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十六章 桂花酒香

时间:2017-10-20作者:凉宵

    一个时辰后,老太婆端出一大盘鸡肉外加两盘青菜,笑吟吟地放到了朝暮面前。

    “快吃,我去拿酒来。”

    “呃……”朝暮握着筷子,盯着鸡块,深感罪恶。

    “怎么,又蹭起饭了?”

    勐泽弯腰走进茅草屋,挡住了屋内大半的光线。昏暗里他挑眉看着方桌上的菜,好看的唇线微微勾起,“你这毛病怕是怎么也改不掉了。”

    朝暮将筷子往桌上一敲,瞪了他一眼,夹起一块鸡肉,问道:“勐泽兄,吃不吃?”

    勐泽拧眉看了看油光油光的鸡肉,嘴角轻微地撇了撇,直接坐下了。

    “我想起来了,你应该吃过了,太子府的伙食那么好。啧啧……”朝暮摇摇头,自己吃起来。

    “你是嫌我抢了你的酒?”顿了一顿,勐泽又道:“还是嫌我阻了你的桃花?”

    朝暮嘴里的食物没咽下,一不心噎了。

    勐泽广袖一抬,给她倒了杯水,淡淡道:“又没人抢你的,急什么?”

    “桃花……咳咳……什么桃花?”

    “你不知道?”勐泽眯着眼,语气怪异:“那位太子爷可一直念着你呢。”

    “季凌逸啊……”朝暮喝了一大口水,指了指脑门道:“他这里有问题。”

    “呵~”

    勐泽冷笑一声,朝暮听得手一抖,险些把筷子摔了。

    “哎?”老太婆一进门就惊讶地指着勐泽,嘴张了半才道:“这位是?”

    “我的朋友……朋友……”朝暮干笑两声,朝勐泽递了个眼色。

    老太婆接受能力倒是很强,还未等勐泽解释,她就笑眯眯地将手中的酒放到桌上,和声道:“喝酒,一起喝点。”

    勐泽温文儒雅地点了点头,这样一来,老太婆笑得更和善了,连连看了他好几眼。

    朝暮嫌弃地撇了撇嘴,捞起酒壶自倒了一杯。

    随着黄中带绿的清酒流出,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举杯饮之,清新醇和,绵甜爽净,自然的桂花香味从口腔滑入心脾。

    朝暮砸了咂嘴,总感觉这种味道似曾相识。

    “婆婆,这是什么酒?”

    老太婆开心地笑了两声,走到桌前为勐泽倒了一杯,对朝暮道:“桂花酒,喝过没?”

    桂花酒?

    她摇了摇头,却又觉得那味道极其熟悉,像是曾抱着它一醉方休过,这可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饮得正酣时,一道闪电打门外闪过,接着便是一声闷雷响起,豆子大的雨点也随之噼里啪啦地砸下来。

    朝暮举杯正要感慨一下气突变的速度,一滴水啪嗒滴到脑门,接着又是一滴。

    抬手抹了把水渍,朝暮丢下杯盏,往旁边挪了挪,笑道:“屋外下大雨,屋内下雨,有趣。”

    “你确定有趣?”勐泽搁下酒杯,望着隔壁房间噼噼啪啪的落雨,一脸兴味。

    呃……隔壁乱糟糟的屋顶上露出一个寸长的缝隙,雨水源源不断地流经破缝落到下方的被铺上,一方床榻显然已经湿了大半。

    “有趣。”我又捞起杯子,换了个不漏雨的地方,“我记得你最会修房子了,雨停之后又要劳烦你了。”

    勐泽抿了口酒,淡淡地望了眼屋顶漏洞,低声道:“你使唤人的本事倒是愈发长进了。”

    朝暮举杯一笑,“过奖了。”

    雨停之后,酒已饮尽,一出屋正好看到西面青山半腰悬挂的彩虹一座。

    此时朗气清,万里无云,青山挺拔,虹桥缥缈,正是“千丈虹桥望入微,光云影共楼飞”中的光景。

    朝暮深吸一口气,和善地对勐泽道:“此时正好,不如干活去?”

    “怕是干不成了。”勐泽盯着蓝透的儿,嘴角一勾。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黑衣男子驾着云采急急忙忙赶来。

    男子长袍猎猎,墨发纷纷,英俊挺秀的眉目一眼便是个少见的美男子。

    朝暮盯着来人,眨了眨眼,问道:“他是?”

    “禄辕仙君。”

    “哦,救你性命的那个?”

    勐泽还未回答,禄辕仙君已下了云朵,笑道:“勐泽仙君别来无恙。”

    禄辕仙君的一双眼睛不大,细细的、长长的,眼梢微微地向鬓角挑去,深灰色的瞳仁里似乎闪着光,朦朦胧胧的,显得有些深不可测。

    便是这样一双眼略过勐泽直直地盯着朝暮,连眨都不带眨,直到看得人尴尬地咳了一声,才醒得收回目光。

    “阁下是梓辛仙子?”

    朝暮抬手一摸,发现折扇不在,只好摸了摸鼻子客气道:“正是在下。”

    闻言,禄辕又看她一眼,接着偏头看向勐泽,一声叹息从他口中发出,“孽缘啊。”

    勐泽的眸光闪了闪,却是一句话没。

    “孽缘?”朝暮想了想,“你的是勐泽仙君与他的未婚妻子?”

    禄辕眼梢一挑,上上下下打量朝暮半晌,末了又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可不就是孽缘吗?”

    “是……是吧……”朝暮瞥向勐泽,见当事人仍木桩一样站着,也就不好意思再发表什么议论,“勐泽方才答应我帮婆婆修房子,现在不如就动手吧。”

    这个话题显然转到不太好,禄辕仙君抬头看看摇摇欲倒的破屋,皱了皱眉,面露难色道:“房子怕是修不成了……勐泽仙君,你未婚妻子……”

    话未完,勐泽已经拧眉上前一步,语调清冷道:“走吧。”

    走吧……

    只留了两个字,他衣袖一抬便乘云而去,如来时一般风轻云淡,潇洒轻松。

    他的未婚妻醒了?抑或是再也无法醒来?

    无论哪一种都与她无关了,今日一别,怕是以后再无牵扯。

    朝暮望着他绝尘而去的背影,长出一口气,心里却仍是沉甸甸的。

    忙了两日,老太婆家的破茅草房终于改了面貌,勉强算个避身之所了。

    朝暮满意地拍拍手跳下梯子,接过老太婆手里酒壶,喝了一大口,开心道:“这回算是大功告成,我也可以放心离开了。”

    言罢,朝暮将酒壶递给老太婆,理了两下衣襟,摸出折扇欲走。

    老太婆连将酒壶放到一旁,身子横在了她面前,“先别急着走,今儿村里有人办喜事,你不如跟我一同去看看?”

    “喜事?”朝暮摇摇折扇,来了兴致,“那便去一趟呗。”

    老太婆笑眯眯地拉了朝暮的手,和善道:“好好好……这就带你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