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十八章 无声对抗

时间:2018-01-26作者:凉宵

    这样的想法一冒出来,舒落微立刻撑着他的肩膀挣扎着要下来。

    祁泠煜一察觉到她的意图便停下了脚步,弯腰的动作还是慢悠悠的,对上舒落微略显急切的眼神他也没感到意外,清冷的脸色在月光下更显冷漠。

    “你先上去参加活动,好不好?”

    说出最后三个字的时候,舒落微的语调轻轻地,眼中的热切却如同汹涌的海流一般喷薄而出。

    对着那样的眼神祁泠煜居然说出拒绝的话,两个人沉默地对视片刻,不等舒落微再次开口他便优雅地转过身子。

    白色的衣衫快要消失在明亮的灯火之中时,夜空中响起他喑哑的声音,“乖乖留在这等我。”

    浅浅淡淡的一句话浇灭了她行政所有的不安与躁动。

    舒落微果真静下心来,慢慢喘着气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

    她所站的地势并不太好,朝上望去只能看到连成一片的火光,以及隐隐约约的人影。

    心里到底还是有点期待的,她握紧了早已攥得变形的荷包,接着暗淡的月光一步一步往上爬。

    越往上光线就越明亮,圆圆的月寂静地悬在天边,银色的光芒朦朦胧胧地倾泻而下,打眼看去如同一面声势浩大的轻纱,轻盈又朦胧地拢在眼前。山上的灯火亮极了,仿佛是感染到人群中热闹的氛围,橙色光线气势汹汹地往上窜。火苗舔舐着空荡荡的夜空,竟给人一种黑夜将尽的错觉。

    不等她爬上山顶,早已搭建好的竹架子上就有了影影绰绰的背影。人声更加鼎沸了,先前的锣鼓声已经完全停下,传到耳中的都是响亮的呐喊加油声。

    大多是年轻女子的声音,听起来清脆极了,跟初春冰雪消融溪水涌动的声音没甚区别。

    舒落微听着那响彻夜空的声音心情可跟着激荡起来,与此同时涌现出来的情绪就是满满的期待。

    几乎是眼都不眨地盯着那竹架子,有越来越多的人攀上去,胖的瘦的,麻利的笨拙的,都手脚并用地努力往上爬。

    甚至她都能从混乱的人群里看到孟书贤的身影,可是的的确确,没有祁泠煜。

    她无法想象祁泠煜那样一个如同谪仙般的人物挤在粗俗乡夫之间的情形,印象当中的他从未因为什么而失去从容不迫的气度。

    哪怕是令万人趋之若鹜的皇位。

    可是她就是想让祁泠煜去抢花鸳,仿佛只有看到他和一群普通人你争我抢的样子,她才能确定祁泠煜是真实存在并在乎着自己的。

    眼见着所有的男子都已经离开地面,开始争先恐后地往上爬,舒落微终是面无表情地低下了头。

    心里空荡荡的,说不清是失望,还是难过。

    人群中忽然又爆发出一阵叫喊声,不是呐喊加油,而是近乎喝彩的惊呼。

    舒落微好奇地抬头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匆匆一瞥,视线就如同定格了一样。

    一袭白衣的祁泠煜踩着竹架子,几乎是凌空而起三步两步就超到了众人之上。月色温柔似海,他宽大的白衣在夜风中凌空而起,一尘不染的衣袂完美地融入到月色当中,一个转身一个回眸,衣袂翻动,皆空灵如仙,华美似神。

    心跳停止了一般,舒落微攥紧了手掌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每一个潇洒如风的动作。

    近了,更近了……竹架子上端高高悬挂的花鸳似乎就在他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

    女子打气的声音越来越大,不断有手忙脚乱的男子从竹架子上摔下来,山顶上的情形一时有点混乱,但竹架子上愈发空了。

    没了杂乱之人阻挡,舒落微清晰地看到祁泠煜的动作,一步接着一步,从容不迫,甚至还带着几分悠闲。

    明明只有几步的距离,他却不肯动了,坐站在瑟瑟秋风里悠闲得如同中秋赏月的才子。

    似乎有人超过了他,舒落微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祁泠煜身上,他凝固了的动作,他来回翻飞的衣袂,他清雅出尘的身姿。

    看着看着鼻子就开始发酸,舒落微抬手揉了揉鼻子,松开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熬夜赶制的荷包。

    似乎已经没什么用了,舒落微举起手臂奋力一抛,那丑陋的荷包滑过一道弧线彻底消失在夜色中。

    与此同时,山顶爆发出一阵喝彩声,舒落微瞥了一眼,站在最顶端的是抹黑色的影子。

    只要不是祁泠煜,大概都和她无关。

    舒落微吸了口气,慢腾腾地往山下走。

    时间很巧,回到原地的不久祁泠煜的白衣就出现在夜色里。

    舒落微正蹲在狭长的小路边揪草叶,轻一下重一下地撕扯,扯着扯着眼泪就开始往下掉。

    你有没有失望过?

