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四十一章 有苦难言

时间:2017-12-18作者:凉宵

    皇后被她认真的语气逗得忍不住掩面而笑,两人笑过之后气氛缓和许多,舒落微这才继续道:“只是订婚这件事并不是我一人能决定的,娘娘还要问一问二皇子才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皇后却不以为然道:“问他做什么?你答应了就什么都好。明日本宫就找个灵验的师傅看个好日子,然后去舒家把亲事提了。至于逸儿,他只需要照着办就行。”“万万不可。”舒落微急忙制止,然后盯着皇后毒辣的目光低声道:“落微何尝不想顺顺利利地将终身大事定了,只是有些事情还是要准备妥当了才行。当初哥哥和嫂嫂之间闹矛盾时,我那没良心的哥哥一句‘只怪当年听从父母之命匆匆娶妻’便惹得嫂嫂伤心不止。落微当时听了哥哥的话就想着日后嫁人定要嫁个两情相悦的,现如今娘娘只问了我一人的意见便将主意定下,若是日后出了什么事端,二皇子他也用同样得理由来回应我,到时我该如何自处啊。”皇后也是个经历过情伤的人,此时听到舒落微恳切的言辞顿时感同身受,计量颇多的心也忍不住柔软了许多,“你就是思虑太多,也罢,本宫便以你所言将逸儿叫来问个清楚。”话音刚落便转过头对一旁的宫女吩咐道:“你去把二皇子叫来,就有大的事,让他务必尽快过来。”宫女领了命便迅速垂首退下,皇后又转身执起舒落微的手问起出宫后发生的事宜。舒落微心里十分清楚,祁泠逸是愿意娶自己的,方才将责任推到他身上不过是缓兵之计,谁料到皇后竟然直接遣人去请祁泠逸了。她这时只觉得坐立难安,一颗心上蹿下跳动荡的厉害,对皇后的问话连听都未听清就直接随口乱答。皇后将一个问题重复了三遍之后,祁泠逸终于跟着宫女风风火火到了弄月宫。一见来人,舒落微的心肝颤了几颤,若不是正扶着桌子,怕是要直接从圆凳上跌下去。祁泠逸忙了一整日,刚从皇陵回到宫中,屁股还未坐热呢便有宫人着急忙慌地把他请来。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到了弄月宫一看,两个人端坐在正殿喝茶,神情何等悠闲!祁泠逸咬咬牙,没好气地朝皇后拜了一拜,问道:“不知母后唤儿臣过来有何大事?”皇后自然听出他话中的不满,眼皮一抬虚虚望了舒落微一眼后缓缓道:“你先坐下来母后同你慢慢讲。”祁泠逸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舒落微,隐隐觉得要有好事降临,于是便甩了下一百,笑意盈盈地坐在了舒落微对面。皇后瞧见自己儿子欢喜的神情,心中顿时有了把握,“你与落微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在你心里,落微是个怎样的女子?”话音刚落,舒落微就两眼放光,直勾勾地望向祁泠逸。“落微是个极其与众不同的女子。”祁泠逸对着舒落微勾唇一笑,转而摆出个真诚的表情道:“她身为一个女子,不精通琴棋书画,不擅长女工绣活,放眼整个京城都难找出第二个这样的女子了。”祁泠逸摸了摸下巴做出深思的模样,然后在舒落微要杀人的表情中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但是她饱读诗书,精通诗词歌赋,纵使身为女儿身,胸襟气度,见识眼光却不必男儿差。儿臣觉得若是生在合适的时候,她必将成为一代巾帼英雄。”皇后听罢他的一番吹嘘,忍不住掩唇笑了起来,“你们两个这性格还真是一样的,若不是临时叫你出来,母后还真要怀疑你们二人是不是提前串好了辞。好了,母后跟你直了吧,眼下太后突然薨逝,你与落微的亲事肯定要拖上一段时间,但一直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依母后所见你们二人先把婚事定了,等孝期一满再立刻把婚事成了。逸儿你认为如何?”祁泠逸心中早按耐不住欢喜,皇后话音刚落他便忍不住开口叫好,可“好”字没出口,舒落微紧张兮兮的表情便落入他的眼中。“不要答应。”舒落微朝他比了个口型,一直偷偷地摇头同时又怕被皇后看见,急得脸蛋通红。祁泠逸到口的回答被她过激的反应生生压了回去,来不及过多思考他便顺着她的期盼道了句:“不好”。