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三十六章 狠心拒绝

时间:2017-12-15作者:凉宵

    她为祁泠煜辗转反侧时,他会躲在黑暗里偷偷心疼,当日光落在脸上时他又突然生出几分荒谬的欣喜。

    她能爱上九重天上最不解风情的勐泽,是不是也可以在尘埃落定之时看到他为她而乱了方寸的心?可是他又害怕灾祸降临到她身上,毕竟她的平安无虞是他一生最大的期盼。

    思绪涌动之时,舒落微已经躺在他的怀里渐渐睡熟。暮色四合,有明亮的月光透过山头落在她白皙的脸上,男子慢慢低头将额头抵在她凉凉的脸蛋上,一颗心从未有过的安定。

    朝暮,千万不要爱上祁泠煜。

    哪怕你真的爱上凡间烟火,哪怕你真的再也不属于我,我也要看着你平安喜乐,一生无虞。

    幽深的山林中想起了拖沓的脚步声,有灯光在山林中闪动并离两个人所在的石块越来越近。

    男子低头深深看了熟睡的舒落微一眼,然后埋头在她耳边低低道:“朝暮你要听话,乖乖等我过来接你回家。”

    言罢,男子将舒落微轻轻放倒在草地上,身形一闪便彻底消失在浓浓夜色里。

    祁泠煜看到躺在石块上睡得正酣的舒落微时,原本就发黑的脸顿时黑成了墨汁。

    看到舒落微掉头跑开时他心里就隐隐不安,本想追上去的,结果孟仟语上前扯住了他的衣袖,轻飘飘的一句话便让他已经迈开的脚步僵住了。

    “你和舒落微算什么关系呢?”

    孟仟语问的时候语气很温柔,脸上没有一丝一毫质问的神情,可他却听的心里发沉。

    山上站着舒落微的亲哥哥,还有她名正言顺的未婚夫祁泠逸,他算什么呢?

    一个朋友?

    若是这样也轮不上他为舒落微如此劳心劳神。

    他强忍住内心的不安,重新转身站在了孟仟语身侧。

    天边夕阳正盛,火红的颜色如同女子闺房中浸了水的胭脂在漫无边际的流云之中蔓延。不过一会儿,半边天都布满红艳艳的晚霞了。

    他望着那娇艳的颜色一阵失神,脑海里全都是舒落微落荒而逃的模样。他不是不知道舒落微对他的心思,可那样一个将喜怒都摆在脸上的单纯姑娘他怎么能娶?

    如果舒落微是春日开得最热烈的迎春花,那么他便是夜间偷偷开放的蛇床花。一个养在富贵深院,供人消遣,由人呵护,向阳而放开得热烈繁华;一个长在山间旷野,肆意生长,无拘无束,夜间吐蕊开得深沉而隐秘。

    他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无论从她的幸福出发,还是考虑他的利益,他们都不是彼此的良配。

    祁泠煜一遍遍告诉自己静下心来,好好对待孟仟语,可所有的坚持又在听过厮的抱怨之后统统瓦解。

    她一个人下了山,她一个人饮着酒,她一个人流着泪……他不敢再往下想了,于是当所有人坐下行酒令时他悄无声息地退了出来。

    当他看见安然入睡的舒落微时一个心终于放了下来,转而又忍不住微微皱眉。

    山间阴冷,鸟兽众多,她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躺在光秃秃的石块上,一面是坎坷的灌木丛,另一面是万丈高崖。

    这个人怎么就没有一点安全意识呢?

    祁泠煜黑着脸将舒落微抱在怀里,抬手在她脸上轻轻拍了几下。

    舒落微嘟囔了一声,动动身子窝在他的怀里睡的更熟了。

    夜里的山间极静,除了草木之中偶尔传来的沙沙声就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两道声音极其平稳地此起彼伏,像两道纠缠的藤蔓在空旷的山间一点一点攀爬生长。

    祁泠煜静静地望着她酣睡的侧脸,原本带着火气的心逐渐沉淀下来。

    今晚的月光很明亮,皎白的光线朦胧如雾,浅浅淡淡地落在她恬静的眉眼。她的脸颊泛红,微抿的唇水光一片,往日里乌溜溜的大眼睛紧紧闭着,纤长的睫毛如同振翅欲飞的蝶。

    他失神地抚着她蹙起的眉头,过了良久才深吸一口气将人抱起。不料一起一落间,舒落微竟被惊醒了。

    察觉到怀中人的异常,祁泠煜停下脚步,垂下眸子正与舒落微水光迷蒙的眼对上。

    愣了许久,舒落微才揉了揉眼迟疑地唤了声“煜哥哥”。

    祁泠煜被她绵软的声音惹得又是呼吸一滞,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才淡淡应了一声。

    “嗯”字的尾音还在舒落微就已经从他怀里跳了下来,喝了酒的原因,初落地时她往后踉跄了一步,险些跌进黑魆魆的山崖。

    “心!”

