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四十九章 另有隐情

时间:2017-11-03作者:凉宵

    “就是这只麒麟兽么?”朝暮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笑道:“我还寻思着是哪家仙人养的宠物呢,原来是辕禄仙君的啊。”言罢,乖乖地将麒麟兽还给了他。

    要回麒麟兽的辕禄仍不肯走,狭长的眼睛紧紧盯着朝暮,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朝暮觉得无趣便朝玉竹玉玲招招手,道:“若是没有旁的事,我们就先走了。”

    “等等,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不等朝暮拒绝他又道:“你也知道有些事情躲避是无法解决的,我们不如坐下来好好聊聊,长痛不如短痛,断了也落得一身轻松。”

    朝暮点点头让两个仙娥先走,自己则跟着辕禄走进花海尽头的宫殿里。

    辕禄是个痛快人,刚坐定便开口道:“勐泽今天从后山回来后就一直精神不振,恍恍惚惚跟丢了魂一样,直到倾瑶又散了一魂瞧着才清醒些。他虽然不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能猜出个一二来。”

    朝暮怔怔地看着他,嘴唇动了动也不知该说什么。

    辕禄看着她的模样重重地叹了口气,无奈道:“其实你的做法是对的,倾瑶她昏睡不醒,说明是命中有此一劫,勐泽他妄想唤醒沉睡的人,就是篡改天命是要遭报应的。可他这个人固执得很,别人是劝不动的,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要他彻底断绝这个念头。”

    朝暮本以为辕禄是来劝自己拿出绛灵一了百了,却没想到他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一时间不由得问道:“你的意思是?”

    “要么你就立刻离开天宫去一个勐泽找不到的地方,待到几百年后倾瑶连肉身都没了,勐泽自然不会怎样了。还有一个办法是你现在立刻去惊尘殿告诉勐泽关于绛灵的实情,我想他还不至于做到冷血无情。”

    朝暮呼吸一滞,眼神慌乱地看向他,那张看似风流不羁的脸此时却如同看透了一切的老者那般沧桑。

    “你不必慌乱。”辕禄原本只是猜测,这时看见朝暮的表情便十分确定了,“当年的事我虽未亲身经历,但该知道的一件都不少。”

    听完他的话,朝暮的心狂跳不止,近了,近了,她似乎离某件事情更近了,“当年我们三人一起在遥水河遇难,两个人因此仙逝唯独勐泽只是昏迷不醒,上天已经极为厚待他了,他为何仍不满足呢?”

    “不,当年勐泽并没有……”辕禄的话说到一半忽然瞥见朝暮如炬的目光,心里一咯噔,暗道大事不好。

    “并没有怎样?”

    “没事,没事。”辕禄连摆了摆手道:“我突然想起麒麟兽有一天没吃东西了,我这就带它回穆星殿喂食。”

    朝暮偏头瞧着他急匆匆地离开也不阻拦,一颗心乱如麻只觉得有些事情已经呼之欲出了。

    三千年前她曾到过凡间,曾跟勐泽一起经历过那场劫难,所以落入遥水河时那个女子会说出那些奇怪的话,但她若是以仙身经历的劫难又怎么会将一切忘了?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深坑中女子的话语“你还记得舒落微吗?”

    舒落微,舒落微……单单是念着这个名字她就觉得心慌,眼下唯一的可能便是三千年她曾下凡投胎为一个叫做舒落微的女子,舒落微结识了同样在凡世历劫的勐泽。按照九重天的规矩下凡前都要饮下绝情汤,归位之后便能将凡世种种忘个一干二净。

    可是她为何会流落凡间?又为何对此毫无印象?

    苦思冥想之际她突然想到了司命,那日他与柯醉的对话分明是知道内情的,既然柯醉不愿说倒不如去套套他的话。

    ————————

    话说柯醉从玉椋阁出来后就一肚子气,既气朝暮分不清轻重,又气勐泽厚颜无耻。本打算挥挥衣袖就此回扶柳岛,走到南天门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这九重天虽然繁华气派可到底不是他们的家,若是自己走了,留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朝暮可怎么办?

    左思右想他还是转身折了回来,但立刻就回后山又显着很没有面子,于是便大摇大摆地投靠司命了。

    司命正愁没酒伴呢,老远柯醉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当下高兴地吩咐坐下童子搬来几坛美酒,自己则乐呵呵地迎了上去。

    酒未喝多少,柯醉就捶着桌子长吁短叹,“你说说勐泽怎么这么不厚道,偏缠着这么要绛灵,别说绛灵没了,就是有不给他还能如何?”

    那愤恨的语气仿佛要冲过去将勐泽吃了。

    这回司命却不赞同他的说法了,“你这说法就有些护短了,勐泽他又不知道绛灵已经用在朝暮身上了,此时来讨要也在常理之中。而且他也不像你说的那么绝情,前几日两人在遥水河中遭难的事你知道吧?勐泽不顾魂飞魄散的危险强行进入幻境将朝暮带了出来,后来更是忍着一身伤痛将朝暮背出百米深的坑洞,由此可见他是他对朝暮也算是情深义重。”

    柯醉叹了一口气,面上更是哀愁,“连你都这样说,那朝暮那丫头怕是更无法释怀了,依着她的性子肯定是要一命换一命,两两不相欠。”

    “其实依我的意思,你不如将三千年前的事情告诉朝暮,反正那桩事算是勐泽前朝暮的,两两相抵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么?”

    柯醉放下酒杯,脸上愁云密布,“你说的我也考虑过,可是那件事伤朝暮太深,既然好不容易忘了就别再记起了吧。”

    “你这心操的,简直比老妈子还老妈子。”司命开了一坛酒递给柯醉,朗声道:“这是他们两人的事,且看着他们如何处理,你操再多心也是没用的,倒不如与我一醉方休,喝它个痛痛快快。”

    两个人一面喝酒一面讨论旧事,不知不觉竟荒度了一天。

    朝暮急匆匆地赶到司命府邸时见到的就是这般场景:一个抱着酒坛对月吟诗,直呼道:“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另一个趴在桌子上一手揽着酒坛一手拍打着桌面,不时发出鬼哭狼嚎般的笑声。

    “两位的就可喝得尽兴了?”朝暮跺了跺脚,冲着柯醉就是一嗓子。

    柯醉愣了愣,待瞧见朝暮的脸顿时笑了,“你来了啊,这回喝酒没叫你你可别生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