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一章 不速之客

时间:2017-10-20作者:凉宵

    正是春日,碧柯湖上雾气缭绕,水汽氤氲,但见茫茫碧意中一大片粉霞正盛,娇艳的颜色直扰得人睡眼昏昏。桃花树下紫衣女子一手托腮,一手抚着光滑细腻的桌面,双目微眯显然有了睡意。

    又一男子斜倚桃花树,面带笑意地指着个乌红瓦罐,“桃花酒酿好了,朝暮你要不要尝尝?”男子看起来年岁不大,一身青衫,眉目清秀,身姿俊朗,跟其脸上花枝乱颤的笑意极不相称。

    被唤作朝暮的女子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换了只手扣扣的敲起桌子,随着他摆出一副纯良的笑容,连回道:“喝,柯醉你酿的酒怎么能没有我的份儿?”

    柯醉挑了挑眉,眼角的笑纹愈发深了,“这回不能白给你喝了,要是真想喝啊……”顿了一顿,柯醉翻了个身子两眼放光,“帮我到人间采一篮桃花来。”

    他口中的篮子不是普通的篮子,而是女娲补在人间寻找五色石时用的篮子。这物什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奇特,可就是有一个特点——度量大。

    朝暮想起头一回厚着脸皮向他讨酒喝,他没有拒绝,只是笑吟吟的将篮子递给了过来,“只要帮我到人间采一篮桃花来,我就把整个酒窖桃花酒都送给你喝。”

    当时她涉世未深,并不晓得人心险恶,听了柯醉的话,只觉得这人豪爽大气,于是便心情激动的接了篮子打下保证。踩上云朵欢喜地的赶往人间时,又回头颇为诚恳的向他道了个谢。

    柯醉见她年少无知的模样笑得一双桃花眼眯成了线,“不打紧,不打紧……记得一定要装满啊!”

    如今再想起自己在桃花林里捡了一桃花的事儿,朝暮仍是气不打一处来,柯醉这无耻之徒,还为这事整整嘲笑了两千年。

    他居然还敢提!

    “柯醉你大爷的……”朝暮难掩心中愤愤之情,抓起桌上的白瓷杯就往人脸上砸。

    “啪”的一声惊得她一个激灵,瞌睡全无,原来是做了个梦。

    当是时,整个茶馆的人都一脸见鬼的表情盯着她,书先生也举着惊堂木,一动不动,两眼瞪得溜圆。

    瞅着被摔破的的杯盏,朝暮干笑了两声,再抬头见众人仍是两眼发直神情怪异。她一向自诩脸皮极厚,当下却没了脸面再待下去,只得啪一下打开手中折扇,遮面溜了。

    ——————————

    这一觉当睡了很长时间,一出茶馆就见日头斜斜地挂在某户人家的屋檐,光线也是恹恹的,完全失了正午的傲气。

    朝暮心情愉悦地摇了摇折扇,定睛一看街东头的醉香楼已经挂起了灯笼,薄衫浓妆的姑娘开始在门口拉客。理了下衣襟,再合了折扇,摆了个风度翩翩的姿势往醉香楼走去。

    万年前她还是个规规矩矩的正经女仙,每日种种木辛草,同柯醉耍耍嘴皮子,过得相当乏善可陈。直到某日她闲来无事到了凡间才猛然发现世间还是有许多有趣的事,比如茶馆里听听书,比如赌场里一掷千金,再比如换上男装到醉仙楼中调戏姑娘。她愣是把日子过得越来越潇洒。

    此厢朝暮还未走到醉仙楼,一物什飘飘悠悠正贴着她的脸滑下,一股子脂粉味顿时扑面而来。抬手捻起粉色绣帕,再抬眼看去,一红衣女子倚着画栏,以团扇遮面,含羞带怯的对着她笑。

    对与这种把戏朝暮早已了然 于是便将折扇往手上一敲,回了她一笑,女子便千娇百媚的唤了声:“公子……”

    朝暮眉毛一挑,接着她的话,柔柔的唤了声“美人儿,过来。”

    某柯醉有幸听到过她这样叫人,差点把喝进的口的酒吐一桌子,但见他一手拿杯,一手抚胸,万分悲壮道:“咳……咳……朝暮你是要恶心死人吗?”

    虽然柯醉万分嫌弃她的做派,但显然他的品味与凡间女子的品味有相当大的差距。这不,听到呼唤,女子离了画栏,不一会便娉娉婷婷的走了过来。

    “公子真是油嘴滑舌。”女子一面着,一面将嫩白的手放入朝暮的掌心,身子更是柔若无骨的往她怀里靠。

    容貌美艳,身段婀娜,再加上那细腻柔情的嗓音,朝暮不由得叹了声“尤物”,“美人儿前面带路去。”

    女子一听,纤长的手指微微一勾,妩媚地笑道:“公子真是心急。”

    入了厢房,那女子长臂一勾合了门扇,颇为主动地揽住她的脖子,抛起媚眼来。

    朝暮和善的笑了两声,便有些挂不住脸了。只因从前她到花楼买酒喝,遇到的姑娘虽都是豪放热情,但也懂得欲语还休,今日这红衣女却怎样看都像是饥渴难耐。朝暮心道:我若是个男的也就算了,可自打化成人形,本仙都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儿身啊!

