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卷首 南柯一梦

时间:2017-10-20作者:凉宵

    “仙君,您终于醒了。”惊尘殿内,祈远跪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头才眼泪花花地蹦出这么一句话。

    他擦了擦额角的汗,连喘了几口气,呼吸才逐渐平稳起来,“我睡了多久?”

    “三千年,仙君整整睡了三千年。”

    “三千年了啊……”他喟叹一声,轻合上眼,似乎又陷入了沉睡。

    这段日子他总会做一个梦,梦里的女子穿着大红嫁衣坐在悬崖边低声哼唱:

    暮堇崖岸,晚霞暖,谁把红装扮

    遥水河畔,夕阳远,谁在痴痴盼

    一夕一夕,一年一年

    年年夕夕,夕夕年年

    我心待君,君已走远

    那歌声极低,断断续续的,中间又夹杂着抽噎声,着实毫无韵味可言,但他却听得痴了。女子的悲,女子的怨,女子的痴……明明都是与他毫不相干的情愫,入耳却是那般惊心动魄,就像是一根细细的丝线,轻轻一扯就将他心底细微的感情全都牵引了出来。

    他站在重重迷雾外听了许久,每一回强忍住心中悲痛想要靠近的时候,那歌声,那女子就突然消失了。如此反复多次,他有些怀疑那女子只不过是腾腾云雾中的一个幻象罢了,可每回由歌声引出的苦涩绝望又真实的弥散在心头。

    后来他终于冲破云层的阻碍,落在了女子身后。似乎是感受到他的存在,女子的歌声突然低了下来,蚊呐般的声音传入耳际,像极了血泪俱下的质问,每一声都如同剜心的利刃,听来绵软实则有力。

    他抑住不断迸发的感情,想要看一眼那女子的容颜,未曾料到女子突然转身,白光一闪,灵晓剑便插在了他的心口。

    血不断从伤口处逸出,逐渐染红了他月白衫子,他却感受不到疼,只入了魔般盯着那女子。他们的距离明明很近,近到一伸手就能碰到女子的脸,可他总看不清女子的容颜,像是隔了层面纱,面纱后的脸白光涣散,一片模糊。

    他一步步走近,走得缓慢而沉重,气氛一片死寂,静得似乎能听到利器刺入血肉的声音。女子握剑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细细的啜泣声随着女子后退的脚步溢了出来。

    “别动。”他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女子像受了极大的刺激,握剑的手骤然收紧,鲜血飞溅,骨肉分离。他还未来得及感受钻心的疼痛,只听“咣当”一声宝剑落地,女子杜鹃啼血般的声音响于崖际:

    “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再无瓜葛!”

    言罢,红衣一闪,女子纵身跳下悬崖。

    “不要!”他心中大怮,两眼一黑,一口腥甜涌上喉头。待他再睁眼时就看到跪在惊尘殿的祈远,梦中的悲与苦皆烟消云散。

    “仙君……仙君……”祈远连叫了两声,他才从回忆中清醒。

    “我记得我曾到凡间历了个劫,你可知那些时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闻言,祈远又“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战战兢兢道:“凡间种种只要上了九重便要断个干干净净,这规矩仙君应该知晓,况且仙也不知凡间事,实在答不了仙君的问题。”

    数万年前一位德高望重的仙人下凡历劫后因对凡间情人念念不忘竟自断仙根,堕入凡世,让一众仙人瞠目结舌。为了避免这种不必要的麻烦再次发生,君便定下一个规矩:凡是要下凡历劫的仙人必须要先在司命那领一碗绝情汤,喝过之后,凡世红尘百味归位后便能忘得一干二净。

    他历劫前也曾到司命府中领汤药,那时司命一脸笑意,高深莫测地对他:“仙君若是愿意这绝情汤不喝也罢。”可他是宫出了名的古板神仙,自然拒了司命的好意。他明明喝了绝情汤药,也忘了凡间事,却没忘记那红衣女子。

    默了良久,他偏头看了眼祈远,面上虽一片清明,开口却是不怒自威:“你只需告诉我……凡世同我纠缠不清的女子是谁?”

    “就……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祈远脑袋抵在地上,惊慌不止。

    “是么?”念到“么”字时他的语调微微上扬,传到耳中更是惊悚。

    祈远又磕了个头,一咬牙答道:“那人正是仙君的未婚妻子,倾瑶公主。”

    倾瑶公主,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

    ——————————

    三千多年前的一场群仙宴,四海八荒的仙人都拖儿带女的齐聚九重饮酒参法,原本清冷的宫登时喧闹起来。因他不大喜欢热闹就拒了君的好意,独自呆在惊尘殿里饮茶。祈远口中的倾瑶便是在当时误闯进来的。那只五彩凤凰无头苍蝇一样从窗口冲进惊尘殿,噼里啪啦地碎了桌上整套青花瓷盏后又无头苍蝇一样从窗口冲了出去。

    他细细想了想,只记起当时日光很是泛滥,那凤凰的羽毛甚是鲜亮,至于其他倒是忘得一干二净。未过几日君便对他凰族公主对他一见倾心,哭闹着非要嫁到惊尘殿来,凰王也正式到宫求了亲。族和凰族一直面和心不合,这送上门的好机会君自然不太愿意放弃。而他向来不恋红尘,不理俗事,身边多个人少个人也是无关紧要的。

    于是便默认了这桩婚事。

    后来那位凰族公主耐不住性子跑到九重住了许多,这些日子里她一得空就往惊尘殿跑,去的次数多了他也感到烦了。原来身边多个人少个人也是件挺要紧的事。

    心情郁郁的他二话不就到重阳宫退婚了。君思考良久终于同意他的要求,但为表惩戒奖了他一世劫难。

    如今再将前因后果串联起来他不得不叹一声阴险,君他当真是算无遗策,竟将倾瑶送到凡世同他历情劫,虽他坚持喝下绝情汤,但日久生情的目的显然也达到了。

    他爱上了凡世的女子,且爱得刻骨铭心。

    初生的阳光照在男子沉静的脸上,本就苍白的皮肤此时更是令人生怜。他揉了揉涨得发昏的太阳穴,声音轻缓:“她还好吗?”经历了痛彻心扉的情事后是否依然愿意嫁入惊尘殿,嫁给他?

