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第十六章发现目标人物

时间:2020-10-24作者:湘诺

    !

    往常孟哲翰醉酒,第二天还是会头痛、胃烧灼,这次可能是吃了那个橘子的缘故,解酒解得彻底,他吃完宵夜又睡得个好觉,第二天起来精神抖擞,跟沈誉练练拳几招就被无情打倒,很没意思,懒得和那家伙一起运动了,要自己去散散步。

    沈厂长沈和平在厨房熬了米粥,包子馒头是从厂食堂打回来的,听孟哲翰说招待所还有个刚认的妹子,忙叫他把人接过来一起吃。

    孟哲翰正是这样打算,就散着步往招待所走。

    而此时的孟桃却已经出了招待所,也是在厂区里走着看着。

    大企业就是有范,环境绿化得非常好,各种建筑景物庄重大气,处处整齐干净敞亮,看着很舒服,清早厂区里人来人往,此起彼伏的问候声,笑声爽朗欢畅,一派繁荣盛景。

    人最多的地方是工人食堂,孟桃顺着水泥路,跟着大伙儿走进食堂,只见宽敞的大厅,人们拿着铝制饭盒或大海碗排成几个长队,有的已经打到了豆浆油饼、稀饭馒头包子走出来,这让她想起了大学时期排队打饭的日子。

    大厅中央一排排桌椅,坐满了人,大伙儿边吃喝边说笑聊天,对新的一天充满希望。

    孟桃四处看着,忽然盯牢中间某个位置,心里一跳:发现目标人物了呢!

    田志高,穿着一身蓝色工装,坐在靠外的位置上,别说,这家伙还真是生了副好相貌,五官端正俊朗、人模狗样,几年的好生活,更养出城市人气质,不了解底细,绝对想不到他是农村长大的。

    坐他里侧的,是个皮肤白晰的女子,梳两根齐肩麻花辫,辫梢用黑色丝带扎着蝴蝶结,穿件粉蓝碎花连衣裙,洁白的小翻领,衬托出一张娇俏瓜子脸儿,一看就知道是个文职小干部,车间工人不可能穿裙子来上班。

    田志高眼里似乎只看得见那女子,满脸宠爱的笑容,关怀备至,当着广庭大众,不避嫌地哄着喂女子吃东西,应该这就是即将与他大办婚礼的新娘子,厂花兼厂广播员,冼芳芳。

    冼芳芳是袁副厂长妻子蒋玉珊的外甥女,因夫妻俩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就从小把冼芳芳接来养大,当做自家女儿般疼爱。

    所以冼芳芳在钢厂算是高干子女,加上长得漂亮形象好,高中文化,一参加工作就是坐办公室当干部,后来又选她做了厂广播员,工作轻闲体面,追求者众多,但她“慧眼独具”地选了田志高。

    里田志高爬得那么快,除了他自己努力,擅长钻营,更离不开冼芳芳的姨父袁副厂长哦,不久以后就是袁厂长的抬举扶持。

    孟桃看了看食堂里大量的人群,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既然来搞事情的,那就豁出去了,演起来吧!

    她直接朝田志高的位置奔去。

    今天莫名地很有感觉啊,戏精上身,孟桃露出久别重逢那种苦中带甜、又惊又喜的复杂笑容,高喊一声:“田志高!”

    扑上去拉住田志高的胳膊,眼中泪水瞬间滴落下来,哽咽着继续喊:“志高,志高!我辛辛苦苦地,终于找到你了啊!”

    田志高先是皱起眉头,等看清并认出面前这个女子是孟桃,他震惊了,身体蓦然僵硬,张口结舌像个雕像。

    孟桃唤着:“志高你怎么啦?看见媳妇高兴傻了吗?我是特意来找你的,你带我回家吧!”

    坐在里侧的冼芳芳看到孟桃双手紧紧拉住田志高胳膊,也是吃了一惊,等听见孟桃的话,她脸色突变,忙推了推田志高。

    田志高猛醒过来,干脆利落一把扯掉孟桃的手,板起脸瞪她:“你是谁,胡说八道什么?”

    孟桃心道好你个田志高,还敢假装不认识?

    顿时眼泪如同决堤的河水,仿佛接受到了导演提示,要加深苦情戏,边哭边大声喊:“田志高你仔细看看,我是你在农村娶的媳妇孟桃花呀!咱们老家临水村,我爷爷孟胜利送你来钢厂上班的!四年前我跟你成亲,大队干部、全村人给我们证婚的,我一直在你家劳动孝敬父母、照顾弟妹,我们是夫妻啊,你怎么能不认得我?”

    田志高:“”

    他懵住了,脑子竟转不过来:这还是村里那个温软怯弱、说句重话就受惊吓不敢乱动的桃花吗?他本想黑起脸唬住她,再悄悄把她带走的,没想到反招来她一顿大喊大叫,被别人听去了,失策了啊!

    冼芳芳很快镇定下来,拉着田志高小声问:“这就是那个女人?不是说她没文化不敢出远门的吗?怎么能找到这里来,你家里人都不拦着她?”

    田志高微微点头,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冼芳芳道:“你先哄住她带出去,别让她多嘴,这里人太多了影响不好!”

    说完,冼芳芳拿起包包打算自己先走开,眼看吃饭的人们纷纷看过来,许多爱凑热闹的直接端起饭盒围拢来了,她可是厂里的偶像人物,不想被围观。

    孟桃有意无意地堵住过道,就不放冼芳芳出来。

    冼芳芳:“”

    田志高闭了闭眼,换上稍微温和的语气说道:“原来你是桃花啊?妹子,真对不起,你长高了变化很大,哥一下子认不出来。这样吧,哥带你回家,咱们回家好好说话。”

    孟桃擦着眼泪:“志高,我们是多年夫妻,客气什么呢?你知道吗,我昨晚就来了,找不见你,没吃的没喝的,现在饿坏了,你给我买点吃的吧。”

    田志高:“我们回家去煮饭吃,好吗?”

    “可我现在饿啊,这里就有吃的卖,咱们买点吧,刚才我还看见你喂这位姑娘吃饭,她是谁?为啥你对她这么好?志高你别忘了,我才是你妻子,在家孝敬公公婆婆多年——你可不能做陈世美,在外头另找个相好的啊!”

    孟桃没吃早餐,但喊话的力气还是有的,而且她特意讲的普通话,声音清脆,响遍四周。

    冼芳芳气结:什么相好?我是他真正的妻子,领了证的!

    围观的人们表情精彩,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田志高脑子嗡嗡响,还是冼芳芳机灵,强忍着不快,对孟桃露出笑脸,拉起她的手道:“桃花,你是志高的妹子,我就是你嫂子啊,走吧我们带你回家,慢慢说。”

    孟桃甩开那只白嫩柔软的手,看看自己的黑爪子,心塞塞,语气更加不好了:“你是我哪门子嫂子?你是狐狸精吧?我可告诉你,你不要想缠着田志高!我孟桃花,十五岁就嫁给田志高了,我才是他正牌媳妇儿,不是妹子,你搞搞清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