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五十八章 孤城浪人

时间:2018-03-08作者:凉宵

    父亲离世那日天气冷极了,御花园的花树上都生了一层透明的冰凌,祁泠逸急着见父亲险些摔倒在大殿前的石阶上,刚狼狈地站直身体,屋内便传来小太监尖利的通传声。他身子一软,跌倒在明黄灯影的尽头。

    房间里一直都有断断续续的哭泣声,真真假假,响成一片。不知过了多久,那哭声终于停歇,有宫人陆陆续续从殿内退出,从他身旁经过时,宫人们稍稍停顿了脚步,转而缩着身子飞快地离开了。

    他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缓缓抬起了手掌,暖橘色的光芒穿过屏风花架落在他掌心的纹路间,纵横交错,条条清晰。

    最后四处变得十分宁静,祁泠煜沉稳的脚步声自殿内响起,并缓缓地向他靠近。

    他抬起头看他,然后直起身体端端正正地磕了一个头,祁泠煜就倚着门框神情淡薄地站在他面前,抬头的时候宫灯晃了一下,他似乎看到了祁泠煜闪躲的眼神,轻轻地勾起唇,他笑得慷慨大方。

    “还记得幼时夫子教我们念书,你读的都是些治国修身之道,而我偏爱诗词歌赋。夫子总拧着我的耳朵说朽木不可雕也,你看那个时候我就预知到自己的命运了。”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春日将近,皇弟要到宫外赏那万紫千红的春色了。吾在此祝愿皇兄心想事成,身体安康,也祝愿我大祁国泰民安,繁荣富强。”

    然后他便头也不回地去了皇陵,自此饮酒作诗不问俗世。

    可是早就千疮百孔的心还残留着一丝牵挂,那个无意间闯入驯马场从此驻足在他的生命的姑娘,那个单纯到让人不忍心伤害的姑娘,她过得还好吗?

    孙诚费尽心力找到他时他正靠在皇陵旁边的一块青石上喝酒,也不知是哪里买来的酒,酒味寡淡,难喝极了。

    听到孙诚可以压低的声音时,他扬手摔了手中的酒坛,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便是:“你知道落微消息吗?”

    问完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呵祁泠煜那样一个精明的人难道还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但想到朝中错杂的局面他的心里有充满了无法掩饰的不安,真是怕极了她会悲伤难过,会对生活失去希望……

    没有了天真,没有了快乐,没有了自由的舒落微便不再是舒落微了,他目光呆滞望着一地的酒渍默默为她祈祷,态度虔诚到完全不像他从前的他。

    孙诚略微迟疑了一下便将关于舒家遇难的事情说了出来,不用他继续再说,祁泠逸便能够预想到之后的事情了。

    祁泠煜啊祁泠煜,我还是高看了你!

    他开始后悔,他开始害怕,他开始自责,于是更加凶猛地喝酒,只有每日醉得不省人事了,他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

    后来祁泠煜到皇陵看他了,那时候他更醉了就正躺在冰凉的石块上睡觉,陡然惊醒的时候身上的薄毯滑落在湿淋淋的酒渍间,他清晰地看到祁泠煜的眉头一瞬间锁得很紧。

    许是看到面前的人过得并不安生,他突然笑了,笑声尖酸刻薄,完全没有从前的风度。他还出言讽刺他,每一句都不离舒落微。

    果然祁泠煜的身子踉跄了一下,本就虚白的脸变的没有一丝血色。

    他颠三倒四地说了很多,因为情绪激动从石块上跌到,摔在一片狼藉之中。最后祁泠煜弯腰拉起了他,阴沉的脸如同暴风雨来临前乌云密布的天空。

    祁泠煜狠狠地捏着他的手腕,咬牙切齿道:“祁泠逸我还是高看了你,原本以为经历了这些时候会变得成熟稳重,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周围的纷纷杂杂全都消失了,祁泠逸堵在躺在潮湿冰凉的地面上,破碎的瓦片散在背后硌得脊梁生疼,他的脑海中忽然有了一丝清明,像是溺水的人重新回到陆地的光明。

    孙诚再来时她便绝口不提舒落微的事情,即使心中还藏着思念,他也只能强迫自己隐忍下去。朝中的局势果然很不安稳,内忧外患,风雨交加,他甚至开始为祁泠煜的未来感到忧虑。

    颓废了那么多天,他仿佛看清了自己的未来,也看清了自己身上的责任,那些形势未明下的猜忌与仇恨,那些巨大打击吓得绝望与伤痛,就如同倾盆而至的大雨,天晴了便过了。

    祁泠煜将他接触皇陵那日,他望着皇陵之外清风明日,心中有一阵恍惚,因为前面等待他的若不是鸟语花香的极乐世界,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因为孙诚带来一个令他有种恍然如梦之感的消息:舒落微将离开皇宫与他相聚。

