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三十三章 舒府寿宴

时间:2017-12-15作者:凉宵

    舒落微接了手炉,长长地吐了口气,笑道:“不碍事,这都已经春天了,往年这个时候我会在京郊的山上住好几天,那里可比这烧了炉子的房间冷多了。”

    “那姑娘明日出了宫岂不是就会到山上住了?”

    “今年应该不会了吧。”舒落微吐了吐舌头,“其实已经有两年没去成,爹爹我年纪大了不能在像时候那样随便出去晃,叫人看见了笑话。”

    寻梅扬起眉毛,接下话头道:“姑娘可别这样,京城里哪家姐能比得上姑娘见识广?这人出去多了气度就是不一样。”

    言罢,又从袖中拿出一个绣花的香囊递给舒落微,“这是我前几日抽空坐的香囊,里面装的是今年新开的梅花干。姑娘明日就要出宫了,再过来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后,这东西就当给姑娘留个纪念。”

    舒落微连空出一只手接下香囊,拿近了一看,深蓝色的底布上绣了束栩栩如生梅花枝,一枝之上有含苞待放的花蕾,有竞相开放的花蕊,也有谢尽繁华的残瓣,当真是枝花全,技艺精湛。

    “姑姑真是好手艺,简直比宫中那些绣娘的本事还好。”

    寻梅掩唇一笑,忍不住接道:“姑娘还真是猜对了,奴婢原先就是宫中的绣娘。”

    “怪不得呢。”舒落微应了一声,将香囊凑在鼻尖一闻,梅花香气扑鼻而来,浓浓的香味从鼻入心,仿佛在一瞬间将人带到了花团锦簇的梅林之中。

    舒落微心思一动,将手炉搁在软塌旁的桌上,整个人从软榻上跳了下来,“忽然想起宫中梅园的梅花应该还未曾完全凋谢,临行前你再陪我去看一遭吧。”

    正巧踏雪端了热水从外面进来,三个人便一同去了梅园。

    梅园的花已经不似从前那般繁华了,三三两两的花朵稀稀落落地挂在枝头,风一吹花瓣纷纷顿时又残了不少。如雨的花瓣落在尘土间,一日一日竟铺了厚厚一层,人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别有一番情趣。

    因怀了心思,舒落微走得很快,沿着梅林中的羊肠道就走到了慈宁宫前。

    慈宁宫前的石桌上放了盏莲花灯,莲花灯旁放了一套紫砂壶茶具,三盏杯与壶托都在,唯独少了茶壶。

    舒落微刚坐下不久,祁泠煜就提着茶壶走了过来。

    宫门前的灯火被风吹得有些摇晃,橙色的光线忽明忽暗衬得他修长的身影愈发影影绰绰。

    舒落微眯着眼睛望着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面上平静如水,心中却如同那摇晃的树影一般忽上忽下,杂乱无章。

    祁泠煜看到她似乎并不意外,浓眉微微一挑便入了座,“舒姑娘是想向我讨一杯茶?”

    “正有此意。”舒落微勾唇一笑,“还望大皇子不吝赐茶。”

    话音一落,腾腾热气便从紫砂盏中氤氲开来,原本就暗淡的灯光被水汽一笼,显得愈发朦胧了。

    祁泠煜将杯盏推到她面前,“尝一尝,太后亲自传授的泡茶手艺。”

    许是水汽太重教人看不清他的轮廓,此时传入耳中的声音愈发温柔动听,一字一句仿佛化作了水粒混在空气中,然后毫无阻碍地钻入她的耳中。

    舒落微心尖一颤,端着杯盏好久才回过神,“许久未见,太后她身体还好吗?”

    祁泠煜的目光陡然一冷,不动声色地扫了眼一旁立着的踏雪寻梅,默了半晌才答道:“劳姑娘惦念,只是太后的事姑娘还是少管为妙。”

    舒落微听见他薄凉的语气心中微微刺痛,但转念一想又开始担心起来。

    那晚在慈宁宫遇到的事她曾细细思量过,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有人挖空心思要取太后的性命。她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皇后,可后来一想太后久居深宫,常年吃斋念佛,不问世事,怎会与皇后有利益冲突?可除了皇后她实在想不出别的人来,眼下听祁泠煜的意思莫不是太后再次被人暗算了?

    “我与太后的关系虽比不上大皇子亲近,但怎么我也在太后身边陪伴了好几日,问一声安否不算过分吧?”

    祁泠煜眉头微皱,这丫头聪明起来鬼灵精似的,蠢起来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既然舒姑娘如此惦念,明日抽空探望一下不更显诚意?”