皇后一愣,看向他的目光陡然严厉起来,“既然你认为落微是个好姑娘为何不肯应下亲事?”祁泠逸紧紧攥起了手掌,力气大到骨节都泛着青白色,“落微的确是个好姑娘,但并不代表就能够成为儿臣的好妻子。”强忍住心里的疼痛,他低下头不去看舒落微脸上伤人的神情,一字一句咬牙道:“儿臣喜欢的女子定是要有惊世之貌,绝世之才,端庄贤惠,温文尔雅,能与我品诗话词,也能为我素手添香。舒姑娘虽有巾帼气概,但并不是儿臣所仰慕的那类女子。婚姻并非儿戏,儿臣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舒姑娘负责,还请母后体恤将定亲一事延后再谈。”皇后看着侃侃而谈的祁泠逸忽然觉得自己儿子长大了,对于人生竟早有了自己的打算。转念一想,其实她又何尝不喜欢端庄贤惠的儿媳?只是形势所迫,除了舒家女儿整个京城便再找不出更合适的女子了。眼见着祁泠逸苦着脸兀自难过的模样,她心中也十分难过,再开口时语气就柔和了不少,“你的心情母后也能够理解,只是你要知道,世间不会有如你所言那般完美的女子。落微是母后看着长大的,品貌在一众千金中属于上乘,与你相配也算是郎才女貌了。你还有何不满意的呢?”言罢又转头看向舒落微,脸上表情慈爱无比,“方才逸儿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他年纪尚不懂得过日子的难处。你的品行,本宫都是看在眼里的。”舒落微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祁泠煜沉痛的表情,此时听见皇后的劝慰,心中更加内疚了,“二皇子得对,是落微配不上他这样的男子。”“不要了。”祁泠逸突然被她的话刺激到,从座位上猛地站起,红着眼睛高声道:“这亲事还是暂时搁下吧,我相信舒姑娘不是个见异思迁的人,若她真的有心,孝期满后再成婚也不迟。”“逸儿!”皇后震怒,拍了下桌子,高吼一声。祁泠逸却连看都未看一眼,衣袖一甩,扭头出了弄月宫。皇后颓然地坐在堂前太师椅上,兀自喘了许久的气才重新将目光落在舒落微身上。比起舒落微她自然更心疼自己儿子,可眼下形势越来越迫切,她务必要将舒家这股势力握在手中,所以目前舒落微是万万不能得罪的。皇后撑着椅靠缓缓站起来,走到舒落微面前柔声道:“落微你别难过,逸儿那孩子平日里嚣张惯了,本宫这就去好好管管他,你可千万不要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舒落微仰头看向皇后,白瓷般的脸蛋一片惨淡,“娘娘放心,我不会在意的。”“这样最好了。”皇后舒了口气,转头对身后的宫女道:“这几日好生照顾着落微,饮食方面一定要多加注意,看看都瘦成什么样了。”宫女自然佝偻着身子连连称“是”,心惊胆战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皇后走时舒落微仍旧坐在堂前一动不动,她的脑海里全都是祁泠逸临走时仓皇失措的表情。祁泠逸是有意与她的,从那日弄月宫前的一个怀抱起她便知道了,可是他却为了她了那么多违心的话。那一句句微微颤抖的陈述,他的伤心,她听的伤情。往日读画本子时她总会读到痴情男二求而不得的故事,那时她总会感叹笔者想象力的丰富,世间哪有如此痴情人?不过是戏言笑谈罢了。此刻她才突然觉得自己是何等残忍,一面占着祁泠逸皇妃的名头,一面忍不住牵挂着祁泠煜。舒落微啊舒落微,你怎能如此?舒落微定定地望着门外深深庭院,心里暗暗下了决定:既然自己钟意他人,那便与祁泠逸做个了断吧。第二日舒府便派人来接舒落微回府,舒落微趁丫鬟仆妇收拾行李的空档跑去了隔壁承毅殿去寻祁泠逸。不料祁泠逸因心情不佳早早提着酒壶出去饮酒,舒落微扑了个空正准备失望离去时,正好遇到太监孙诚。孙诚自便跟在祁泠逸身边,对于自己主子各种心思了解的一清二楚,这回祁泠逸便是因为舒落微的事情而忧心不止,所以他一看到舒落微连摆这个笑脸迎了上去。祁泠逸自昨日了那些决绝的话就一直精神不振,辗转反侧了一夜,第二日便起了个大早捧着酒壶到璧瑶池边的圆亭喝闷酒去了。舒落微跟着孙诚赶到时,他刚喝完了第三壶酒,正摇着空荡荡的酒壶唉声叹气时,目光一转便看到沿着湖畔袅袅婷婷走来的人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