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十一章 极寒之地

时间:2018-03-19作者:凉宵

    朝暮接过珠子道了声谢,临走时又回头问道:“敢问婆婆那集魂珠生在何处,如何取得?”

    妇人猛然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朝暮,片刻摇头轻叹一口气道:“集魄珠生在岩洞中寒冰幻兽的腹中,若是想要取得集魄珠便要想办法剖开幻兽肚子在千万冰棱中找到珠子。”

    低头瞥了一眼那白光森森的骨头,妇人劝告的话语涌到喉咙又被朝暮决绝的神情压下。

    算了吧,妇人叹了口气,仿佛能预想到几个时辰后镇守集魂珠的神兽将一堆白骨扔出来的情形。

    那些取药不成的人全都被冻死在岩洞中,浑身的血肉都被冻成僵硬的冰凌,只需轻轻一动,那血肉便如同开败的花朵纷纷从骨架上凋落。等神兽衔着尸体从岩洞跑到珊瑚丛,那尸体已经只剩下空荡荡的一副骨架。

    幽暗之地被白光照亮面前视野陡然开阔,四下没有任何阻碍物,一望无际的纯白沙地,沙质细腻,踩上去时犹如踏进云层,软绵的有种将要下陷的错觉。

    沿着那沙地一直往前,不知道走了多久空旷的海底陡然出现一团黑暗,像是张着血盆大口的巨兽凭空出现在沙地之中。

    走到黑暗前时一股幽寒之气扑面而来,朝暮握紧了手中的珠子,再次施法压下身体的不适,仰头向那黑暗中走去。

    的确是一个岩洞,脚掌落上去时便能感受到石块的硬度。岩洞入口较为狭窄,朝暮不得不侧着身子向内通行,如此一来,空下的那只手只得撑着岩壁缓慢移动。

    手掌覆在岩壁上时才感受到那刺骨的寒意,手下棱角分明的石头像是被寒冰覆盖,尖锐的寒气顺着皮肤钻进四肢百骸,等完全进入岩洞,朝暮已经冷得没了知觉。

    意料之中的神兽并没有出现,岩洞中光线很足,与先前幽暗的环境形成鲜明对比。洞中的石头是完全透明的,像是一块块冰雕,肉眼看去还能看望内部的纹理裂痕,那寒意便是从石块中一点点散发出来的。

    朝暮缩了缩身子正要施法取暖,余光一瞥便看到身后岩石的古怪。

    原来她方才在洞口依靠的岩石并非真正的岩石,那是一副山一般的尸体,白色的冰霜将尸体严丝合缝地包裹,堵住洞口的正是那尸体的背部,宽大的片状鳞在冰霜的遮掩下倒真的像是凹凸不平的岩石。而尸体的头部则完全与岩洞融为一体,看起来尸体盛放的年头已经很久远了。

    顺着尸体的轮廓查看过去,朝暮十分肯定自己从未见过这种巨兽,脑袋里忽然就想起妇人口中说的那个唯一取了聚魂珠的人,这莫不是就是那神兽的尸体?

    被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后,朝暮揉了揉自己被冻僵的脸颊,折身向岩洞深处望去。

    不过是一个折身的时间,原本弧度光滑的岩洞突然发生了移动,所有的岩石就像是活了一样有秩序地重组起来。不顾片刻,方才还平平静静的岩洞立即变成了能够活动的巨兽。

    那巨兽通体如冰雕一样透明,身体内部全都是交错复杂的裂纹,一条盖过一条,所以并看不清其内在构造。巨兽初成型时发出一声巨响,音波震碎了无数冰凌,一时间寒光齐发向朝暮射去。

    朝暮提起一口气立即向一旁躲闪,不料她身体中的能量太过霸道,轻轻一跃便冲破了重重寒冰,惊起飞沙无数。

    响亮的塌陷声让巨兽的情绪更加激动,朝暮犹震惊于自己强大的法术时,那巨兽就已经咆哮着向她冲去。

    如柱般的四肢踏进沙地,无数细沙纷纷扬扬迷乱人眼,朝暮后退一步绷紧了神经望着那巨兽。

    谁料那巨兽并没有抬起脚掌攻击朝暮,反而猛地跪地俯冲到朝暮面前时张开了大嘴。

    阴森的寒意自巨兽口中发出,仿佛当头泼下一盆凉水,水落之地立即结成坚硬的寒冰,那种冷仿佛一根根细长的尖针顺着身体的每一个毛孔直直地扎进肌理。

    一瞬间无数的水流涌入口腔,强烈的窒息感与寒冷仿佛凝固了朝暮的动作,她徒劳地圆睁着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巨兽张着嘴靠近,整整齐齐的牙齿仿佛还闪着光。