    此时此景,溜为上策。

    于是当女子嘟起红唇往朝暮脸上凑时,她手一哆嗦,堪堪将人推得后退了两步,“那个……姑娘啊,本公子今日正好有些事情,改日再来陪你玩个尽兴。”

    女子一听脸上笑意未消,眼中却是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虽是调戏未遂,朝暮心内还是有点过不去便伸手从袖口掏了张银票递到女子面前,“一点心意,还望姑娘笑纳。”

    银票到手,女子脸上又是笑容密布,纤腰一屈,情意绵绵道:“奴家多谢公子了。”

    果然有钱就是大爷啊,朝暮摸了摸下巴,不由得感慨一番。为何自己生的风流倜傥,却比不得银票魅力之大?着实可悲,可悲啊……

    ————————

    从醉香楼出来后,街市已是人迹寥寥,朝暮踩了朵祥云预备回扶柳岛。

    一路上清风阵阵,淡月朗朗,朦胧云气中的气泽似乎夹杂着淡淡花香,朝暮摇着扇子,想着柯醉埋下的桃花醉,心情大好。将到扶柳岛时,她无意中抬眼一看,扶柳岛外赫然多了个人影。

    那人身形欣长,着月白长袍,泼墨长发散至腰际,衣袂与发丝在风中翻飞飘扬,看起来有些凌乱。此时正是黄昏,将落未落的夕阳透过厚重的云层洒下一片绚烂的红色将扶柳岛上的云气染得格外明艳,那人就负手站在如血残阳中,显得孤独而又高傲。

    单是看了背影,朝暮便能肯定这人是个极罕见的美男子,只是美虽美于她半点用处都无。定睛看了一会,她一咬牙毅然决然地调转了云头。

    起扶柳岛就不得不抹把眼泪提提它的荒凉。六千年,整整六千年,除了老邻居柯醉以及半路成精的桃妖外,就只有司命一个拜访过扶柳岛。

    那朝暮正在园子里浇水,司命他连祥云都未下,隔着老远高声喊了一句,“丫头~”她被这冷不丁冒出的热情吓得手一抖,舀水的瓢直接掉进碧柯湖里了。

    “丫头,老朽当真如此吓人?”司命老儿下了祥云,捋着胡子,笑得完全没有长者的样儿。

    朝暮眼瞅着水瓢越飘越远,气的跺了下脚,“阁下的容貌自然是上有地下无,旁人敬仰都来不及,怎么感到惊讶?只可惜梓辛的欣赏水平未达到如此高的水准。”言罢,她又煞有介事的叹了口气。

    司命老儿一点不恼,反而笑得脸上起了褶子,“你这丫头倒是挺有趣的,过来……”老儿招了招手,“我向你讨点东西。”

    朝暮拍了拍身上的土,顺势倚在旁边的大柳树上,做出无赖的模样,吊儿郎当道:“向我讨东西?阁下是不是路途劳顿导致头脑昏沉,以至于忘了整个界就扶柳岛一清二白穷?”

    司命老儿抽了抽嘴角,一脸深意的看向她,“在某些方面扶柳岛的确可怜的厉害,但有一样东西它是不缺的。”

    “哦?”

    “木辛草你不缺吧?”司命瞄了几瞄满岛的翠意,意图很明显。

    窥明其来意后,朝暮松了口气,脸上挂上个颇为自豪的笑容,答道:“缺是不缺……可是”她话音一转,眉梢一挑,续道:“任何人都休想带走一棵。”

    司命当即就气急败坏了,指着她连连道:“你这丫头忒不懂事了。”

    朝暮平日里无聊惯了,旁边多个人聒噪感觉竟然不错。于是干脆躺在树干上一心一意的听起那老儿的絮絮叨叨。约摸过了大半个时辰,司命话仍不停,可朝暮早在他的思想教育中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再醒来时,树下哪里还有司命的影子。

    倒是柯醉一个人在柳树下自斟自饮,见她醒来,嘴唇一勾,笑道,“朝暮你可真有本事,司命星君气的胡子都要掉了。”缓缓喝了一口酒水,他又继续道,“不过得罪了司命,你以后可不好在庭游荡了。”

    听了这话,朝暮睡意消了大半,甚是好奇的扒着树干问道:“他不就是个司命星君么,哪来那么大本事?”

    柯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你可不知,司命可是九重中出了名的嘴碎,你今日所言所行,恐怕已经是无仙不知无仙不哓。”

    “那又如何?”

    柯醉终于无可奈何的放下酒杯,叹道:“你真是太久不出去,脑子生了锈。扶柳岛荒僻,本就没有仙友来访。如今再传出你冷酷无情,自私气的消息,你啊,就真成孤家寡人了。”

    “不是还有你和桃妖么?”

    柯醉回头看了她一眼,面色和煦的不像话,“对,以后本仙君陪着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