,你怎么都抵赖不了!你身上流着我的血,这是不争的事实!”

    江梦娴争锋相对:“可是你已经把我卖了!要不要让凌大师这个中间人出来复述一下当年的情形!”

    一听到自己的名字,凌云立马冒出来,十分高声地说“金老板当年穷途末路,找我把女儿介绍给了一个客户,当时我付给你八万块的彩礼,可是说好的永不来往的,金老板你可不要破坏规矩啊!”

    说得好听点是彩礼,说得不好听,那就是她江梦娴的卖身钱!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