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六章 凡世游历

时间:2017-10-20作者:凉宵

    凡间这会儿正是黄昏,日光沉沉,行人匆匆。朝暮望了望四处收摊回家的贩,仰头叹道:“来的晚了……”

    勐泽抬头看了看,半晌,才盯着一新摆的馄饨摊道:“这人倒是奇怪。”

    “奇怪?”朝暮呵呵笑了两声,略带同情地回道:“仙君不会对凡世一无所知吧?”

    勐泽:“……”

    那摆摊的老汉见我们二人傻愣愣的站了许久,便招了招手,和煦的笑道,“今儿第一份,来要不要来两碗?”

    “要的。”朝暮将手上折扇一隐,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老汉手脚颇为利索,刚落座便端了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她手一抬将馄饨揽到自己面前,丝毫不顾及有点无法适应的勐泽,拿起筷子便大口开吃。

    趁着老汉下另一碗的空当,她筷子翻飞吃得极快,等勐泽的那碗端上她面前的那晚已经没了大半。

    “你是有多饿?”勐泽接了碗,又问道:“还要吗?”

    朝暮咽下最后一个馄饨,心满意足道:“不用了,吃的太饱……我到处走走消食。”

    闻言,勐泽拿筷子的手一顿,却是头也不抬地回道:“去吧。”

    “嗯?”朝暮愣了一下,随即勾出抹笑意,甩了甩衣袖溜了。

    在外游玩朝暮一向最在意的是随心随性,如今一介散仙身后跟了个正儿八经的仙人,显然是不能玩个痛快。这番能够独自晃到街市也是不容易,她满足地吸了口气,一手扇着,一手负后,风度翩翩地走了向灯光闪烁的醉仙楼。

    “公子……”老鸨从老远处便开始呼唤,那声音一波三折,简直苏到骨子里。朝暮将折扇一收正要要应下,却听见一句风风凉凉的话:“你倒是熟得很。”

    勐泽那厮负着手,直挺挺的站在她身旁,面色平淡地望着醉仙楼外花枝招展的姑娘。

    因着他比自己高了半个头,又穿了件忒白的袍子,不提容貌,单看这两点,朝暮总隐隐觉着老鸨那声唤的人当是他,这样一想又令人颇为不爽。

    “去否?”勐泽眼中带笑地看着身旁人。醉仙楼高高挂起的灯笼投下几缕浅淡的橙黄光线,有几缕落到她略带蕴恼的脸上,粗略一看倒是极清丽可人的。

    朝暮头皮发麻的往一旁挪了点,恨恨道:“去。”

    “那便走吧。”勐泽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朝醉仙楼去了。朝暮抚了抚额,有些怀疑他在九重上办公是不是也这副姿态。

    未走几步,一物什打着旋落了下来,朝暮抓着从而降的纨扇,黑着脸朝上望去。一红衣女子柔媚的趴在栏杆上,一手托腮,一手拿帕,笑得楚楚动人。她仔细看了看才认出这姑娘正是原先见到的红衣女。

    要这姑娘真是可怕,着实可怕,上回扔的是丝帕,这回扔的是纨扇,那下回呢?她打了个寒颤,不敢往下想了。

    勐泽抬眼望了望正抛媚眼的红衣女,打趣道:“公子桃花旺得很。”

    朝暮讪讪地笑了几声,“其实不然,以勐泽你的条件多来两次醉仙楼,肯定会惹更多桃花。”

    两人一来一回间,倒是把那红衣姑娘给忘了,再想起时姑娘已经下了楼,“公子,你可是想奴家了?”红衣女扶着门框,眼送秋波。

    朝暮轻微地扯了扯唇角,低声问勐泽,“你可曾见到过这样的女子?”

    勐泽露出颇为受教表情,复轻声道:“不曾。”

    “那便让你见识一下”,她将扇子一扬,提高了音调唤道:“看没看到我身边儿多了位公子,快去多找两个姑娘。”

    红衣女以帕遮面,媚笑一声道:“好嘞……”

    红衣女利利落落地上了楼,将二人引到厢房后,对着朝暮施施然一笑,柔声道:“公子且等一会儿。”

    勐泽仙君当是头一回到这样的风月场所,按理应该手足无措外加面色通红一会儿,可他此时却衣袖一甩,淡然地坐到朝暮对面,再淡然地捞起桌上的酒壶,自倒了一杯,笑道:“今日须得好好尝尝这儿的酒是什么滋味,倒教仙子一直记挂着。”

    朝暮将扇子搁到桌上,又扔了个酒杯给他,回道:“此间滋味只可意会不可言谈。”

    勐泽笑了一声自饮起酒来。

    这般神情,这般姿态倒教朝暮想起自己头一回来这风月场的情形:手无处放,眼无处看,颤颤巍巍喝了杯酒还呛个半死,果然仙与仙是之间有大的差距。她暗自叹了两叹,叹息间红衣女已回到厢房。

    红衣女身后又多了两个女子,一个桃色衫子,绾着高高的流云髻,一个藕色长裙,墨发散落腰际。朝暮啧啧了两声,不由得叹道醉仙楼不愧为京城最大的花楼,这两个姑娘一个如火,一个似冰,一个妖艳,一个清丽……

    喝了杯酒,朝暮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地调笑道:“勐泽公子今日有福了。”

    完,酒杯还未放下,红衣女不满地嘟起嘴,柔若无骨的往她身上靠,嗔怪道:“公子不是有海棠吗?”

    朝暮抬手勾了她一缕发丝,打趣道:“你叫海棠?那她们是不是一个叫桃花,一个叫梨花?”

    红衣女轻笑一声,嫩白的手便顺着她光滑的衣袖料子直滑到手背,一面又柔情蜜意道:“公子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何其温顺,何其知趣。

    朝暮捏了捏她的手,眉毛一挑对另两个女子道:“没看到这还有个孤单落寞的公子么?”

    那两个女子一听,立刻跪坐在勐泽左右,素衣女当仁不让抓了酒壶便是一杯,倒完自觉地往勐泽怀里靠,“来,公子~”

    这一声叫的当真是娇滴滴惹人怜,朝暮听着差点把一口酒水吐出来,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的挺对。记得某位诗人曾写到“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葩堆雪”,的便是梨花的清纯高洁,可眼前这朵梨花完全没有清纯的自觉,往勐泽身上一蹭再蹭。

    她蹭一下,朝暮的心便是一抖,默念着他是宫的战神,他是宫战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