    先站在云端然后在被人狠狠推下的失望。

    那种近乎绝望的失望。

    那时候听到祁泠煜要成亲,她也很难过,难过得仿佛再也活不下去。

    可今天的难过却和那完全不同,心里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又沉又闷,连呼吸都憋得很不顺畅。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舒落微才低头擦了擦眼泪,回头看到祁泠煜时她有一瞬间的慌乱,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看不到。

    不仅心里的背上他看不到,连哭红的双眼都可以完美地掩藏在黑暗中。

    祁泠煜在她面前站定,并不开口说话。

    两个人沉默地对视了良久,终是祁泠煜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温热的手指从手腕滑到手背,然后紧紧握住。

    “走吧。”

    和风细雨般的嗓音,简单的两个字,连结果都不曾告诉她。

    舒落微也低着头不肯说话,任凭他拉着手在黑暗里摩挲。

    下山的路比上山好走多了,两个人很快就来到山脚下。

    许是离得远了,山上的喧闹竟丝毫没有影响到山下。

    夜,一如既往地安静。

    草丛里传来几声虫鸣,几种混杂在一起,此起彼伏,仿佛一场热闹的交谈。

    遥水河也很平静,只有当冒冒失失的夜风吹过时,那河面才回泛起小小的波纹,连带着清透如纱的月光也微微晃动起来,碎了一池的白光闪动,忽明忽暗,忽隐忽现,霎时间变成了星辰密布的银河。

    舒落微本要留在山下看月亮,看着看着就坐在遥水河岸的草地上看闪动的月光。

    祁泠煜也在她身边坐下,动作很轻,始终一言不发。

    不知过了多久,空荡荡的夜色里又传来人声,不用想便知道那些参加活动的人下山了。

    好在两个人呆的地方跟下山的小路有一段距离,吵闹归吵闹,倒是没人过来打扰。

    人终于陆陆续续走完时,舒落微忽然没有观赏的兴致,一回头竟发现祁泠煜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

    那双眼太过明亮,那眼中的情绪太过强烈,强烈到舒落微无法忽视。

    又是无声的对视,舒落微咬紧了下唇,不肯让自己的情绪外露。

    “三月之约,要结束了。”

    毫无波澜的语气,舒落微曾想过无数次祁泠煜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同样的话,没想到最后说出这句话的会是自己。

    无所谓了,反正效果都是一样的。

    祁泠煜却恼了,即使一句话不说,舒落微也能看到月光下他的脸色极其阴沉,连目光都带着几分阴狠。

    舒落微被那眼神下了一跳,稳下心神正要找借口离开,祁泠煜却突然扑了过来。

    的确是扑的,整个人像座山一样直接将舒落微压倒在草地上。

    头毫无防备地磕在草地上,不疼,但是激起了舒落微的逆反情绪。

    “放开我!”

    舒落微恼怒地呵斥一声,撑开手臂去推祁泠煜的身体,不推还好,敌对的动作方露出个头,祁泠煜就强势地锁紧了她的双腿,手臂也被他紧紧地并在一起,仅用了一只手,空下来的那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毫无预兆地吻了下去。

    身体都被死死地禁锢,舒落微挣脱不得只能紧闭着嘴唇作无声地抗争。

    可祁泠煜却不允许,霸道地咬上她的下唇,在她吃痛的时候迅速占领了她的唇舌。

    毫无技巧,毫无章法的一个吻,他不受控制的力道吮得她舌头没了知觉,两个人的牙齿不断磕碰,撞得牙床一阵阵发疼。祁泠煜却像是完全没有知觉,蛮横地掠夺,发狠地用力,似乎连她的呼吸都要夺取。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在剧烈地喘息着,舒落微张着口大口大口地呼吸,仿佛一条即将渴死的鱼。

    本来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祁泠煜的手毫无预兆地落在她的脖颈,并有不断下滑的趋势。

    亲吻的时候舒落微已经放弃了挣扎,而祁泠煜在她身上的禁锢也无意识地放松,此时他的动作很轻,轻到舒落微完全没有察觉。

    直到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衣襟,有些粗暴地扯着不料往下拉,舒落微才猛然惊觉。

    可是她一时间忘了该做什么反应。

    祁泠煜俯身吻上裸/露的锁骨,或许是夜风太亮,当温热的唇落在被风吹过的肌肤上时,舒落微突然浑身一热,像是身体里被人点了一把火,那火苗一点点烤着她的肌肤。

    温度在上升,她的心却安静下来,偏头将滚烫的脸埋在凉凉的草叶间,方才的挣扎与气愤荡然无存。

    天地之间只剩下他绵绵密密的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