    舒落微仰头喝了一大口茶,结果又被烫得直吐舌头,龇牙咧嘴闹了半天才含糊不清道:“我明日便要出宫了。”

    祁泠煜执杯的手一顿,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才道:“舒姑娘已在宫中住了月余,和皇弟的感情培养的也应该差不多了,此时回家定亲的确正合适。”

    他语气平淡,一句话完表情都未曾改变一分一毫。

    舒落微看着他冷峻的侧脸,莫名的心酸起来,“到时我与逸哥哥成亲了,我再到慈宁宫向太后讨茶喝吧。”

    言罢,舒落微放下杯盏,偏过头站了起来,“天色已晚,落微先行告辞。”

    祁泠煜口出发出一声低沉的“嗯”,仍是低头细细品茶,连看都未曾看她一眼。

    舒落微气闷,一把抢过寻梅手中的宫灯,踏着松松软软的落花便往回走。

    走了好几步身后忽然传来祁泠煜的声音,“舒姑娘还记得当日你在宴会上吟诵的诗句吗?”

    舒落微脚步一顿,不解地回头看他。

    祁泠煜将杯盏轻轻往桌上一放,薄唇轻启道:“十日恶风三尺雪,繁霜又满人间。梅花谁与问平安。玉肌清似削,争柰许多寒。梦绕琅璃江上路,竹篱茅舍青山。莫教芳酒滞归鞍。黄昏无限月,待我倚阑干。”

    园中风起,落花纷纷跌入尘,三三两两的残瓣从他的眉间滑过,打着旋晃晃悠悠落到光滑的石桌上。他的声音好似沾了水的落花,飘飘摇摇,柔情似水又落地有声。

    “天寒了,姑娘还是早些回去吧。”

    他重新挽起袖子,抬手倒茶,动作优雅流畅,方才的诗,甚至于方才的那个人都似乎从未出现过。

    舒落微怔怔地回过头,脑海里全是那首哀哀婉婉的词,来来回回过了许多遍一直等走到弄月宫她才猛然醒悟。

    “梅花谁与问平安”,不正是在回答她的问题吗?

    仅仅是平安二字又为何费如此大的曲折?她首先想到的便是身后的踏雪寻梅二人,自己尚且心存顾忌的人,祁泠煜怎能不妨?

    只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那个慈眉善目的妇人会对一个无权无势的老人下如此毒手,倘若真是这样,她如何从与祁泠逸的婚事中全身而退?她覆水难收的感情又该何处何从?

    ————舒府举办寿宴那日,京中大半的权贵都一拥而来,偌大的舒府竟挤得满满当当。

    舒落微前几日在府中拟写请帖,布置陈设忙得头昏脑转,到了寿宴当日直接躲进房里闷头大睡。

    一觉睡醒时正当晌午,外头日光极盛,屋内又烧了个旺盛的火炉,舒落微热得脸蛋通红,胡乱地披了衣服就跳下床出去透气。

    刚露出个头迎面扑来鹅黄的一团,撞得她连连后退几步,最后抵在了门框上。

    舒落微抚着脊背疼得睡意沉沉的脸皱成一团,“陈静华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陈静华冲着她吐了吐舌头,然后咯咯地躲到了孔令疏背后,眨着眼睛调皮道:“方才听府上的丫鬟你正在闺房里睡觉,我还想着这么好的日子谁能睡下去,原来真是在睡觉啊!”

    “谁都睡不下去,她可能睡下去。”祁泠逸从院的石凳上站起来,唇角一斜,露出一副贱兮兮的表情,“听踏雪寻梅,她在宫中的时候一日能睡十几个时辰,母后身边养的那只懒猫都比不上她。”

    舒落微抬手揉了一把还热腾腾的脸,眼睛一眯凶神恶煞地朝祁泠逸射出个眼刀子,“你给我闭嘴!”

    祁泠逸做出捂嘴的动作,极为配合地点点头道:“好,我闭嘴。”

    两个人滑稽的互动惹得陈静华扑在孔令疏肩上笑得歪歪倒倒,“哈哈哈哈……表哥你这模样可真像个媳妇!”

    “陈静华,还有你!”舒落微捋起袖子作势去拎陈静华的领口。

    “咳咳。”在花架下站了许久的舒浩南终于忍不住出声了,“妹妹你回房把妆容整理好再出来闹吧,不然让人看见了不好。”

    舒落微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一双迷蒙的双眼看看自己凌乱的外袍,在迟钝地默默已经歪到耳根的发髻,目光一转她才看到花架伸出站着的祁泠煜。

    他正靠在雪白的石柱上,目光清明地看着她。

    目光交错的瞬间,舒落微腾地红了脸,这回丢人丢大发了!

    看着舒落微捂着脸仓皇溜走,众人都忍不住哄笑开来。

    祁泠煜微微一笑,转身摘下一朵的海棠花。

    花期尚早,拇指盖大的花苞盈盈地卧在手心,深红的颜色如同女子双颊艳丽的胭脂,如同舒落微初醒时腮边动人的绯红。

    舒落微回房折腾完就已经到了饭点,前院的几个丫鬟厮就过来叫人去前院赴宴。

    几个年轻人刚凑在一起,还未几句话又要各自散了,一时都有些意犹未尽。于是几个人商量一下决定宴会之后到城南后山再偷偷约一回。

    :  2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