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第三十四章喝酒,汇报*.

时间:2020-11-04作者:湘诺

    !

    周家不像田家,粮食、油盐什么都要锁起来,周翠玲很轻易地从她爸妈房间里量了米面出来,主食就熬小米粥,再蒸一笼三合面窝头。

    先和面盖好醒发,两个姑娘拿了菜篮子去后菜园摘菜。

    杨婶勤快,平时周翠玲也帮忙,她们家菜园打理得非常好,十月天气,瓜菜长势依然茂盛。

    孟桃看到那两株果实累累的橘子树,就告诉周翠玲,自己给了张国庆一个橘子,说是周翠玲亲手摘的,他高兴坏了,收进口袋都舍不得吃。

    周翠玲嗔怪:“真是个傻子,收着不吃,让人看见分走了就更吃不上了。不过我家橘子是晚熟品种,可以留到过年,等他过年回来吃个够。”

    孟桃问:“哪里有果树?我也想找几棵种在后园,这样想吃就能吃到。”

    周翠玲好笑:“你可真行,还想种几棵?那就成集体的了,能让你在自家园子里种一棵两棵,摘了果子换油盐就不错了。”

    “一棵两棵也行啊,哪有?”

    “我也不知道哪里有,我家这橘子树,还是前些年我爸去凤鸣公社的果园子参观,看见他们扔掉的不合格的果树苗,就随手捡了两棵夹在单车后头回来栽下,没想到种活了还结果了。”

    凤鸣公社有果园?孟桃记住了这个信息。

    这年代限制私人买卖,农村虽然每个月都可以去公社赶个大集,但粮食和食品类不在交易之列,想吃个果子还挺难,像周翠玲家这样种有一棵两棵,果子摘了可以自己吃和送亲戚,但不能私下卖,实在要卖就送去公家收购站,统购统销,价格非常低,真的就只够换点买油盐的钱。

    不过有黑市的存在,孟桃觉得,自己的空间能改变水果品质,实在缺钱了,做个水果贩卖生意也能挣点的吧?

    摘了满篮子菜,孟桃看到篱笆上挂满了纺锤形的小苦瓜,指着说:“这个也可以做菜,你们家不吃的吗?”

    周翠玲道:“这瓜太苦了,我妈每年都种,但全家都不爱吃。”

    “我在前进钢厂饭堂看到人家用鸡蛋和这个瓜一起炒,好多人抢着吃,听说吃了能清肝热,对身体好特别对眼睛好。”

    “真的?我爸说他去公社以后,看文件写报告多了,眼睛迷糊,那今晚把这个也炒一碟,以后经常做给我爸吃。”

    “要是不爱吃,就隔几天吃一次好了。”

    “对,每星期给他吃一次。”

    周翠玲上去,一口气摘了七八个苦瓜。

    两人把菜篮拎回厨房,一个择菜洗菜切菜,一个揉面蒸窝头、熬小米粥,然后开始一样样地炒菜,杨婶下工回来,饭菜都做好了,大盘小碟、荤的素的摆满一桌子,中间还放着两瓶竹叶青酒。

    孟桃去代销店,原本要买散装酒的,散装苞谷酒四毛八分钱一斤,后来看见瓶装竹叶青酒,一块二钱一瓶,就买了两瓶。

    周世安推着单车,和路上揪到的三个儿子一起进院门,闻到香肠的肉香味,大为惊奇,几个小子激动了:今儿有肉吃?太好了!

