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三十九章 别样王母

时间:2017-10-21作者:凉宵

    提起辕禄朝暮便想到了勐泽,遥水河的深坑里,她躺在他的怀里央求他带自己离开,意识迷离时看到他重重地点了头,后来的事她便都不知道了。他们是如何爬上深坑的,如何离开遥水河的,又是如何到达九重天的,朝暮憋了一肚子疑问却找不到人解答。

    “辕禄带我来找娘娘的?”朝暮脸上浮现出担忧之色,“那娘娘可知道勐泽现在如何了?”

    王母眯眼看着朝暮焦灼的神情,娇美的脸上浮出兴味的神色,那日辕禄把人抱进青鸾殿时可是一脸焦色,她认识辕禄已经上万年,除却两万年关于紫依的事情,他何时如此担心一个女子。想着九重天可能会多一件喜庆事,她照顾起朝暮更加尽心了。眼下朝暮一见到她却对辕禄不闻不问,提起勐泽时脸上才变了表情,分明是一颗心都扑在了勐泽身上。

    可怜的辕禄万年不动心,一动心就陷入了一出精彩的三角恋。王母想到以后还有更大的热闹要看不由得抿唇笑了,半真半假地朝暮道:“勐泽他受了很重的伤,如今正在惊尘殿养伤呢。”

    “很重的伤?”即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朝暮还是免不了一阵担忧,不由得上前一步拉住王母的胳膊连声问道:“有多重,不会落下什么毛病吧?”

    王母被她紧张的态度逗得直乐呵,但又不好摆在脸上,只得掩面偷偷笑了声然后极为严肃道:“我是没去看的,但是听人说勐泽到九重天时全身是血,那双手磨得都露出了骨头,才刚落到南天门就不省人事了,把那守门的两个天兵吓得啊……”本想再添油加醋地补充一番,但瞥到朝暮铁青的脸又生生改了口,“不过你也别担心,药君已用了最好的药为他医治,不出十日一定能将他治得生龙活虎。”

    朝暮满脑子都是那句“全身是血,那双手磨得都露出骨头了”,那双倒茶斟酒的手,那双舞刀弄剑的手,却在深不见底的坑洞抠着岩石磨得血肉模糊,她合上眼不敢再往下想,一颗心疼要命又心疼得要命。

    “你别这样,刚才是我胡说了。”王母意识到自己惹了祸,连扶住颓废的朝暮愧疚道:“勐泽他好得很,他可是九重天的战神啊,怎么会被这点小伤打倒?你就别为他操心了,前几日药君来说你虽未受多少外伤但动了仙元,一时半会恢复不了,这个时候可别胡思乱想,安心养伤才是正事。”

    见朝暮只顾低着头伤心肯定没有听进去她的话,王母只好拉着人往阁楼里走,待两人都坐定,朝暮神色已经平静了许多。

    “劳娘娘挂心了,许是我刚经历了一些不愉快的事,心态还未完全恢复过来,若有失态还请见谅。”朝暮脸色仍是恹恹的,但已经正常不少了。

    “提起这事我倒想问问你与勐泽究竟在凡世经历了什么,怎落得如此狼狈?”

    朝暮撑着脑袋想了想,发现就连自己也说不清到底经历了什么,一个沉睡在遥水河中等待复仇的女人,还是一个想要取她心脏的女人?她不知道,遥水河里经历的一切就像是蒙上了烟雾,当你拨开一层就会发现还有一层,她已经辨不清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不知娘娘是否听说过关于凡世遥水河的事情?”左思右想朝暮还是决定从那个女人的来历下手。

    “遥水河?”王母眼睛一亮,激动道:“关于遥水河还真有一件事。三千年前我在九重天上举行寿宴,凰王带着他的小女儿入了天宫。谁料那丫头不好好在宴会上待着,独自跑到了惊尘殿,这不看上了勐泽。”

    提起勐泽,王母忍不住看了一眼朝暮,见她神色如常便放下心来,继续道:“后来凰王就专门到九重天为女儿求亲,天君见那丫头生得标志勐泽又孤身一人便答应了。我本想着这桩婚事成了,没想到未过两月勐泽跑到天君面前提出退婚。”

    王母眼皮一抬,了然道:“天君那好面子的人怎么愿意失约,见勐泽铁了心要退婚便罚他到凡世历劫了。”

    这是朝暮听柯醉讲过,但柯醉只说出后果没讲出前因,她一直以为勐泽对倾瑶是一心一意情深义重,没想到两人之间还有这般波折,“那勐泽为何要退婚呢?”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眼珠一转,王母又道:“不过你想啊,既然勐泽费那么大劲要退婚肯定是不喜欢那丫头。其实我瞧着那丫头挺好的,模样长得好不说更是重感情,听说勐泽被罚到凡世历情劫了,二话没说也跟了去。”

    “两人历劫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听司命说好像是他为勐泽写的命簿被人给搅合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后来勐泽倒霉地遇到了魔族余孽,被人狠狠揍了一顿,睡了三千年才醒。这揍人的地点不偏不倚正是遥水河。”

    朝暮想起了落入遥水河时那个女人的话“三千年,三千年……朝暮我终于等到你了”,难道自己也参与过那场劫难?可她又记得清清楚楚三千年前自己正陪着柯醉酿酒,哪里去过凡世?

    王母凑到朝暮面前,颇有兴致地问道:“你是不是也遇到魔族余孽了?”

    “应该是吧。”朝暮心不在焉地答道:“在遥水河发生的是我已经记不清了,娘娘若是想知道可以问问勐泽。”

    王母叹了口气,很是失望,“我刚说了你是个有趣的人,没想到这时又无趣起来。罢了,罢了,念在你是个伤员我就不为难了。”说着站了起来,对身后的仙娥道:“你们把仙桃放下留给朝暮吃吧,玉玲,你留下来与玉竹一起照顾她。”

    朝暮连站了起来推辞道:“不必了,有玉竹一个就够了。”

    “玉竹那丫头就喜欢热闹,你是个病人需要休养,多一个人也省的她打扰你。”王母仍是客客气气的,脸上没有一丝不悦,“就这样吧,我也该回去看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