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三十五章 大梦未醒

时间:2018-02-10作者:凉宵

    从孟家地牢出来后舒落微拒绝了卫远的好意,独自回到阔别多日的舒府。

    舒府正门已经被贴上封条,鲜红的印章暴露在月光下格外刺眼,舒落微本要抬手撕去手指挨上冰冷的铜环又放了下去。

    她最后是翻墙进去的,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偌大的宅院此时一个人都没有,旧日的花草早就在严寒的天气下纷纷凋零,走在昏暗的回廊间四处都是凄凉的景色。

    舒落微依次走过了每一个房间,从前院到花园,再到后亭各个宅院。她走得很慢,目光流连在每一个挂件每一个装饰上,慢得仿佛要将所有的事物都封存到记忆当中。

    幽兰居一切如故,就连窗上贴的大红喜字都没来得及撕去,舒落微坐在院中的石凳上喝酒,连就都是往日月儿为了讨好她偷偷藏在角落里的。

    人没了,酒喝起来也不是滋味。

    幽幽夜色传来一阵脚步声,“踏踏、踏踏”很轻,传到耳中却无比清晰,舒落微抬起头,似醒非醒地看着突然到来的人。

    是他,那个长着一双漂亮桃花眼的青衣男子,他抱着坛酒缓步走进幽兰居,漫天的月光好像都聚拢到他的身上,舒落微的眼中全是他飘扬的青衫以及眉眼肆意的笑容。

    那样张扬,那样从容,时光仿佛在一瞬间倒流。

    走得近了,柯醉将手中的酒坛递到她面前,半眯着眼睛道:“喝酒吗?”

    一坛酒早就被她连喝带洒挥霍得一滴不剩,看到突然不出现的人,她也仅仅愣了一下便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酒。

    还是同样的味道,淡淡的酒香,浓浓的桃花味,舒落微依靠在凉凉的石桌旁喝酒,清酒从舌尖滑到心肺,周身都被桃花香包裹着,她仿佛掉进了一片桃林,如烟如霞的桃花次第开放,纷纷扬扬的花瓣散落云海,她就坐在一株桃花树上喝酒,面前有一个漂亮的如同狐狸的男子在对着她笑。

    好美好美的场景,她都开始怀疑这是否真的是一场梦。

    一双手放在了她的肩膀,柯醉站在她的身后微微弯下了腰,“丫头,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舒落微没有回答,犹自仰头喝着酒,柯醉并不在乎她的举动,收回了放在她肩膀的手,指甲从脸颊擦过时还带来微微的凉意。

    “从前有一位女仙下凡游玩时爱上了一个凡人,可那个凡人命中注定要成为帝王,女仙为了不扰乱凡人的命格狠心回到了仙界。后来女仙为了完成临行前和凡人许下的诺言,到天宫求了司命星君以肉体凡胎与那凡人的转世再续前缘。”

    舒落微将酒坛抱着怀里,仰起头看着柯醉,迷蒙的双眼中水光一片,“那女仙在凡间时是不是遇到了很多意外,到最后也不能和凡人的转世有情人终成眷属?”

    “不是的。”柯醉从石凳上坐起来,走到舒落微面前,冰凉的手落在她潮湿的脸颊,“那位女仙在凡间的时候爱上了别的男子,惹上了一堆祸事。”

    舒落微抹了把眼泪,想笑却笑不出来,“原来还可以这样啊。”

    柯醉的手还在她的脸上,从眼角一直滑到唇畔,动作温柔极了,可那清秀的脸上却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寒意,“舒落微记住我说的话,不要再和祁泠煜纠缠在一起,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舒落微的眼眶忽然又湿了,明明脸上的神情是那么认真,眼泪却止不住地往外掉:“可是我逃不掉啊。”

    柯醉轻叹一口气,俯身认真地擦干了她脸上的泪痕,然后拉起她的手于手心画出一个符咒,画出最后一笔时那符咒泛出浅浅的青色光芒,“除了你,其他任何人看到这个扶符咒便会晕倒,睡一觉明日去皇陵找到祁泠逸,让他带你离开京城永远不要回来。”

    舒落微茫然地盯着那个符咒看了半晌,又转过头看向柯醉,柯醉手一抬掌心有亮光闪过,只是一瞬舒落微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将舒落微抱回幽兰居的软榻上,又燃了热气腾腾的炭火柯醉才如释重负地推门而出。

    一位胡子花白的老人早在夜色里等了许久,见柯醉面带笑意地从房间走出兀自摇了摇头,苍老的脸上大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活了几万年最后栽到这个小丫头手里,我算是看明白了,柯醉你这一辈子就别想快活了。”

    柯醉愣了愣,回头看了一眼灯火昏暗的房间,眼中的温情一闪而过,“今日之事还望仙君保密,大恩不言谢。”

    司命星君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扭头走了,“那丫头的性格便是如此,你就算命簿全都改了也没有一点作用的。”