    “她……她……”祈远声音隐隐发抖,“仙君在凡世遇到些变故,倾瑶公主因此仙逝了……”

    该如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原本已跌落悬崖意识昏沉突然又被乱箭刺穿,兵刃细密如针;又像是原本在油锅里煎炸突然又被浇了盆冷水,滚烫的油水滋滋啦啦飞溅。无论哪一种都疼得撕心裂肺。

    他盯着大开的窗棂沉默不言,一双俊黑的眸子深沉如死海。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低沉得吓人的声音:“她在哪?”

    “公主她就被葬在凰族圣地清明山。”祈远瞥见他阴沉不定的脸色,心中一惊,一个荒谬的想法涌上心头,“仙君莫不是……莫不是想要去清明山?这万万不可啊,若是被凰王见了必是不会轻易罢休。”

    是的,他要去那清明山

    去带回他原本就该入了惊尘殿的妻

    ————————————

    他修长的手指抚过塌沿,一遍又一遍摩挲着上面栩栩如生的龙凤雕像,神情安详极了,只有一双微皱的眉头显露了他的重重心事。

    “今日发生的所有事都不要告诉君。”留下简单的一句话,他掀开被子绝尘而去。

    暮色降临之时,跪在惊尘殿外的祈远终于看到他腾云归来。

    白色的云雾蒸腾,绯色的霞光弥漫,他于红白两色之际缓缓移动,那一袭月白衫子被鲜血染得通红,乍一看竟比那霞光还要刺目。傍晚的风极冷极大,他宽大的衣衫上下翻腾,似乎整个人都要被吹得倒了,即使这般光景祈远也能清晰地看到他收得极紧的双臂。

    他的怀里分明躺了个白衣女子。

    祈远呼吸一滞,急忙驾上云头去迎,终究是晚了一步。

    他像只断线纸鸢突然于云端跌落,重重砸在惊尘殿外的白色石阶上。大片的鲜血从他早辨不清颜色的衣衫中渗出,纯白的地面立刻爬满了红色血流。他挣扎着,移动着,想要重新将身边的女子揽入怀抱,却敌不过昏昏睡意终陷入混沌。

    ————————

    他醒来已经是三日后。

    君在他昏迷的时候去过一次惊尘殿,看到几乎没了生气的人,终究默许了祈远的恳求——将倾瑶留在惊尘殿。一个死人罢了,即使留在身边也不过徒增伤感,又为何如此执拗?

    只是君独知晓他一向固执,认准的事哪怕头破血流也要拼出个一二,却不知他更是胆大,不仅想要留住倾瑶的身体,更想要救回她的性命。

    甫一睁眼他便差遣祈远将宫所有典籍全搬入惊尘殿。自盘古开辟地至今已有几十万年,留下的书籍堆积成山,他就坐在浩如烟海的书册里不眠不休地翻了十几日。

    这些日子里九重战神苏醒的消息传遍四海八荒,到惊尘殿拜访的仙人络绎不绝。头几日祈远还会跪在他寝殿外,哭声哭气地请他出去接见客人,后几日干脆直接贴了个告示,以身体抱恙为借口将客人通通拒之门外。仙人们都对他为下太平所做的牺牲表示敬仰,连叩带拜地离开了。

    送走了一众仙人,祈远心虚地回头看了看紧闭的大门。朱红门面上飞龙琉璃雕像在微薄的阳光下泛着层清浅的彩色,合着团似有若无的云气,显得愈发朦胧眩目,颇有点清清冷冷的意味。

    某日那扇朱门终于被人从内打开,他站在刺目的白光里,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惨白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奇异的神色,仿佛是惊喜,又仿佛是哀愁。

    他终于找到了令人起死回生的方法,魔族的圣物-绛灵可救凡人性命,修仙人元神,只是在一万多年前的那场仙魔大战里,君将违了道的绛灵尽数毁掉。若是旁的人看到这段记载定会心灰意冷,可他却坚信绛灵仍存于世。

    他在重阳殿外站了一月有余,无论谁劝都雷打不动,直站得君从一开始的矢口否认到最后的无奈认输。

    末了,君终于将他“请”到重阳殿,两人默默对立良久,君才满面愁容地叹了口气,道:“仙魔交界处有一湖唤作碧柯湖,湖中有一岛唤作扶柳岛,岛中有位仙人唤作朝暮。找到她,一切就会明了。”

    是了,典籍所记绛灵就生在这片岛。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君充满倦色的脸,沉声道了声谢。

    “起死回生,绝不可能。”临行前,君站在金色琉璃殿中对他道:“勐泽,你会后悔的。”

    他紧了紧合起的手掌,终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哪怕会后悔

    哪怕是错的

    我也要头也不回地走下去

    只是为了那个人

    那个即使丢了记忆也忘不掉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