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二章 好不厚道

时间:2018-03-17作者:凉宵

    待在扶柳岛休养了两日朝暮便决意去九重天探一探情况,当初知道她行踪的人只有一个——辕禄,既然自己遗落在寒地的身体能被柯醉找到就说明辕禄并没有信守承诺。

    想到这一点,朝暮恨得牙痒痒,因为知道自己寿命将尽,所以她才做个顺手人情求了紫依的命簿子,结果她篡改了天命又没死成,思来想去其中受惠的就只有辕禄一个。

    人与人之间果然是没有信任可言的,朝暮摇着折扇便杀气腾腾地去九重天寻找辕禄。临行前白白胖胖的小娃娃非拉着她的胳膊求陪同,瞧着那乌溜溜的大眼睛,她一个不忍心就顺手带了个拖油瓶。

    到穆星殿的时候辕禄正为殿门口摆放的花草浇水,今日他穿了件浅色的衣服,许是倒水时不注意宽大的袖口染上了水渍。见朝暮凶神恶煞地下了祥云,他甩了甩袖子上的水,笑得慈眉善目。

    “合着你早就料想到这一天了吗?”

    朝暮倚在大殿的红木门框边,嘴角勾起一抹阴森森的笑容,跟在她身后的扶柳被她那表情吓得缩了缩身子,可怜兮兮地撇了撇嘴。

    辕禄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望着紧攥着朝暮衣角的男娃娃,笑得一脸兴味,“数月不见,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朝暮龇牙咧嘴地回呛他“数月不见,辕禄星君耍嘴皮子的功夫是越发精进了。”

    “既然来了便进来喝杯茶再走,我刚从王母那讨的茶叶。”

    知道朝暮所行目的,辕禄做起事来不紧不慢,将人请进穆星殿后又回寝殿换了身衣裳才从容地回到正殿。

    朝暮闲适地靠在凳子上喝茶,同来的男娃娃正拎着麒麟兽的耳朵来回晃悠,他眼皮子跳了跳连跑到男娃娃面前,话卡在喉咙里还没出来就见男娃娃睁着一双大眼睛水灵灵地盯着他。

    “叔叔,我到外面玩去了。”

    辕禄深吸一口,眼睁睁地看着他肉成团的手掌抓住了麒麟兽的耳边,胳膊一抬就将小兽拎了起来。

    “辕禄仙君可别是要跟一个小孩子见识。”朝暮看到他黑如锅底的脸忍不住笑了一声,听见那笑声,低头玩耍的扶柳也偷偷勾起了唇角。

    辕禄又深吸一口气,转头冲朝暮笑得咬牙切齿,“有什么事你就跟我说吧,别拿别的东西出气。”

    放在桌案边的手动了动,纤瘦的手指端起绘着游鱼戏水图的茶杯晃了一下,朝暮眉眼微眯笑得狡黠,“我还以为辕禄仙君什么都不知道呢。”

    “你啊,真算是小心眼!”辕禄认命地坐在朝暮对面,顺手端起身旁案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被烫得险些将杯子摔了。

    沉沉地吸了两口气他才道“其实这件事本不该我来对你说,但眼下柯醉应该……”

    辕禄抬眼睨了朝暮一眼,“你见到柯醉了吗?”

    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他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算了,先不提柯醉,我便从故事的开头跟你讲。两万年前天君到魔窟降魔,不费一兵一卒便将魔族大大小小妖魔降服的事情你听说过吧?当时九重天上人人传颂天君法术精神,智谋绝代,其实只有身边的人知道他那场胜利是如何得到的。”

    辕禄眼皮一抬,脸上表情阴测测的,“魔君年轻时曾爱上了九重天上的百花仙子,为了得到美人心时常到天宫骚扰,百花仙子想要摆脱这种纠缠便和前任天君做了场交易。”

    “因为魔君其人有通天道行,他在位时期魔族不断鼎盛,大有压制天族的气势,所以天君权衡利弊后同意了百花仙子的条件。于是百花仙子佯装答应魔君的条件嫁入破魔岛,然后天君派人前去发难扬言要剔除仙子的仙骨,并生生世世不许其魂魄进入轮回道。魔君为了保护百花仙子甘愿自毁妖元,向天君俯首称臣。”

    辕禄叹了口气,继续道“百花仙子总共在破魔岛呆了两年,期间诞下一个女婴,魔君对这个女儿是宠爱有加,即使后来百花仙子重伤了魔君逃出破魔岛,他也不曾迁怒那女娃半分。”

    “当初天君能进入破魔岛便全靠那女娃相助,据百花仙子所言,魔君自毁了妖元后实力便大不如前,后来又被仙子所伤,其虽为魔身但寿命已经大大缩减。天君便是趁着那女娃外出为魔君寻药的时候使了计策,不仅不仅吹灰之力潜入破魔岛,更抓住魔君离世的时间在各处泉眼下了药,后来的事……便和书中记载的别无二般了。”

    辕禄端起茶杯拨动杯盖,半眯着眼看着清白的雾气四散开来,语气也是淡淡的,“你修成仙身也不过是这两万年的事吧?”