    从前盼了那么久的事情真正到来的那一刻他还是不敢相信的,直到舒落微安静靠在他的怀里,空旷的院落里传来她轻微的呼吸声。他的胸腔剧烈地颤动着,有了这段回忆,哪怕以后等着他的是万劫不复,他也心甘情愿地认了。

    祁泠煜找到他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没想过来得那么快,快到他都没有机会好好将属于他与舒落微的未来设想完整。

    那晚他长久地站在月光明亮的窗前,目光沉静地望着幽深的林霏,沉默良久还是对祁泠煜道:“我怕她会难过……”

    他不畏惧死亡,因为他的死对于大祁的安定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可他害怕舒落微难过,怕那朵开在悬崖边岌岌可危的因他的离开彻底凋零。

    祁泠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临行前留给他一句话:“不会的。”语气里全是笃定。

    他选择相信祁泠煜,陪着他演戏,陪着那些虎视眈眈的臣子演戏,最后以可以称得上灿烈的方式死在众人面前,只是、他没有想到舒落微最后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看着她眼中的悲伤与绝望,沉沉地闭上了眼睛,心里还是有些后悔的——若是自己后来不去招惹她该有多好啊……

    可是他却没有死。

    他醒来的时候天刚刚亮,细微的晨光落在塌前的珠帘上留下一片斑驳的光影,白发苍苍的医者拍了拍他的手背,松了口气。

    这时候他才突然明了祁泠煜为何会那么笃定地回答他,那人根本没有想过以他的性命换天下太平,那人一直都是记忆里冷漠又善良的兄长。

    突然他很想见见祁泠煜,只消看一眼便好,或许以后真的就没有机会见面了吧……

    卫远将圣旨带到承毅殿时他正坐在青藤花架上纳凉,有粉衣的小宫女坐在一旁烧火煮茶,巴掌大的小脸上爬满了汗滴。

    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精致的凤眼微微上挑,目光流转间散发着慵懒的气息,他的伤已经好了许多,但身子一直有些虚弱,因此脸色也呈现出病态的苍白。余光瞥到卫远古井无波的脸,他脸上浅淡的神情有所收敛,双手撑着藤椅坐了起来。

    “卫大人因何事造访?”

    懒洋洋的话音刚落,卫远精致跪在了他的面前,金灿灿的阳光透过重重绿叶落在他沉静的面容,那双眼因薄薄的金光愈发深沉似海。

    卫远跪在地上端端正正地磕了一个头,然后将绘着龙纹的圣旨交给了他。

    祁泠逸目光直视着卫远手中的卷轴久久没有移动,方才慵懒的神情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无限落魄的笑容。他知道自己早晚都要离开皇宫,只是没想过祁泠煜连见面的机会都不肯给他。

    呵又想到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他忍下心底的酸涩摊开了微凉的卷轴,匆匆一瞥,卷轴顺着藤椅滚落在地,明黄的纸张摊了一地。

    “真的吗?”

    他不可置信地望着跪在地上的卫远,嘴唇嚅嗫着,双手握拳砸在一旁的圆柱上,青藤花架剧烈摇晃了一下随后稀里哗啦地塌下。

    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忘不了夺去了他一切的那一天。

    他失去了他最敬重的兄长,他失去了他最心爱的女子,他失去了向往已久的自由。

    黄袍加身的那日他在承毅殿喝得酩酊大醉,醉眼朦胧里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日——那日他和舒落微、祁泠煜三人在夕阳下重逢,舒落微端酒敬向祁泠煜。她说“有些人踏破一声想要追求的,却是有些人弃之如履的。”

    如今,他曾弃之如履的皇权将他困在了皇宫这个牢笼里。往前一步,是无数百姓殷切的眼神,往后一步,是父亲兄长深沉的面容。而他、无处可逃。

    后来他特意去了一趟遥水村,牵着舒浩南的儿子。

    小男孩刚刚学会说话正是好奇心重的时候,站在村口的桂花树下一个劲地问他问题,大大的眼睛里闪着光,像极了初遇时舒落微的眼睛。

    他抱着男孩耐心地解释,一直到男孩问够了他才抱着他登上暮堇山,半路的时候男孩躺在他怀里睡着了,稚嫩的脸蛋因酣睡留下一层薄红,模样乖巧极了。

    他坐在空旷的山石上低头看着男孩的睡颜,心里安详极了。

    男孩终于在他的注视下悠悠转醒,朦胧的睡眼眨了眨,小手抓住他的衣襟,声音软软糯糯的:“姑母是在这里吗?”

    他笑,“是啊。”

    “那她怎么不出来看落儿呢?”

    他抬头看着皎洁的月光,眸光闪亮如星,“她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