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66章至尊钻戒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天啊,那枚戒指不是已经被羲小凤给买下来了吗?”

    “羲小凤把它租给了帝都博物馆,我前两天才去看过!”

    “怎么会在这儿?”

    刚才众人看刘茜浅的戒指,只是羡慕,现在就是完全的痴迷了!

    神秘的血红色宝石,简直就像是一朵滴着血的玫瑰,太诱人了!

    据说价值七千万美金!

    刘茜浅和张泽千齐齐变色。

    江梦娴拢拢头发,似乎才听见众人的议论,说:“是呀,这是男神的戒指,我专程去找男神借的。”

    两枚戒指,一枚是朵纯洁的百合花,一枚像高贵冷艳的玫瑰,一股女王般的气场从永恒之心涌出来,它像个穿着妖娆红裙的女王,淋漓尽致地展现着自己的美。

    和它想比,刘茜浅那枚鸽子蛋,简直像鸡屎一样。

    刘茜浅整个神经都麻了,僵硬着手臂收回了手,继续强颜欢笑,对张泽千说:“泽千哥哥,还有好多桌呢,咱们去下一桌。”

    两人离开了,怎么说都有点灰溜溜的感觉。

    江梦娴看着他们离开的模样,冷笑一声,回头,却看见连羲皖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她脸一红,吐了个舌头,恢复一脸萌萌哒。

    连羲皖刚才一言不发,让她一个人表演,那精彩得,他真是差点就鼓掌了!

    刚才的江梦娴,真是超级有女王范儿!

    敬酒完毕,台上的表演热烈无比,江梦娴和连羲皖在台下打打闹闹。

    金缘在远处看得双眼喷火,目光一直盯着她手上的那枚戒指。

    永恒之心啊!

    这贱人怎么配得上!

    她一定要想办法得到!

    金凯也在看对面不远处的女孩子,越看越觉得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

    酒宴到一半,金缘一直盯着江梦娴,可是她一直神态自若,一点异样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的酒没有起反应?

    她还有一场大戏等着她来主演呢!

    酒过三巡,江梦娴起身去洗手间,但是没想到从隔间里出来的时候,看见卫生间里已经没人了,张泽千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他二话不说就冲了上来:“江梦娴,你这么做有意思吗?你和我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妄想做张家太太了,你在我眼里,你连茜浅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你就是个贱人!”

    “我看见你都觉得肮脏!”

    江梦娴冷冷地看着他,笑了:“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张泽千气急败坏地掐住了她的肩膀:“你敢说你不知道?刚才的王水儿,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视频,难道不是你做的?”

    江梦娴蹙眉,打掉他的手:“张先生,我想你误会了,如果我有哪个能力策划这么大的事情,我当初就不会被你们张家逼得无路可走了。”

    张泽千愣了一下,看着她的脸,似乎是要看出一个窟窿来。

    今天的她经过了装扮,美不胜收,就算是一身普通的衣服,也被她穿得异常出众。

    半晌,他露出了癫狂的笑容:“你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我睡你吗?我现在就让你如愿!”

    他朝江梦娴扑了上去,谁知道迎面就是江梦娴的一巴掌,‘啪’一声,打得他半张脸都麻了。

    江梦娴歪着头,看着他:“来啊,如果让人知道你张家大少在洗手间强暴女宾,不知道你的未婚妻脸上该是什么表情?”

    张泽千半张脸迅速红肿,猩红的眼瞪着江梦娴,瞪了半晌,才凶神恶煞地丢下一句:“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他气冲冲地出去了,江梦娴补了个口红,也回到了订婚宴现场。

    回来却发现连羲皖没了,据说是被张泽千给叫走了。

    张泽千叫他能有什么事儿?

    总之,不会有事的。

    有事的,也只能是张泽千。

    老凤凤可是一条八尺强攻!还是力量型的!

    江梦娴一个人坐在位置上玩手机,金缘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出她有什么异样。

    怎么可能呢?

    难道是那药不灵?

    不可能,那可是刘茜浅给自己的药,怎么会出错呢!

    可为什么她就是没反应呢?

    在金缘的示意之下,有个女生往江梦娴那儿去了。

    “梦娴,你脸色似乎很不好啊,要不要我扶你去房间里休息一下。”

    女生试探着问道。

    红光满面的江梦娴抬起头,看向了心怀不轨的女生,似乎是帝都大学的学生,她笑了:“你从哪儿看出我脸色很不好的?”

    女生脸色一白,眼珠一转,说:“哎呀,看来是我糊涂,头有点疼。”

    她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脸,一脸疲态:“梦娴,你陪我去房间里坐坐好不好,我感觉有点不舒服,兴许是酒喝多了。”

    江梦娴把眼睛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来,轻嗤一声:“你是谁?”

    女生一噎,硬着头皮说:“我是你隔壁班的同学啊,你忘了?咱们都是一个学院的同学来了不少,都在房间里玩呢,你就一起来嘛。”

    江梦娴低头玩手机,假装没听见她说话。

    女生站着也十分尴尬,看了看金缘,再看了看江梦娴,正准备离开,可忽然,江梦娴抬起了头,微笑:“在哪儿呢,我去看看。”

    女生又惊又喜,说:“就酒店房间里,走走走,我带你去。”

    她带着江梦娴往二楼的房间去了。

    金缘一看计划得逞,也眉飞色舞地跟了上去。

    “就在前面,刚才出了那种事情,很多同学都受了惊吓,在房间里休息呢!”女生带着江梦娴往客房部去了。

    到了一个房间前,女生打开房间门,自己却没有进去,而是使劲儿地推江梦娴进去。

    “就是这样了,大家都在等着你呢!”女生的声音之中带着兴奋。

    江梦娴一言不发,似乎是什么都没发现,往房间里走了,女生兴奋地伸手往她后背,准备狠狠地推她一把,然后迅速地关门反锁。

    但是没想到,一只脚已经踏进去的江梦娴却飞快地一个转身,稳狠准地一把抢了女生手里的房卡,一脚就把人踹了进去,往房间里丢了什么东西,那东西落地就炸开,散发出一种让人悸动的香味,人类最原始的**被快速地挑动了起来。

    烈性催欲剂!俗称:气体春药。

    在那香味散开之前,江梦娴快速地关门,并且反锁。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