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71章她嫁了个老头子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在十分和谐的气氛之下,慈善晚宴开始,拍卖开始。

    秦扇也很无奈,被连羲皖赶鸭子上架搞了这个慈善拍卖晚宴,他也很绝望。

    既然开了,还是马马虎虎地拍卖两件东西吧。

    第一件是他私用的一块手表,不知道几年前,找厂家定制的,一出手就被哄抢。

    然后依次拍卖了其他的一些东西,比如他打游戏淘汰下来的键盘,奥斯卡称帝那天穿的衣服,被连羲皖克秃毛的那条狗的项圈,让他深恶痛绝天天催他起床的闹钟,杂七杂八,像卖破烂一样全部拍卖了。

    只要是他用过的,哪怕是条裤衩,也会有人争着抢。

    拍卖进行得太顺利了,东西只要出去,一会儿就被土豪给高价收走了。

    连羲皖也即兴写了一幅字充当今天的拍卖品。

    这还是连羲皖第一次展示自己的书法,锋利无比的毛笔字体出现在世人眼中的时候,大家眼里除了惊艳还是惊艳。

    没想到他的毛笔字这么好看!

    那副字最终被人以百万的价格拍卖了出去。

    拍卖结束,晚宴开始,江梦娴牵着球球的小手儿随便找了个位置入座。

    今天的慈善晚宴筹集到了大量的善款,全部将捐献给希望工程。

    晚宴开始,连雪篙死皮赖脸地坐在江梦娴身边,使劲儿给她夹菜,连景都看不下去,再三提醒:“连雪篙,注意仪表!”

    活像个色鬼投胎!

    球球气鼓鼓地瞪着他,不让他靠近江梦娴。

    而此时的金缘,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天大的好消息,兴冲冲地找到了刘茜浅和张泽千。

    “茜浅,江梦娴是不是出生在城南郊区??”

    张泽千疑惑,回答:“是的,怎么了?”

    对于江梦娴的身世,张泽千也是知道的,她出生城南郊区一户姓江的人家,家里都是种田的,从小没爹没妈,穷得要死。

    不知道金缘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金缘眉飞色舞地说:“刚才我爸说了,二十年前,我妈怀着我的时候,家里的小保姆想方设法地怀上了我爸的孩子,准备拿孩子要挟我爸,被我妈给打发回家。”

    “那女人回乡之后生了个女儿之后死了,那个女儿就是江梦娴!”

    张泽千和刘茜浅都楞了。

    想不到,江梦娴还是金凯的私生女,那不就是金缘的妹妹了……

    没想到,接下来金缘的话才是重磅炸弹:

    “那野鸡被城南一中赶走之后,找到我家里来了,我爸把她嫁给了一个又老又丑还残疾的老头子!”

    “还是凌云做的中间人!”

    这才是大新闻!

    刘茜浅听完,心里一阵惊喜。

    怪不得江梦娴离开了城南之后就不知去向了,原来是去找亲生父亲金凯了。

    这么说来,也就能解释她为什么有钱上帝都大学,还这么嚣张!

    原来是嫁给了老头子!

    实在是……报应啊!

    张泽千听完,脸一阵深沉。

    刘茜浅却笑得天真无邪:“哎呀,这么说来,她可算是我的表妹了的,原来咱们都是一家人啊!”

    她忽然有了一个恶毒无比的想法。

    她挽着张泽千的胳膊:“原来梦娴竟然还是咱们的亲戚,还真是想不到呢,不如我们现在过去和她打声招呼吧!”

    金缘迫不及待地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江梦娴嫁了个又老又丑的男人!

    晚宴进行之中,江梦娴吃了两口就不想吃了,等着晚宴完了回家和男神吃饭,她拿着镜子补口红,忽然,身后传来一声中年男人的呼喊:“梦娴!我的女儿啊!原来你在这儿,让爸爸好找啊!”

    那一刻,江梦娴的脸色无比冰冷,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化妆镜,身形却没有动。

    正吃饭的连雪篙惊得站起来:“啥?我的岳父大人来了!”

    他回头就看见江梦娴身后站着一个中年发福的秃顶男人,满脸横肉把眼睛挤成了一条缝。

    连雪篙眼里写满了怀疑:“你就是江小梦的爸爸?”

    这死胖子到底是娶了什么绝色美女啊,竟然能生出这么好看的女儿来!

    连景也朝那肥头大耳的男人看了过去。

    这是江梦娴的父亲?

    金凯搓着手站在江梦娴身后,他是实在没想到,当初自己卖出去的女儿今天竟然这么风光了。

    当初他真的是走投无路了,算命的都说家里风水不好、子女八字不好,他找人看了子女八字和家宅风水,又找不到出问题来,最后把所有私生子女的八字也看了,终于发现是江梦娴这个灾星坏了他的命格!

    脱手之后,他的整个事业都完全不一样了,更加确定就是江梦娴这个灾星。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两年前那个黑丑黑丑的私生女,竟然长得这么好看了。

    江梦娴终于站起身,回头,平静地看向了眼前这个肥头大耳的男人,生硬地唤出了两个字:“父亲。”

    只是父亲,却不是爸爸,爸爸是昵称,父亲,只是一层关系而已。

    近距离看江梦娴,金凯更惊艳,他搓着手,笑得眯紧了眼:“你长得真像你妈妈啊!”

    说起江梦娴的妈妈,金凯可是记忆犹新,才到金家做保姆的时候她才十八岁,长得那叫一个水灵,简直就是个小仙女啊,每天看见这么漂亮一个保姆在自己面前晃悠,金凯心里没想法都是假的,而且那个时候他老婆怀孕了,憋了好一阵子,天天都想着怎么尝到那个小保姆。

    小保姆也是不识抬举,还在他面前装贞洁烈妇不肯就范,最后还不是被他干得**。

    可惜后来,还是被金缘她妈妈发现了,一顿毒打之后赶走了。

    为了这件事情,金凯还耿耿于怀了好久。

    眼前的江梦娴,简直就跟她妈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

    见江梦娴承认了,金缘迫不及待地走了过来,亲热地拉住了她的手:“原来你真的是我妹妹啊,我爸爸说你嫁人了?妹夫在哪儿呢!怎么不叫出来看看呢!”

    江梦娴还没说话,金缘就眉飞色舞地说:“我知道妹夫又老又丑还有残疾,比我爸年级都大,你怕带他出来丢脸,可是那到底也是和你同床共枕的男人啊!妹夫在哪儿呢!快带出来我看看啊!”

    连雪篙呆住了。

    “江小梦,你居然嫁了个老头子!?”

    金缘十分笃定地点头:“你们还不知道吧,她两年前才十八岁就结婚了,和一个老头子!”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