    争先恐后跑进屋,看见他们姐从城里回来了,围着又是一阵欢呼。

    周翠玲叫弟弟们去洗手,然后跟周世安说,今晚的香肠和牛肉干是孟桃从省城带回来的,还买了酒,要请爸和包叔喝两杯。

    周世安颇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孟桃,这兔子胆似的小丫头,才几天功夫变化挺大啊,去一趟省城回来,都懂得人情世故了。

    他点点头:“行,那就让你弟去请包叔过来,我们沾桃花的光,喝几杯。”

    周翠玲三个弟弟得了孟桃给的礼物,每人一本小人书,已经让他们欢喜不尽,再加一个大苹果、一把奶糖,简直跟后世人中了大奖,乐得找不着北,大弟立刻自告奋勇跑去请包顺风队长,二弟遵照杨婶吩咐去叫周家二叔周世平,三弟颠颠地忙着搬凳子摆放好安排座位。

    包顺风很快过来,一见面就问孟桃:“翠玲对象在电话里说你同意跟田志高做了断,具体怎么样,你给我们说说?”

    杨婶笑着道:“他包叔,先坐下吃饭吧,这俩闺女一大早从地区急赶着回来,早饭午饭都没吃,饿着肚子还给我们做了一桌子菜呢。”

    周世安开了酒,满屋酒香,冲包顺风招手:“快来,这酒、香肠和牛肉干,可是桃花丫头特地孝敬我们的。”

    包顺风到底是禁不住酒香诱人,走到桌边坐下,看着满桌子菜,砸嘴:“败家丫头!口袋里就放不住几个钱,买这些干啥?这什么牛肉干、香肠可都是金贵东西!”

    正在盛粥的孟桃苦笑:这一顶“败家”的帽子是脱不掉了。

    周翠玲说:“包叔,你可冤枉桃花了,她都不知道去哪儿买这些,是一个认她做妹子的人送的。她也知道是金贵东西,所以叫我们大伙一起尝尝味道。”

    “认桃花做妹子?还有这事?”

    “有啊,那个人是张国庆的老师,他也姓孟,瞧见桃花,说是像他妹子,就认了干亲。桃花要回家,他还和国庆一起送上车,买了这些香肠、牛肉干给桃花带着。”

    “是这样吗桃花?”

    孟桃答:“是啊,孟大哥还说有机会的话,要来临水村看看。”

    包顺风点点头:“行,只要他是诚心诚意的,来了我们总能招待得起。”

    这时周二叔过来了,也凑趣几句,饭桌上气氛变得轻快起来,大家围桌而坐,举筷开吃,每个人都饿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喝酒的总要慢慢来,呷一口酒说一大堆话,等吃饭的都饱了离桌,三个男人还在那里喝着谈着。

    孟桃没有离开饭桌,周世安和包顺风让她坐旁边把前进钢厂的事情详细说说,她就老老实实做了汇报。

    周世安和包顺风听得又生了会气,包顺风骂骂咧咧,骂田志高不是个东西,周世安顿着酒杯,说前进钢厂这个处理太轻了,他就是没空,要是他带桃花过去,绝对不是这样的结果。

    周二叔对孟桃说:“你在田家辛苦了四年,你要是抓着不放,那城里姑娘没法子的,他们必须得散。”

    孟桃摇头:“瞧见他们俩好成那样,我完全就是个外人,田志高看我像看个不认识的,强扭的瓜不甜,我就不要他了。”

    周二叔摇头叹息:“这样一来,你爷可白费心思了,田志高有了出息,好处倒让别人得去。”

    “能有什么好处?照田志高那样的心性,我看也出息不到哪去。田家就没一个好东西,桃花离开了才是对的。”周翠玲说。

    杨婶点头表示赞同,俗话说纸包不住火,虽然临水村大队干部做了工作,让村民们不要出去乱传,但几百张嘴,谁能管得住?田家的“中毒”事件,还是不可避免地传扬开去,四周邻村、整个公社全都知道了。

    现在的田家名声臭不可闻,不只临水村嫌弃他们,周边村子的村民们都声称不要让田家人进他们村,田家两个小儿子本来是在公社中学读书,天天被同学嘲笑,都没脸去学校了,直接辍学回家。

    那样的人家,再出息再有钱,谁稀罕?

    ◤,. .coベ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