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二十四章 怦然心动

时间:2017-12-02作者:凉宵

    他久经欢场,见过无数个美艳动人的女子,却从未像此时这样对着一个女子心脏狂跳,连呼吸都乱了,眼里全是她娇艳如花的模样,脑海里全是将她揽入怀抱狠狠欺负的情形。

    他想他大概是魔障了,才会对一个单纯的小丫头动这样的心思。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他终于拉回神识放下最后一颗棋子,然后定定地望着她轻声道:“谢谢夸奖。”

    “呃……”舒落微干笑了两声,错开话题,“煜哥哥你下棋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我是个新手吗?”

    祁泠煜被她的一句“煜哥哥”叫的有些晃神,之前太后让她叫他“哥哥”时他并未有别的想法,左不过一个称呼罢了,叫什么不都一个样?

    可如今她脆生生的声音就如同一缕轻柔的风钻入他的心脏,把他的心吹得软成一滩水。

    “嗯?”

    舒落微有些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接道:“然后让让我啊,你这样丝毫不手下留情,很伤人的积极性。”

    祁泠煜沉吟片刻,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如果有需要,下次我可以让让你。”

    这个人啊,就不能偷偷让了让她高兴一回吗?

    “哦,那还是算了吧。”舒落微翻了个白眼,不满的小情绪又上来了。

    祁泠煜独自把玩着棋子,沉默了许久忽然抬头道:“你若是想的话,明日我可以带你出宫。”

    “真的?”舒落微噌的一下蹿起来,两眼放光地凑到祁泠煜面前,两只手拉着他的衣襟,又问了一遍:“真的吗?”

    祁泠煜下意识地抬手拨开她不安分的手,但途经她的脸颊时,指尖不受控制地停了下来,然后轻轻地落在了她的唇上。

    意料之中的柔软,温温热热的还带着几分的水意,这样的触觉令他心尖一颤,然后触电般地缩回了手。

    舒落微只沉浸在将要出宫的喜悦之中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见人久久不肯回应自己,她有些急了,扯着他的衣襟,嚷道:“你不会在骗我吧!祁泠煜你个骗子!”

    “千真万确。”祁泠煜将她的手往外扯了扯,无奈地笑道:“我何时骗过你?”

    “大丈夫一言九鼎,明日我可就来找你了。”

    “明日收拾利索点,卫远会到弄月宫外接你。”祁泠煜交代了一句,然后低头看着她紧抓着自己衣襟的手,小小瘦瘦的手掌怎么有如此大的力气,挣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祁泠煜动了动脖子,将自己宽厚的手掌覆在她的上面,然*着一根小小的手指轻轻掰开。

    舒落微一愣,低头便看到两个人交叠的双手,脸颊腾地一热,连忙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可他手掌的温度好像化成了一个小火炉,即使分开了,还蹭蹭地窜着小火苗,烤的她手心发热。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舒落微飞快地留下一句话,低着脑袋转头就跑出了房间。

    祁泠煜望着她惊雀一般的背影,悄无声息地笑了。

    ——————

    舒落微本想换件男装出门,但踏雪寻梅两人费了好大功夫才找来一件太监服。

    翻了翻又肥又大的制服,舒落微认命地找了件款式简单的浅紫色对襟襦裙,披了件深紫色勾边披风,一头秀发高绾再加上不施粉黛的小脸,看起来倒是十分爽利。

    刚收拾完,门外的小太监便过来通信,说大皇子有事请姑娘到慈宁宫一叙。

    踏雪寻梅一听是大皇子的意思连跟都没敢跟,站在弄月宫外看着一个面容严肃的陌生男子把舒落微接走了。

    舒落微跟着卫远一路往慈宁宫走,穿过梅园老远就可以看到一辆繁贵富丽的马车停在殿前空地上,一个身量不高的小厮正牵着马翘首以盼。

    带俩人走进了,那小厮连忙掀开帷幔恭敬道:“姑娘快上来吧。”

    舒落微伸头往里瞧了瞧,马车里面空无一人,软座上只摆了个黄色的靠垫,便回头问卫远:“大皇子呢?”

    卫远一屁股坐上了马车,一面拿马鞭一面回答道:“大皇子昨夜已经出宫了,姑娘还是快些动身吧,免得让人看见多生事端。”

    舒落微“哦”了一声,伸直胳膊努力爬了上去。

    “坐稳了。”卫远扬起马鞭,只听见“驾”的一声,马儿一声嘶鸣扯开蹄子跑了起来。

    可怜舒落微还未坐好呢,车身猛地一晃,来不及抓住扶手她就从座位上一头扎了下去。还好车身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绒布,摔下去并不算特别疼,只是闹出的动静的确不小。

    卫远一听到动静立即就拉住了马缰,顾不得还在撒开蹄子往前跑的马驹,手臂一撑便站在了车辕之上。

    “姑娘你没事吧?”

