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 第242章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时间:2017-12-07作者:柳赋雨

    司天祁摇摇头,开导她:“怪不得你最近总是逃我的课。”

    江梦娴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头,她最近都忙着追星和电竞大赛的事情了,逃课是常有的事情了,特别是司天祁的课,逃了一半,因为他的课容易找人替啊。

    他的课从来就没有人少的时候,一般只会多人。

    司天祁拍拍她的肩膀,说:“像你这样的小女孩儿我见多了,有什么困扰的可以和我说说,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江梦娴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才问他:“老师,男人会对初恋恋恋不忘吗?”

    司天祁想了想,用非常专业和过来人的口吻说:“在女人看来,初恋不一定都是美好的,前男友都是最恶心的,但是对于男人来说,却不一定,初恋无论如何,都会在他心上留下难以忘记的烙印,一般来说,都是美好的吧,所以大多数男人都会难以忘怀。”

    江梦娴更黯然了。

    “……这样吗?”

    而且宋青鸾只是失忆了,万一有一天,跟偶像剧里面演的一样,忽然就想起他来呢?

    大概连羲皖会不顾一切地和她在一起吧。

    司天祁又拍拍江梦娴的肩膀,说:“人生就是一顿饭,爱情就是其中的一道菜,有了这道菜,你的这顿饭或许可以更美味,但是你不可能只吃那一道菜,能填饱你肚子的是始终是主食,也是你自己的事业。”

    “爱情并不是你生命的唯一,没了爱情,你还有其他很多很美好的东西。”

    “你可以去逛逛街,可以去看看电影,也可以出去走走看看,到处玩,走遍大千世界,再回来,你会发现,爱情,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这么重要。”

    “是手机不好玩吗?还是游戏不好玩?人生还有太多美好的事情,要放开眼界,实在不行,就出去旅行吧,走一走,你会感觉整个人生都不一样了。”

    司天祁一番话劝下来,江梦娴虽然就觉得好受多了。

    和过去的日子比起来,她现在已经活得很好了,何必去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

    她还有更多更高的目的,何必为了一份永远等不到的爱情而伤怀呢?

    她豁然站起来,对司天祁说:“谢谢老师,我好多了!”

    司天祁也站了起来,看看天色,说:“天黑了,早点回家吧,我就住在附近,几分钟路程,有空过来玩。”

    “恩。”

    两人互加微信,分别之后,各回各家了。

    江梦娴往回走,她发现自己实在是没时间为了感情的事情伤怀了,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她得拿下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冠军,拿下那五个学分。

    五个学分足够让自己在整个学校的排名前进一大截,拿国家级奖学金就更能进一步了。

    帝都大学里学霸如云,自己想要脱颖而出顺利毕业,必须得更加努力。

    从帝都大学毕业之后,她还要考研、读博。

    武装头脑的时候,还要锻炼身体,盖梨那里的课程不能丢了。

    没钱也不能装逼,她不能总等着连羲皖给自己发零花钱,炒房炒股投资也不能丢。

    这么一想下来,她觉得每为连羲皖伤神一分钟,就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60秒!

    她决定回家先背它100个八级英语单词先,六级已经过了,下一步就是八级了。

    谁知道,才过了一个拐角,她就看见球球带着连羲皖急匆匆地朝这边过来了。

    “小鸡儿,你去哪儿了?”

    连羲皖紧张地走过来,看见江梦娴完好无损,才放心下来,刚才球球忽然跑回家拽着他朝这边走,也不说发生了什么,他还以为是江梦娴出事了。

    江梦娴笑着说:“没事啊,我就是走累了想坐坐。”

    “真的吗?”

    连羲皖狐疑,可是从江梦娴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其他的来,刚才球球说她很伤心的样子。

    可是她现在明明一点都不伤心啊!

    难道是在军区大院看见了某些让她不高兴的人……

    连羲皖的眸色暗了暗。

    一家三口回家了,江梦娴跟以前似乎也没什么区别,吃了晚饭之后就去书房里做作业了,做完作业,又打了会儿游戏,打游戏的时候还听见她和盖梨打电话,说是明天要去健身房。

    看起来似乎一点都没变,可是连羲皖总觉得哪儿不对,问了球球,得知她果然是遇上了宋青鸾。

    江梦娴还在挑灯夜战,洗白白的球球麻溜地爬上了主卧室的大床,把自己绿油油的小青蛙枕头放在了两个红澄澄的鸳鸯枕中间,还把自己的小青蛙被子拖上了床,躺下,盖好,故意睡床中间。

    连羲皖洗漱完毕,用毛巾擦着头发进来,一眼就看见了球球,‘啧’了一声,从兜里拿出五百块钱:“乖儿子,爸爸给你五百块钱,睡自己的屋去。”

    球球不理他,钱也不要。

    他已经被他深深地伤害了,他要报复他,哪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一年之内都抱不上小妹妹。

    连羲皖没办法了,随他去,吹干头发之后,他也上床了,睡在床的一边,开着夜灯看书。

    球球一言不发,很快就睡着了,还翻个身就把小被子给掀开了。

    连羲皖放下书,替他盖好被子,还忍不住刮了刮他的小鼻子。

    这些年连羲皖为了巩固自己的事业,一直东奔西走,把球球养在庄园里,给了他最好的物质条件,但是球球一直跟他不是特别亲。

    他努力地想做个好爸爸,可是似乎一直事与愿违啊…………

    他只是不希望球球跟自己当年一样。

    他从小父母双亡被连老爷子收养,和连家其他的子弟一起长大、一起学习,从7岁起,就开始和部队的人一起出操训练,用军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老爷子很疼爱他们姐弟俩,他最喜欢的儿子是连羲皖的父亲连纵,连老爷子恨不得把他们姐弟俩培养成第二个连纵。

    可是他们是孤儿,母亲的身份为连家所不齿,加上连老爷子对他们的爱和他们本身的优秀,让他们成为了同龄子弟的眼中钉。

    在连老爷子看不见的地方,他们被排挤、被孤立,甚至被欺辱,连家子弟似乎把他们姐弟俩彻底排除在外了。

    连羲皖从小就对这些事情特别敏感,他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们姐弟俩,他也不敢说,连老爷子年纪大了,如果知道这些事情,只会给他增加思想负担,所以他们一直隐忍。

    连家子弟一般都是直接上军校或者当兵,当年连羲皖很早就当兵了,在军校里,他们姐弟俩的成绩一直逆天,可其他的人怎么会服气?

    他们越优秀,他们就过分地对待他们!

    想起那段时间,连羲皖的目光忽然变得无比冷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