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二章 勐泽仙君

时间:2017-10-20作者:凉宵

    虽朝暮并未将这件事放到心上,但六千多年再无别仙来访的确是血淋淋的事实。眼下突然出现个访客,又是个素未蒙面的仙人,她不得不心眼地将人归为求药找麻烦的那一类。

    因朝暮本体是株木辛草,所以自打化作人形,修成仙身,就开始在扶柳岛培育起木辛草来,只盼着某扶柳岛能生满木辛草,让荒凉的岛也热闹一回。可惜的是木辛草寿命极其短暂,通常情况下,南面的刚栽好,北面的就要寿终正寝了。于是虽经历了几千年的劳苦生活,她仍是没有机缘见到那般情形。

    后来她又听柯醉木辛草是六界难寻的妙药,疗伤修为皆可用,放眼四海八荒,能养得活木辛草的地方只有扶柳岛。对于这一事实,她感到万分的荣幸,荣幸之中又有几分压力,既然木辛草这么给面子,便也不好将它们轻易送人,故而对于这位不速之客,只能默默道声抱歉了。

    ————————

    朝暮慢慢悠悠来到桃花岛时,柯醉正枕着胳膊,翘着二郎腿,在桃树枝上打瞌睡。那姿态那神情……她啧啧叹了两声,玩心顿起。折扇一抬,碧柯湖立刻水气上涌,一段水柱径直射向柯醉。

    将落未落之际,柯醉眼皮一掀,手一抬,“哗啦”一声,水柱又被尽数打回。

    朝暮撇了撇嘴,坐到桃树下的石凳上,扣了扣桌面,不满道:“柯醉你就不能好好睡觉?”

    “不能。”柯醉睨了她一眼,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朝暮万分嫌弃的别过头见桃妖正在桃花林子里捡桃花,便挥了挥手,招呼她过来。

    桃妖放下篮子,蹭了蹭手上的泥,问道:“暮姐,叫我何事?”

    “你可见了扶柳岛外的那个……”

    桃妖一听,顿时两眼放光,神采飞扬,“暮姐你的是勐泽仙君吧?我见了!”

    看她一脸花痴样,朝暮笑而不语的指了指树上睡觉的柯醉。桃妖本是桃花岛的一株桃树,自两千年修成人形就一直待在桃花岛,对桃花岛的主人——柯醉爱慕得紧。只是桃妖性子过于老实不善表达又时常对着碧柯湖外貌美的男花妖犯花痴,导致柯醉从未正经的看待这份爱慕。对此,桃妖内心相当凄苦。

    桃妖瞟了眼柯醉,果然乖乖捂住了嘴。

    “勐泽仙君……?”朝暮思考了半刻忽然记起月前的一桩事来。

    ——————

    那日,她刚种了一大片木辛草累的是腰酸背疼,还未来得及坐下歇一会儿,桃妖就火急火燎的赶到扶柳岛,狗腿地抱住了她的胳膊,一双大眼冒着精光,“听隔壁的花妖沉睡了两千年的勐泽仙君醒了。”

    “勐泽仙君?”她一直待在扶柳岛对宫的事向来是所知甚少。

    “嗯,听他是九重上万年一遇的战神,仙力强大,六界之内几乎找不到手。”桃妖越越激动,捧了杯茶,喝了一大口,继续道:“关键是勐泽仙君还是六界数得出的美男子,无论什么场合,他一出现,现场绝对无比沸腾,那女妖,仙子,无一不……”

    “停停停……”朝暮撂下折扇,摊了摊手,“我只问你一句,是柯醉好看还是勐泽好看?”

    桃妖脸色一僵,继而捧着脸眼冒红心道:“当然是柯醉最好看。”

    “那不就得了。”朝暮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磨磨蹭蹭的站了起来,“我去睡了,你自便。”

    “别呀,现在四海八荒的仙人都在往九重跑,你不去看看吗?”

