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61章老奸巨猾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关心,江梦娴有点错愕,没想到司天祁也会接到请帖,司家也是帝都望族,他本身在学校也是非常有名望的老师,接到邀请函也是情理之中吧。

    江梦娴拢紧衣服,对他笑了笑:“谢谢老师,我没事。”

    司天祁刚才在外围,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见江梦娴捂着屁股出来他就知道出了事。

    那边的闹剧还在继续,金缘到处去扯其他女生的衣服来遮挡自己的羞体,一连扒了好几个女生的衣服,乱成一团,一大堆人涌上来围观,场面糟糕透了。

    最终还是主人家出面把让酒店的服务生给几个女生送了衣服来,才一个个地穿着衣服哭哭啼啼地往酒店房间去了,场面得以控制住。

    江梦娴站在人群外面看热闹,目送着金缘等一群女生进酒店房间。

    她就知道,今天刘茜浅是绝对不会让她安安静静地参加这个会的,原来她早知道金缘要来。

    而自己一拳头打歪了她的鼻子,金缘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刘茜浅还是一如既往的手段,让别人凶神恶煞地给她当枪手,自己当一朵无辜纯洁白莲花。

    司天祁也是看着那群哭哭啼啼消失的女生,还说:“那不是金缘同学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一个小小的插曲影响不了今天订婚宴的主题,这里俨然成了名流们交往的地方,来来往往的人热闹非常。

    忽然,一只大掌落在了江梦娴的肩膀上,她一回头就看见了连羲皖的脸。

    “怎么了?”

    他刚才坐在那边,隐约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江梦娴这模样就知道她没吃亏。

    江梦娴摇头:“没事。”

    她对司天祁说:“司老师,衣服我一会儿还给你,多谢了。”

    司天祁却在看她身边的连羲皖,连羲皖正在看他。

    “老师,这位是我的男朋友连羲皖。”

    “老公,这位是我们专业课的老师司天祁。”

    两人简单地握了个手:“你好。”

    简单地打过了招呼之后,江梦娴去了卫生间,把司天祁的衣服脱了下来。

    一会儿时间,连羲皖来了,拿了一条丝巾进来,给她围在了屁股上,丝巾的颜色和裙子倒是十分相配的。

    连羲皖蹲下身,把丝巾围在了她的屁股上,绕到了前面,打了一个结,固定住了,像条裙子似的遮住了屁股,还把自己的外套给她穿在了外面。

    “这样好多了,暂时这样,小春一会儿就送衣服过来了。”

    江梦娴点点头,刚才穿着司天祁的衣服,只是觉得很感激,但是穿着男神的衣服,浑身都暖暖的。

    还是男神好!

    等两人回到宴会上的时候,订婚晚宴即将开始,江梦娴拿起手机,看见连雪篙使劲儿地发了好多消息过来:

    “江小梦,发生什么事儿了?”

    “你刚才是不是打人了?”

    “哎呀呀,怎么不叫我,我好想看看。”

    “金缘是不是你扒的?”

    江梦娴懒得回复。

    此时一桌的艺人都被各种媒体和名流们包围在一起,一个个有说有笑,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这一桌人就他们俩被晾着。

    连羲皖拿出手机自拍,美颜相机把他拍得像个十八岁的美少年,他还专门带了一头偏银色的假发,看起来就更嫩了。

    他也学着江梦娴用一条朋克系的链子把戒指拴在脖子上。

    只要他一掏出手机,江梦娴就不动声色地把脸凑过去,悄悄同框,一会儿时间,两人就开始愉快地玩起了自拍。

    此时尚品帝宫4号别墅里,秦扇才穿好衣服准备出门。

    今天他得知的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

    怪不得那老家伙以前几年不动游戏,去年忽然开始在游戏里诈尸了,还去参加世界电子竞技大赛。

    怪不得他忽然就动凡心,娶了个小受。

    怪不得他忽然就玩女号,还用女号嫁了个老公。

    老谋深算,老奸巨猾,老而不死是为贼!

    临出门之前,他看了一眼手机,看见朋友圈里,连羲皖又更新了,发了几张自拍,照片里的他嫩得能掐出水来,穿着一身十分年轻的礼服,一头银色假发减龄十几岁,活脱脱一个十七八岁的美少年,还搂着一个美少女,嘟嘴叉手瞪眼睛卖萌。

    “靠!恶心!”

    江梦娴玩手机,看见连羲皖发了朋友圈之后一会儿时间,就有数条回复了。

    凌云:虐狗。

    秦扇:死变态!

    江梦娴美滋滋地把他们的合照保存在自己手机里。

    此时的酒店房间里,从浴室出来的金缘阴沉着脸。

    刘茜浅看她出来,立马迎上来,问道:“表姐,你怎么样?没事吧?”

    刚才将江梦娴让她颜面大损,如果不是酒店服务员来得快,她都要当众裸奔了。

    她换上了一身新衣服,怒气冲冲地往外走,金缘连忙拦住她:“表姐,你干什么去!”

    金缘冷笑:“我去弄死那个贱人!”

    刘茜浅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她的订婚宴金缘是一定要来的,她才想方设法地把江梦娴给弄来,就是为了让金缘对付她。

    可是她的订婚宴,她也不能闹得太难看了,忙说:“表姐,你听我说,这是我的订婚宴,你不能这样找她的麻烦,闹起来大家也不好看。”

    金缘眉毛微挑,十分不高兴,她只想复仇,才不管这是谁的订婚宴。

    他们金家现在今非昔比了,早就不把刘家放在眼里了,就算刘家和张家联姻了,也还是一样。

    刘茜浅在她耳边眉飞色舞地说了两句话,金缘一下子挑开了眉头,笑道:“好啊,那我们就这么办!”

    两人计划完毕,按照计划分开了。

    订婚仪式马上开始了,金缘忽然端着一杯酒到了江梦娴的面前。

    她热情无比地为江梦娴递酒过去:“今天我是表妹订婚的大日子,以前咱们两人也是诸多的误会,不如今天我请你喝杯酒,咱们一切的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了。”

    一杯红酒送到了江梦娴的面前。

    红酒在高脚玻璃杯里摇来荡去,闪耀着血红色的光泽,妖冶而魅惑,透着未知的魔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