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卷首 情深不寿(一)

时间:2018-03-08作者:凉宵

    灵沅出生的那年破魔岛下了整整一月的雨,声势浩大的雨水将岛中最大的一座火山都浇熄了,无数妖魔围着那火山虔诚地跪拜,狰狞丑陋的脸上都写满了敬意。

    整座岛上只有精通占卜的老巫师对着湿润的土地唉声叹气,眼见着那雨没有停歇的架势,他终于撑着油纸伞进了魔宫。

    当时魔王正抱着新出生的婴孩站在廊前看雨,晶亮的雨滴顺着红色的屋檐滑落,滴滴答答响个不停。巫师合上伞一抬头就看到那婴孩的火红的眼珠,比炼丹炉至纯的三味真火还要明亮。

    巫师跪在落雨的长廊前将卦象一五一十地禀告,说完之后恭敬地屈身磕了个头,雨势愈发大了,哗哗啦啦的流水溅落在他黑色的外袍上,湿淋淋的布料紧贴着身体,瞧着模样狼狈极了。

    那个向来对他和颜悦色的魔王站在长廊尽头,胳膊举的很高,垂下来的宽大衣袖将怀中婴儿遮得严严实实,确定了不会淋到孩子,他才回头看向巫师,已经有了老态的脸上全是不耐的神色。

    “你说的话我都知道了,以后不要再提,更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巫师又俯身磕了一个头,再抬起头时目光很坚定,“大王护子心切的心情臣能理解,可破魔岛中居住的大都是道行短浅的小妖,若是卦中事当真发生了,后果则不堪设想啊。”

    魔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再低头时目光又充满了柔情,“她是我的女儿,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放弃她的。”

    “那便让她永远留在破魔岛,不给任何人接近她的机会。”

    幼小的婴儿扑腾着胳膊去抓漂浮在空气中的小水滴,喉咙里发出咯咯的笑意,模样单纯的如同一块洁白无瑕的玉石。

    沉默地对峙良久,魔王终于点头答应了巫师的请求。

    或许因为从小便被剥夺了自由的权力,魔王对待灵沅格外宠溺,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小嘴一开一合,第二日就能在寝殿门口看到那样东西。即使如此,灵沅过得还是很不开心,她没有玩伴,也没有能说话聊天的人,甚至养只宠物还要定期拿出去让巫师检查。

    实在太过无聊的她便日日躲在寝殿看书,一开始看的是破魔岛内的典籍风情,后来是九重天上的八卦趣事,最后是凡间各种稀奇古怪的书籍。

    那时候读到凡世人为了情情爱爱要死要活的情节,她就会托着下巴问自己的父亲何为爱情。

    魔王听到这个问题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她头一次见到如此表情有些被吓到了,后来魔王将她抱着怀里哄着,轻声细语地解释道:“爱情都是骗人的东西,以后你千万不要碰。”

    这句话灵沅一直都记得很清楚。

    一千八百岁的时候她心血来潮想要看看破魔岛外的世界,可是魔宫的守卫实在太过森严,她逃不出去就只能对着高高的围墙唉声叹气。长吁短叹的次数多了,有一日宫墙那端传来男人的说话声。

    很年轻的声音,落到耳朵时有点像春天泉水破冰而出的声音,清脆的,带着生机勃勃的力量。

    男人和她讲魔宫之外的事情,讲路口那只动物修成了人形,将讲城中哪只狐狸又跑到凡间勾引凡人,还讲到……母亲为他介绍了什么样的小妖精。

    提起那妖精的样貌时,男人笑了,清爽如山风的笑声穿过墙体传入她的耳朵,灵沅突然觉得耳根痒痒的,像是被小猫挠了一下。

    笑声停止的时候她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道:“那你想不想看看我长什么样?”

    那端沉默了许久,久到灵沅以为男人被她的问题吓跑了,结果男人回了个“想”字,与此同时还扔下了一根绳子。

    灵沅心领神会地拉着那根绳子往上爬,只顺着墙壁攀爬了两步她的身后就响起了暴喝声,一回头就看到父亲盛怒的脸。

    她果真看到了那男人的样貌,一个清秀的年轻男人,身子很瘦弱,被兵卫拉下去时青色的衣衫紧贴着皮肤,模样狼狈极了。

    她跪在魔王面前求放掉那个男人,并答应他再也不起离开魔宫的心思。

    可是即使她再也不对着宫墙肖想外面的世界,那被惊扰的心还是无法完全平静下来。她时常想起男人被兵卫拖走时看向她的眼神,明亮如星,神情似水。

    爱情真的是骗人的东西吗?