    朝暮回头对她和煦一笑,带上个善良真诚的表情,对她道:“再,我就把这事儿告诉柯醉。”

    闻言,桃妖脸色一白,幽怨地看了她一眼,耷拉着脑袋乖乖走了。

    ————————

    未曾料到人想要两耳不闻宫事,宫事自来扰。

    低头叹了回世事无常,朝暮接着问道:“那你可知道他到扶柳岛所为何事?”

    桃妖垂头丧气地摇了摇头。

    “我或许知道他为何而来。”柯醉不知何时已经醒来,半躺在桃枝上,一副懒洋洋的情态。

    “两千年前,勐泽仙君曾到凡世历劫,一开始他的命格是老老实实按着司命的安排来的,到了后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凡人勐泽竟唤醒了暮瑾涯下的怨灵。那怨灵至少沉睡了上万年,吸收了不少恶气,就算勐泽为仙身也要费一番功夫对付,更别当时的他只是个肉体凡胎。”

    “然后呢?”桃妖趴在桌上听得入迷。

    柯醉叹了口气续道:“勐泽仙君历劫前定了个未婚妻子,这位仙子倒是深情的很,竟瞒着众人溜下凡世一直跟在勐泽身边。当怨灵一掌拍向勐泽时,那仙子便替他挡了,这一挡不要紧,毁了仙灵,伤了仙身,多亏禄辕仙君及时赶到才勉强保留了她一丝魂魄。只不过,她伤的太重,要想醒来恐怕是不太可能的。”

    “你的意思是,勐泽这回来是想救醒未婚妻子?”

    柯醉脸色有些凝重,目不转睛的盯着朝暮道:“恐怕是的。禄辕仙君赶到时勐泽已经挨了一掌,只不过勐泽仙根稳固伤的不算太重,睡了三千年自个儿醒了。”

    朝暮对这宫八卦很是满意便倒杯茶递给柯醉,接道:“你不是老窝在碧柯湖里,怎么对这事儿了解的那么清楚?”

    柯醉接茶的手一顿,厚颜无耻的来了句,“我猜的。”

    “猜的?”朝暮冷笑了两声,正欲讽刺他一番,却见他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神色晦暗不明的。大抵是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便偏过头问道:“你盯着我作甚?”

    “没什么,一时失神。”柯醉神色怪异地瞟了她一眼便转过身继续睡了

    朝暮抽了抽嘴角,强忍住把杯子砸到他脸上的冲动,慢吞吞的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

    “暮姐……”桃妖眨眨眼,一脸看热闹的热忱样,“你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这几日我就留在桃花岛。至于勐泽……就让他等着,等个三两日,他自己不就走了?”

    桃妖顿时一脸黑线。

    朝暮挑眉一笑,摇着扇子,优哉游哉地晃到桃林里赏花去了。

    ————————

    柯醉虽早习惯了朝暮没脸没皮的待在桃花岛混吃混喝,但连续几日看着她没事人一样在眼前晃来晃去,心里也烦的厉害。凡间有句话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以梓辛温吞的性子怕是难将这桩棘手事办利落,可一直拖着也不是办法。于是便在朝暮得过且过的第五日下了逐客令。

    “你整日呆在这也不是办法,就出去见见勐泽吧,少不了你几斤肉。”

    “今儿你的桃花酒要开坛了,我是万万不会走的。”朝暮抱了坛酒,凑鼻一闻,顿时有些醉了,“你这酒酿的真好。”

    “有眼光,可是……”柯醉扬了扬眉毛,一*过美酒,“有眼光也要给我回去。”

    “柯醉!”

    “我听桃姬,勐泽还在扶柳岛外等着你。不如这样,你去见他一面,等事情解决了再来喝个痛快?”柯醉摇了摇酒坛,仿佛胜券在握。

    “一言为定!”看到美酒,朝暮当即合上扇子出发了。

    因当时她满脑子想的都是酒,全没有考虑到勐泽那厮既然能一动不动的站在扶柳岛外等候两日,必然是下了极大决心的,又怎会因三言两语就打道回府?

    当真是失策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