    朝暮握成拳的手掌紧了紧,若记的不错,她是在那场仙魔大战后一百年修成人形的,当时扶柳岛还有挺大一片凹坑,其内土壤发黑寸草不生,柯醉告诉她那时仙魔大战留下的后遗症。

    瞥见朝暮的脸色,辕禄心中了然,“三千年前你和勐泽下凡历劫的事情,想必、你也都知道了吧?”

    朝暮迟钝地点了点头,心情愈发沉重。

    深坑里女子的哀怨的声音再次回响于耳畔,看着辕禄若有所思的表情,她几乎可以肯定那女子所等的人就是她,至于那负心汉、想必就是辕禄口中的天君了吧。

    只是她不太明白,自己和那魔君的女儿有什么关系?又或者那女儿想从她身上取出什么宝贵的东西?

    沉默片刻她抬起头看向辕禄,眼中慵懒闲适的神情全都被迷茫取代,“所以呢……所以我和仙魔大战,和那女子又有什么关系?”

    辕禄难得收敛了脸上轻浮的表情,语气中带了几分惆怅,“其实我也不知你究竟和她有什么关系,其中缘由柯醉应该比我更清楚,你若是真想知道便去找柯醉吧。”

    朝暮被他的说辞气笑了,“所以你跟我讲了那么长一个故事就是为了告诉我预知后事请找柯醉?辕禄,做仙要厚道!”

    辕禄摊了摊手,语气相当真诚“朝暮你这话就不厚道了,论起交情来咱们两个根本算不上熟识,而且自打仙魔大战后我便深入简出,压根没有管过旁的事情。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让我怎么给你讲个清楚明白?”

    朝暮抬手敲了下桌子,脸上仍旧是皮笑肉不笑的,“那上次我们在凡世明明谈好了条件,你为何回头便将我的行踪同柯醉说了?”

    辕禄脸色一囧,难得露出些愧疚的表情,“我是觉得你一个人流落在外太可怜,正好柯醉特意过来问我就顺便将情况和他说了。你看这不是挺好的吗?勐泽如愿得到绛灵救回倾瑶,你也保全了性命,两全其美的好事啊。”

    “两全其美的好事?”朝暮嗤笑一声,整个人堵在辕禄面前,将手往桌面上一拍,道“若是你能将柯醉找回来我便信了你的话,若是不能,这事就另当别论了。”

    辕禄仰头望着她阴沉莫测的表情,心中当即有种不妙的感觉,“若是不能,你打算怎么着?”

    朝暮的手指一根一根地从桌沿滑下,修剪整齐的指甲被日光照得闪闪发亮,“听说紫依仙子现在还在凡间历情劫是吧?反正我都已经篡改过一次天命了,倒不介意再改一次,你说呢?”

    “你这模样真是不可爱,亏司命还天天在我跟前说你多聪明可爱。”辕禄抬手将朝暮横出的胳膊往旁边一推,弯腰越过朝暮站了起来,“你便是杀了我,我也找不出柯醉来啊。”

    朝暮抿唇不言,只勾起手指拉住了他的衣摆,一双眼睛毫不退让地盯着他。

    辕禄扯了扯自己的衣裳,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本打算再坐下来同她好好理论一番,有仙娥迈着碎步匆匆进门道勐泽已经到了后院凉亭等他一同下棋。

    早不来玩不来偏挑了这个时辰来,辕禄眉毛一挑意味深长地看了朝暮,“要不仙子和我一起去后院下棋?”

    听到勐泽名字的那一刻朝暮便松了手,说起来她并不亏欠勐泽什么,除了凡世那段不算圆满的孽缘,说起来两个人并没有别的瓜葛。当然,要撇去某段时日她憋在心中的龌蹉想法。

    辕禄对于朝暮默许的动作相当满意,于是临行前还特意回头问了句“真的不去?”

    朝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反手抓起折扇呼呼地摇了起来。

    的确没有见面的必要,从决定将绛灵让给倾瑶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再不相见的本领,何况那时她还因心情不佳强吻了勐泽。

    咳,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让人面热,两人在凡世的时候虽然将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但回归仙位后再回过头来看凡事种种,大有些白驹过隙,恍然如梦的感觉。

    其实心里还是有点不甘的,一想到凡世各种窝囊事,她立即摇着扇子风风火火地往司命星君的府邸跑。

    这司命老儿是下了重本坑她啊,若是不讨点回来倒教人觉得她是个好欺负的。顺便嘛,还可以打听一下柯醉的下落,这也是她能想到的最后一个办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