    她时常躺在榻上辗转发侧地思考这个问题,可惜她想不出答案来,更没有能告诉她答案。

    没过多久魔王便病倒了,按理说修为极高的妖魔轻易不会伤及根源,可修为最高的魔王的确病了,并且病来如山倒,不过几日功夫就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为了治好父亲的病,灵沅将魔宫所有的医术翻了个遍,最后在某本陈旧的古书里发现了一种能医治百病的草药——绛灵,只是那草药生在仙魔交界处的一片小岛上。而且,为了防止有人乱采远古上神特意指派了神兽守护那草药。

    本来她还心存犹疑,等探望过父亲的病情,仅存的那一点迟疑也没了。

    自打魔王病重后魔宫的守卫就松懈不少,再加上这些年灵沅虽过得颓废该练的本事却一样不少。于是当夜她顺利地逃出了魔宫,并且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破魔岛。

    破魔岛外是清朗的夏日,澄净的阳光照得整天天空水洗一般的明净,见惯了风沙与干涸的人看着眼前风和日丽的情形,心中自然免不了一阵激动。

    独自在破魔岛外晃荡了许久,她终于恋恋不舍地拿出记载六界风土人情的小册子将生着绛灵的小岛标记出来。

    那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岛,四面环水,岛中绿意盎然,生机一片。

    她走下云头落在绿草中央,然后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图集低头辨别各种植物,许是她太过投入,连身后异常的响动都没有发觉。

    于是当那恶龙腾空而起咆哮着向她冲去的时候,她的脑海里除了惊恐还是惊恐,平日里学的本事成了一纸空谈。

    燃着火的利爪如同火柱一般落下,行动之际带起一阵狂风,风过之境乱草凄迷。恶龙在巨大的风声中挥舞着尾巴,结果带起更加强烈的狂风,无数细小的尘埃纷纷扬起如乱雨一般稀里哗啦地浇到人脸上。

    灵沅本能地闭上眼睛将风沙隔绝在外,可是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危急情况,利爪落在的那一瞬间她咬牙抬起手臂,凝聚起周身的力量,一时间小岛上方红光大作。

    意料当中的冲击没有来临,灵沅动了动胳膊有些茫然地睁开眼睛,面前是极盛的白光,白光中男子的身体几乎透明,唯有黑色的发丝因狂风在空中飘扬。

    她若是个凡人,眼前的场景应该就是标准的英雄救美,那英雄有着高大的身材,有着矫健的身影,还有着同江湖侠客一模一样的飘扬墨发。唯一不同的是,凡间画本子中的英雄出场时没有那么明亮的光芒,那白光如海浪般浩浩荡荡,声势强大到漫天的日光都褪去了颜色。

    她就站在白光的沐浴下看着男子拿起手中长剑刺向恶龙,恶龙咆哮着吐出火种却被他轻易躲过,素色的衣袂翩翩而起几乎和那白光融为一体。长剑凌空而起,一龙一剑在空中交缠,她的目光却落在那人的背影上,痴痴的,仿佛入了梦。

    白光黯淡之际那恶龙哀嚎一声从空中跌落,庞大的身体笔直地砸进生满绿植的小岛,鳞片丛生的皮肤间腾一下蹿起红色的火苗,鲜嫩的绿叶被那火苗烤的滋滋作响。

    灵沅愣愣地看向一旁波光粼粼的湖泊,犹豫间那男子已经从战斗中脱离,一手负后一手放在身前款款向她走来。

    有风吹过,周围传来草叶波动的清风声响,他墨发飞舞,衣袂飘飘地停在距离她仅有一步的地方,然后伸出了手掌,暖暖夕阳落在掌心将交错的纹路照得清清楚楚。

    灵沅盯着那只宽大的手掌,仿佛话本里受了妖精蛊惑的书生一般不由自主地伸出自己的手。他的掌心是温暖而干燥的,拉她起来时拇指微微用力,和她的皮肤完美地贴合在一起。

    男子将她从杂乱的草地拉起后转身看向被恶龙砸出的深坑,那里火光一片并且有不断蔓延的趋势。宽大的衣袖一挥,澄净的湖水便冲出水面向火苗上浇,不过眨眼的功夫,那火苗便偃旗息鼓。

    做完这一切,男子又回头看向灵沅,漂亮的眉轻轻蹙起,清俊的脸上露出些不满的情绪,“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喑哑成熟的嗓音,有些像夏日里干燥的微风卷起枝头绿叶的声音。灵沅自动忽略了他话中的情绪,心脏不自然地颤动着,看向他的眼神带了些不喑世事的迷茫。

    男子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两瓣唇抿出了不自然的白色,脚步一抬又向前迈了一步。灵沅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呼吸一滞,不等她向后躲闪,男子突然低下了头。

    两个人离得很近,她一抬头就可以看到男子纤长的睫毛,以及深沉似海的眼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