    祁泠煜手疾眼快地伸手去拉,指尖还未触及到她的衣袖,舒落微便扶着一侧的石块站定了。他扬起的手在空气中僵了一下,终究是默无声息地收了回去。

    舒落微颓然地扶着石块,一张脸被吓得血色褪尽,饶是她心情不太好,也不想为了祁泠煜落得个跳崖身亡的名头啊。

    等她的呼吸逐渐平复下来,祁泠煜才犹豫着上前一步,“你没事吧?”

    舒落微抚了下胸口,突然抬起头看向他。

    月色里那一双眼睛犹如一对明亮的夜明珠,熠熠发光,“你知道刚才我将要掉下悬崖时心里想的是什么吗?”

    祁泠煜定定地望着她的眼睛,良久无声。

    舒落微将嘴唇咬得发白了才开口道:“我在想若是我真的从这崖上跳下去,死在你面前,你会不会永远记着我。”

    “舒落微!”祁泠煜沉沉地唤了一声,脸上逐渐有了怒意。

    “煜哥哥啊。”舒落微站在他的面前,眼中水光一片,“你到底喜不喜欢孟仟语?”

    祁泠煜心口一滞,望着她爬满泪光的脸蛋竟然不出话来。

    舒落微抬手抹了把眼泪,又往前走了一步,两人的距离已是脚尖点脚尖,“从静兰湖偶遇那日我就在想一个问题,你到底喜不喜欢孟仟语呢?”

    “人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两人一个是美名扬天下的将门虎女,一个是风流博古今的潇洒皇子,若真的郎有情妾有意也是天经地义的是。可是……”舒落微仰头看着他,眼泪又止不住掉下来,“可是我总怀着一丝希冀,我希望你对她仅仅是赏识,我希望你能够多看我一眼。”

    “祁泠煜,我爱上你了该怎么办?”

    我爱上你了该怎么办?

    祁泠煜怔怔地看着她脸上泛滥成灾的泪水,一颗心被她那句千回百转的告白惹得乱成一团。

    “祁泠煜!”舒落微一把扯住他的衣襟,泪水涟涟的脸上露出几分绝然的神情,“我不管了,不管你到底喜不喜欢孟仟语,也不管那该死的婚约,我这辈子一定要嫁给你。”

    祁泠煜混沌的眼神在她出最后一句话时猛然惊醒,他垂下眼睑静静地看着她,那双令她沉迷的眼睛此时露出冰冷又锋利的目光,“不可能的。”

    他一把扯下抵在胸膛的手,面无表情对着她道:“舒落微不可能的,我这辈子就算不娶孟仟语也不会轮到你。”

    舒落微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在瞬间决堤,她一面哭着,一面往他怀里撞。

    “为什么?为什么?”

    “舒落微!”祁泠煜禁锢住她不安分的身子,声音又急又冷,“别傻了,我不会喜欢你的。”

    在舒落微错愕悲伤的表情里,祁泠煜的声音干净而决绝,“我不会喜欢像你这样愚蠢又不可一世的女人!你喜欢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吗?你喜欢的人就一定要喜欢你吗?舒落微我告诉你可不可能的,除了相府嫡女的身份,你就什么都不是!”

    舒落微已经没有勇气再听他下去,兀自摇着头呢喃道:“可是你为什么一次次地出手相救,为什么一次次地给我希望啊。”

    “因为你是相府嫡女。”

    祁泠煜丢下最后一句话,手一松头也不回地走了。

    因为你是相府嫡女。

    除了相府嫡女的身份,你就什么都不是!

    原来他对她独一无二的温柔是有利可图,原来他们所有的深情都是一厢情愿。

    舒落微瘫坐在坚硬的石块上,终于捂起脸放声痛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的嗓子渐渐嘶哑,整个人像被抽干了灵魂的躯壳,红着眼睛呆呆地望着茫茫夜色。

    远处传来了踏踏的脚步声,她反应极快地转过头,祁泠逸正提着盏花灯急急忙忙地往山下走。

    “祁泠逸!”她低低叫了一声,嗓子有些发疼。

    祁泠逸似乎听到了声音,脚步一顿,四处张望了许久才看到草木丛后缩成一团的黑影。

    顿时他的一颗心又急又气,像终于找到自家淘气儿子的老母亲一般朝舒落微奔去。

    远远地看见舒落微颓废地坐在悬崖边,他忍不住斥道:“为什么要一个人下山?”

    “祁泠逸。”仅仅是三个字,舒落微眼眶里的泪水又忍不住啪嗒啪嗒掉下来。

    祁泠逸注意到她异常的语气,心里一紧,连忙提着灯跑过去。

    暗淡的灯光一照,舒落微狼狈的样子立马显露无遗,乱糟糟的发丝,红肿的双眼,泪痕斑驳的脸蛋,活脱脱一副备受欺凌的媳妇模样。

    祁泠逸瞧着她的脸心疼的厉害,当下脸原因也忘记问了,俯下身子便抖着手替她擦眼泪,“别哭了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