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三十章 信口胡诌

时间:2017-10-20作者:凉宵

    朝暮在柳树下坐了一会儿才慢腾腾地进了阁楼,正堂内摆着红漆梨木圆桌配上几个雕花圆凳,珠帘隔处绿色花叶若隐若现,很有几分女子闺房的气韵。

    刚摆弄了几下墙角盆栽肥厚的叶子,两个仙娥就交头接耳地红木楼梯上走了下来。

    “住手,这花草你可动不得!”

    清秀些的仙娥噔噔跑下楼,抬手拦在了朝暮面前。

    朝暮一手负后,一手点了下开得正艳的绯色花瓣,漫不经心地问道:“如何就动不得了?”

    另一个沉稳些的随即下了楼,解释道:“这是公主亲手种的花草,平日里爱护的紧。”

    “哦。”朝暮收回手,淡淡地扫了二人一眼,“你们倒是尽责的很。”

    言罢,转头上了楼梯。

    刚爬了两阶,一个仙娥梗着脖子仰着头喊道:“楼上还有一间空房,你要住便自己收拾了吧!”

    朝暮深吸一口气,笑着转过身子朝楼下甩了两个眼刀子。

    看到朝暮皮笑肉不笑的脸,老实些的仙娥往后缩了缩身子欲将另一个拉走,那清秀些的自是不依,竟往前走了一步叉着腰嚷嚷起来:“别以为你是仙君带来的人我们就怕你了,我告诉你我们公主才是这惊尘殿的主人!”

    朝暮倚着楼梯忍不住笑了,“你们公主是惊尘殿的主人,所以呢?”

    “所以你就不该厚着脸皮随仙君进这惊尘殿。”

    “嗯。”朝暮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递给那仙娥一个赞许的目光,“你家主子知道有一个你这么忠心的仙娥,应会感激涕零。”

    见仙娥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朝暮又煞有介事道:“依我看你要是真的为你家主子着想,便将这事告诉她,反正我也是不怕的。”

    既然欺负不了勐泽,调戏调戏他的娇妻也是不错的,朝暮心情极好地朝仙娥眨眨眼,掩着笑转身上了楼。

    果不其然,两个时辰未过勐泽的娇妻便浩浩荡荡地来了。

    当时朝暮正靠在窗口吹风,隔了老远就看见一大片人打长亭走来,定睛一看,二十四个绿衣仙娥整齐地分立两侧,打头的女子穿着大红色勾花襦裙,裙摆旖旎寸长,头上金灿灿的钗环足足有十几件,日光下直晃得人眼昏花。

    好好的清丽佳人怎么就变成这样的暴发户了?

    朝暮对着窗口颇为惋惜地叹了口气,然后乐呵呵地下楼迎了上去。

    倾瑶本带着正房捉奸的十足气势来的,结果一看见朝暮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坦然样立刻就弱了几分底气,不过她端着大姐的架子惯了,起话来还是很有气势:“你便是夫君带回来的人?”

    话时一双凤眼来来回回打量着朝暮,目光流转,长睫扑闪,若是忽略掉那张胭脂水粉超标的脸倒也可以得上勾人。

    朝暮暗自叹了叹,垂首恭敬道:“正是仙。”

    还未等倾瑶追问,朝暮续道:“早年仙在外游历时听闻凰族公主有惊世之颜,绝世之貌之后就一直想要见上一见,这回有缘遇到仙君便央求他带我入了惊尘殿,不为别的,只求看上一眼这四海八荒独一无二的容颜。”

    朝暮作出捧心状,一面着,一面仰头露出极其仰慕的表情,那神情倒真像是沉迷于面前人的盛世美颜中。

    倾瑶虽不太信她的话,但脸色已在不经意间变得极其柔和了,“且不你是个女子,单论夫君的性格,他那般严谨的性子,怎么会轻易把不相干的人带到府中?”

    这公主脑子还是有些灵光的,朝暮略一思索,回道:“公主这就不知了,仙之前一直在凡世游玩,学得一手极好的化妆手段,仙君见识了我的手艺之后一直感慨不已,所以我提出进入惊尘殿留在公主身边的请求时,仙君很痛快地应了。”

    倾瑶美目一睁,脸上露出些欣喜的神色,“凡世的化妆手段?”

    她生来尊贵,打就被凰王捧在手心里养着,出入身后都跟着一大帮仙娥侍从,生怕发生个意外来。自从幼时贪玩误入了清明山,被山中瘴气困了整整三日被火急火燎的凰王找到后,她就再也没机会出那凤鸣宫。本以为嫁入宫就会自由很多,结果出嫁前一她又被母亲拉着训了老半,内容无非就是守规矩,不妄为。

    宫真的如同母亲的那般森严?她起初是不信的,可后来又不得不信了。

    且不入口那队守门大将,各宫个殿负责巡逻护卫的兵足足有好几千,她又是个面生的,去一个地方上报一声,麻烦极了。后来惊尘殿里的老仙娥又跟她讲了有哪些地方可以进,哪些地方进不得,哪些地方进去了就出不来,林林总总讲了几十条。她听得头疼,索性就待在惊尘殿不出去了。

    这一晃她已活了一万三千余年,可愣是一次都没去过凡世,因心中早就对那个地方惦念的紧了,此时听见朝暮是从凡间而来,不由得生出一份羡慕来。

    “那你可要展展身手,让我也看一看你的本事。”

    朝暮忍住笑意,恭敬道:“那便请公主将胭脂水粉,各色衣物都拿到这来,我也好动手。”

    倾瑶生着一张标准的瓜子脸,脸蛋皮肤嫩,描出一对极浅的新月眉,愈发有种女子温雅的气质。放下眉笔,朝暮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抓起腮红就往白白嫩嫩的面上涂,艳丽的红色从腮边一直抹到眼角,拇指一转,那红竟勾成一朵娇滴滴的花。

    倾瑶瞧见那两朵开在眼角的花,十分惊奇,“这妆容我还真没见到,脸上也可以描出花来?”

    朝暮一面散开乌发,一面笑着回答:“凡世里这妆容打几十年前就开始流行到今还不见有衰败的势头,不仅女人家喜欢画,男人们更是喜欢的紧呢。”

    青楼女子惯用的面妆,男人自然喜欢了,朝暮腹诽,脸上笑的更加谄媚:“我再为您梳个漂亮的发髻,最能体现您清新脱俗气质的那种。”

    倾瑶抬手摸了摸自己滑嫩的脸蛋,脑中不由得浮现出勐泽站在惊尘殿台阶上炯炯看着她的情形,若是真能让那清冷的人多看一眼自己该有多好?

    “那就麻烦你了。”倾瑶此时语气绵软,脸上也流露出几分女儿家娇憨的神态来。

    瞧见这情形,朝暮难得摸到了自己的良心,将原本梳好的凡世丫鬟常备双髻换成了双刀髻,髻身又别了根浅色桃花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