    舒落微揉了揉脸,一手撑着地直起腰来,一手掀开帷幔,哭丧着脸道:“没事……”

    话音未落,皱巴巴的脸上表情突变,舒落微抚着胸口往后一挺,视死如归地吼道:“停车哇!”

    卫远虎目一瞪,身子极快地翻转,竟在电光火石之间扯住了马缰。

    幸亏之前马驹就已经放缓了速度,此时他一扯马缰,马儿踏着蹄子看看停在小太监脚边。

    见并未发生意外,卫远转头对舒落微道“姑娘这次可要坐好了,千万别再发生什么事端。”

    言罢,抬起胳膊便要扬鞭而起,可抬头一看,先前那个小太监还抖着腿瘫在原地呢。

    “你是哪个宫的宫人,竟如此不长眼?”

    卫远高呵一声,惊的小太监又是一抖,但抖完的确精神了许多,至少能够撑着地慢慢爬起来了。

    小太监的身板瘦小,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但表情很嚣张,鼠一般的眼睛在马车上晃了一圈,最后落到舒落微身上,那小眼睛仿佛刚被热点亮的小火苗一般,瞬间就有精神了,“舒家小姐,您认识小的吗?”

    舒落微端正地坐在软座上,怀里抱着那个明黄的靠枕,闻言淡淡地看了小太监一眼,红唇轻启:“不认识。”

    然后手一抬,帷幔落下,彻底隔离了小太监巴巴的眼神。

    卫远不耐烦地扯了扯马缰,翻了小太监一眼,斥道:“还不速速让路,耽误了正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嘿!”小太监睨了卫远一眼,叉着腰拦在了马车之前,“你又是哪个宫里的人?怎地如此嚣张?今日你撞了我必须要给个说法,不然我就不走了。”

    卫远哪里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回什么,气得一把丢了缰绳,捋起袖子跃下了马车。

    小太监往后退了一步,气势仍然很嚣张,“你敢动手试试,我立马就叫人来,让你们一个两个都走不掉!”

    卫远不理他,胳膊一伸就拎小鸡似的将人提了起来。

    “二皇子救命啊!杀人啦!”小太监的嗓子极为尖利,如同喝了酒的蝈蝈,一声一声刺得人耳膜疼。

    舒落微掀开帷幔,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卫大人先不要动手,我有话要与这位小公公说。”

    卫远烟着脸将手一松,抿唇退到了舒落微身后。

    舒落微眉目一转,轻笑着走到小太监身边,语气温柔道:“实公公稍安勿躁,你若是真叫来了人可就不好了。”

    孙实梗着脖子,气势汹汹,往日自家主子和着女子打交道总是落了下风,他今日怎么也要扳回一成。

    “有什么不好的?明明是你们二人不安好心,私自出宫。”

    舒落微一脸无辜地瞪着他,言语之中全是惊讶,“公公可别诬陷好人,明明是你要送二皇子出宫才驾着马车在宫中横冲直撞,险些撞倒我与卫大人。怎么现在竟然反咬一口,我与卫大人可真是冤啊。”

    “你!”孙实脸色涨红,指着舒落微连连说了几个“你”字,末了抚着胸口,半晌不出声。

    舒落微得意洋洋地准备重新爬上马车时,身后突然传来带笑的声音:“听说我出宫了?这是何时的事情?”

    祁泠逸负着手面带春风地走到马车前,经过孙实时恶狠狠地瞪了人一眼,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望着舒落微,朗声道:“既然舒小姐都说这是我的马车了,那便请舒小姐移步到别处,在下要出宫了。”

    “呃……”舒落微不得不心虚地转过身子,冲人嘿嘿笑了两声,“二皇子听错了吧,我何时说过这是你的马车?”

    祁泠逸睨了卫远一眼,轻笑道:“你这段时间和皇兄走得很近啊。”

    卫远不得不沉着脸上前一步行礼,“卫远还有要事在身希望二皇子能够放行。”

    二皇子眼皮一掀,轻飘飘地看向舒落微,“你也有要事?”

    舒落微立即点头。

    “你的要事不会就是要出宫吧?”

    舒落微立即点头反应过来之后又拼命地摇了摇头,“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是真有要事在身。”

    祁泠逸哼了一声,衣袖一甩抬腿爬上了马车,无赖地坐到侧面的软垫上不动了,“我管你们有没有大事,反正今天能把我送到宫外就行!”

    卫远的嘴角直抽抽,他怎么就遇到这么无奈的两个人,一个嬉皮笑脸,一个无赖霸道,苦了他一个跑腿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