    一阵昏天暗地的翻滚后朝暮竟完好无损地落入了巨兽的腹中,来不及平复心中风起云涌的震惊,铺天盖地的寒冷便如同海中兴起的巨大风浪将人掀翻。

    再一次施法压下身体的寒冷,朝暮立即站起身来窥明自己所处的环境,依旧是透明的冰块,冰块左侧又一个类似于心脏的东西在剧烈地跳动。

    一道紫光凝聚于掌心,朝暮一步步地靠近那跳动的物体,手掌抬起又放下最后还是没忍心下手。

    折身寻找其他突破口的时候,巨兽似乎从沙地中站立起来,强烈的颠簸让朝暮如同一根草芥随着巨兽的动作不停地在冷硬的冰块中翻滚。

    待那巨兽终于停下来时,朝暮被甩到一个角落里,来不及缩着酸痛的身体站起,接触到寒冰的那只手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偏头看去,被冻得青紫的手掌已然覆上一层寒冰,并且那寒冰像是寻找到了附着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扩散。

    朝暮暗道一声不好,立即从地上坐起试图抬起已经被冻僵的手臂,那寒冰像是察觉到了她的意图扩散的更加快了。

    片刻的功夫,朝暮的全身都覆上了一层薄冰,与此同时那薄冰还在不断滋生,像是一层层的蚕丝将人严丝合缝地包裹。

    冷,那冷意石头骨头中发出来的,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从头到脚甚至血管中流动的血液都结成了冰。

    她的眼睛睁得很大,紧挨着眼球的地方正有一道狭长的裂纹,像是一把锋利的刀闪着寒光悬在人眼皮子底下。眼珠转动的时候她还可以看到那颗正在跳动的心脏,脑袋里在依稀想着这只神兽是不是就是寒冰幻兽呢?

    要是真的是了,她若死在幻兽腹中岂不是太冤枉了?

    每一寸皮肤都在叫嚣着疼痛,昏胀的脑袋仿佛不是自己的了,耳边还传来冰块滋生时细小的咔擦声。她突然有些困倦,想要合上眼睛时却发现连眼皮都被冻得僵硬,拼命地合眼时余光扫过跳动的心脏落在心脏后微弱的光线上。

    许是因为幻兽的身体呈现出透明状态,即使处在腹中也能清晰地看到周遭的情形,那处白光几乎完全被环境中的光芒冲散,只有凝神细看时才可窥见一丝丝的不同。

    顺着似有若无的光芒看去,朝暮终于在复杂的纹路间发现了一个同样透明的珠子。梦寐以求的东西出现在眼前,她的心里甚至没有一点欣喜,因为那寒冷已经已经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

    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了直觉,恍恍惚惚中似乎还能感受到寒气划破皮肤钻进骨髓,但她感受不到痛,仿佛是痛到极致神经已经麻痹。

    这种感受令她想起了自己被灵沅困在遥水河中的情形,那个真实的梦境,那种令人绝望的束缚感……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了勐泽,想起了那日傍晚层层云雾中的高大身影,又想起了漫天红霞里那张冷硬的俊脸。

    心脏像是被那熟悉的面孔点醒,开始一阵阵地疼痛,恍恍惚惚里她像是回到了两千六千年的战场,一身红衣的女子挥手击碎自己的身躯,血红的衣裳,血红的液体在云层中飞溅,像是深秋纷纷扬扬的红叶,像是铺天盖地袭来的大雨。

    那种痛从心底最隐秘的地方传入血管,唤醒了她身体内所有的感觉。

    冷,还是冷,可除了冷她还感觉到了疼痛,那种血肉剥离的疼痛。

    红色的光芒自她体内发出,一刹那密闭的冰块全都染成了妖艳的红色,附在身体内的冰层开始碎裂,接连不断的“咔擦”声炸响于耳畔。

    朝暮动了动胳膊,僵硬的肢体开始有了活动的能力,一步步走向那发光的珠子,随着她的靠近那幻兽开始躁动不安。

    外界环境的动荡似乎对她完全没有影响,她的目光始终落在那一缕光线上,步伐无比坚定。

    手指触上那珠子时幻兽突然大吼一声,方然碎裂的无数冰凌如箭般向她刺去,与此同时幻兽再次冲破了岩洞,在细软的沙地狂奔起来。

    朝暮咬牙挺过那冰凌的袭击,伸手取出了那个珠子,同时幻兽咆哮着撞伤坚硬的岩洞,身体翻转腹内更是天旋地转。

    方才刺入肌肤的冰凌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更深地刺进皮肤,森冷的寒意透过破裂的皮肤更加深入,身子又开始发冷。

    朝暮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手中还握着一根寸长的坚冰。

    冰尖刺上幻兽的身体时发出一声钝响,但那坚硬的冰层连裂纹都不曾增加一个。朝暮咬咬牙继续向冰层刺去,一下又一下,情况仍没有一丝转机,而她的身体却越来越糟糕了。

    握着冰凌的手已经没有了直觉,掌心流出的血全都结成了冰,被冰凌划破的衣裳裸/露在空气中,黏在血液的肌肤也都变成了硬硬的冰碴。

    深吸了一口气,连心肺都疼得厉害,而且那幻兽似乎重新站了起来,周遭的环境又开始剧烈晃动,难不成自己真要死在幻兽肚子里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