    真是毫不留情面的一句话,柯醉也摇了摇头,看着掌心似有若无的光芒,心中的无奈与荒凉如同野草一般疯长。

    如司命所言舒落微醒来后虽忘记了醉酒后的许多事情,但柯醉特意加固的记忆她一点都没有忘记,关于离开祁泠煜,关于寻找祁泠逸,关于掌心的特殊印记。

    舒落微抬起手的瞬间掌心的符咒立即发出明亮的青光,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光线又逐渐暗淡直至完全消失。

    换上一套干净的男装,舒落微找出府中的钱财戴上宽大的斗笠又翻墙出了府。

    先是在酒馆点了丰盛的饭菜,当真是饿极了,舒落微吃得极快,片刻的功夫便填饱了肚子。

    真正收拾完毕的舒落微重新踏上了喧闹的接道,今日的阳光很好,街道上的行人比往日还要多上许多,望着一张张喜气洋洋的脸,无端的愤恨涌上心头,她握紧了从府中带出的长剑,目光坚定地朝一个方向走去。

    自然不是皇陵,从清醒的那一刻舒落微就没有想过要和祁泠逸一起逃离京城,她要去将军府,找那个构陷父亲的伪君子。

    或许还有更明智的方法为舒家洗刷冤屈,或许还有更轻松的方法让所有恶人自食恶果,但是她等不及了,一面有孟家的虎视眈眈,一面有祁泠煜温柔的牢笼,她要用自己的方法作个了断。

    今日的孟府很平静,她的逃离完全没有激起一点浪花。

    走到门口守卫面前,两个男人还未来得及说出一句,眼前灵光一闪便失去了直觉。收回手掌的时候舒落微浑身都有些颤抖,她幻想过许多种鱼死网破的情形,却没想到自己可以用如此简单的方式便可以接近那个人。

    接下来的路途都很通畅,不出半刻舒落微便在后院的暖亭内看到了正在下棋的孟和。

    孟仟仁看到突然闯入男子放在棋盘上的手一顿,还未来得及开口训斥,就听见身旁孟和慌乱的叫喊声:“来……”

    刚刚吐出一个字,等待他的便是一道诡异灵光,孟和摔倒在棋盘之上时,孟仟仁还在怔愣中未缓过神,等舒落微一步步踩上石阶走入暖亭,他才瘫坐在凳子上,眸瞳张大不可思议地看着舒落微。

    到口的呼救在看到舒落微掩唇的动作后生生憋回了肚子,他看着她一步步往后缩,知道身子抵上冰凉的栏杆才惶恐地停了下来。

    “你……你要做什么?”

    舒落微摘下头顶的斗笠,对着孟仟仁绽放出一个美丽的笑,那笑容如同暗夜里不断滋生的藤蔓,漂亮的枝叶,妖艳的花朵,无声无息地攀爬着,也有足够的能力将人瞬间绞杀于那样的美丽中。

    “不要怕。”舒落微缓步走到孟仟仁面前,在人彻底瘫软在地之前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然后硬生生地掰开了他的手,将手中的剑塞到他的手中。

    “杀了他,杀了他我就放过你。”魅惑的眸瞳从昏睡的孟和身上扫过,舒落微的语气里竟带着一丝蛊惑,“杀了他我就会离开,去杀了他。”

    孟仟仁看着舒落微怨毒的脸,僵硬地将视线移到自己父亲身上,握着剑的手在剧烈抖动着,可那只胳膊已经缓缓抬了起来。

    明晃晃的日光下,锋利的剑身闪出一道白色光芒,孟仟仁手撑着地缓缓爬了起来。

    “杀了他!”舒落微的声音陡然变得尖利,眸子的恶毒几乎摆在脸上。

    孟仟仁早就认出了她的身份,只是没想到昔日里那个单纯无害的姑娘会变成这副怨毒的模样,那周身的煞气犹如从地狱逃出的恶鬼,一个眼神就足以将人杀死。

    他跪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举起了手中的剑,心里还在迟疑着,久久不肯移动。

    舒落微突然移动到他的身后,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颈,他听到了她仿佛情人低语的温柔嗓音:“想死吗?”

    他不敢动,连说话的勇气都没了,唯有手还不受控制移动着,抬手落下,他似乎能听见长剑刺入血肉的声音,然后有滚烫的鲜血喷洒在他的脸上。

    心在疯狂地跳动着,手在剧烈擅抖着,他跪在父亲面前,看着鲜血从父亲的身体里源源不断地流出,逐渐爬满了青石板。

    身后尚有人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如同催命的符咒,突然一声刺耳的尖叫从那女子口中喊出,他犹如自大梦中清醒过来一般抖着身子回过头。

    那个妖孽一般的女子刺客已经完全失了理智,身子剧烈地颤抖着,盯着那片血渍疯狂地尖叫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