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二十二章 有惊无险

时间:2017-11-29作者:凉宵

    “太后她年岁大了,突然生了风寒身体自然吃不消。此外太后还有些咳嗽的老毛病,若是想治好就不能急。”御医偷偷望了一眼祁泠煜难看的脸色,语气在不经意间认真起来,“臣这就重新配一副清肺的方子,治一治太后的咳嗽。”

    思考片刻,御医再次躬身道:“其实太后的病药是次要,最重要的是病人自己的心态,人若是高兴了比什么药都有用。”

    一席话下来,众人皆默。

    祁泠煜紧抿着唇盯着纱幔之后的老人,内心复杂难言。

    自母亲死后他生活了十六年的皇宫就成了一座孤坟,他在这坟墓里尝尽了人世苦辣。他觉得皇宫里再没有牵挂他的人,没有人他能牵挂的人,如今看着床上躺着的老人,他才恍然惊醒——原来深宫里那个一直疼爱他的强势女人已经老了。

    手掌握成拳,心思千回百转,他终于走到皇帝面前跪了下来,“儿臣愿留在慈宁宫照顾祖母,还请父皇答应。”

    皇帝心情复杂地看着他,威严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两个人相对沉默了许久,终于叹了口气轻声道:“那你就留下来吧,太后她与你最为亲近。”

    ——————

    舒落微一觉醒来就见寻梅在房间里收拾枯了的梅花。

    皇后一共安排了两个大宫女四个小宫女四个小太监负责弄月宫中的饮食起居,舒落微嫌人太多便留下来两个大宫女,一个名作踏雪,一个名作寻梅。

    两个宫女都是资历比较大的老人了,做起事来有条不紊,对于宫中的规矩也是相当本分。

    舒落微在皇宫里呆了好几日就只去过一次梅园,回来时顺便折了几个梅枝。

    寻梅倒是很符合她的名字,回到弄月宫后立即找了个梅瓶将几个花枝养了进去,那花倒是很给面子,旺盛地开了好几日。

    在房中闷了好几日,舒落微早就想出去透透气,于是就借着出去折梅枝的由头出了弄月宫。

    梅园的梅花开得比前几日还要好了,之前圆滚滚的花苞如吸饱了水的小球通通涨开了瓣,一片两片鲜红翘立着,比教坊舞女的红衣还要美艳几分。

    舒落微提着篮子一路走一路挑选花枝,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梅园尽头。

    祁泠煜坐在梅园前头的石凳上看了舒落微许久,待人踮着脚尖去剪一株梅树上的花枝时才猛然起身走了过去。

    “不要动这棵树上的梅枝。”他的手轻轻一抬便将剪刀夺了去。

    舒落微被他冷不丁的出现吓了一跳,仓促间偏头看到了他不近烟火的脸才放下心来,“是你?”

    祁泠煜嗯了一声,伸出胳膊将不断后退的人拉了回来,“再退就撞到树上了。”

    舒落微茫然地看看身后高十余尺的梅树,又茫然地望向祁泠煜,“为什么不能动这棵梅树上的梅枝?”

    不等人回答,她又问道:“你为什么在皇宫里?”

    话语清脆,眉目婉转,又恢复了之前俏生生的模样。

    祁泠煜揉揉眉心,难得有了耐心,“这棵树是皇祖母亲手种下的,喜欢的正紧,你若是想折梅枝换棵树就行了。”

    皇祖母……舒落微眼珠一转,这才想起来祁泠煜是正儿八经的皇子,虽早在宫外立了府邸,但到底还是皇家人,偶尔住在皇宫里的确不足为奇。

    想到此处,舒落微索性将篮子扔在地上,眼巴巴地凑到了祁泠煜面前,“大皇子你能不能出宫啊?”

    祁泠煜纤长的手指一抬,指尖微动弹落了她发间的花瓣,脸色不变地回道:“自然可以。”

    “唔……”舒落微眸子一转,脸上带了喜色,“那你出宫的时候可不可以带上我?”

    “不可以。”祁泠煜衣袖一甩,往后退了一步,“你是皇后亲自邀请入宫的人,我不过一个破落皇子罢了,哪里来的权势将你送出去?”

    “你理解错了。”舒落微连连摆手,解释道:“我自然知道没有皇后的旨意我是无法光明正大地出宫,但你可以偷偷带我出宫透透气啊,哪怕出去一趟再回来也好。”

    祁泠煜心中早已有了计较,但依旧山水不露地拒绝了舒落微的请求,“事关重大,请恕在下无法答应。”

    等人垂头丧气地叹了口气,捡起篮子欲走时,他忽然往前一步,唇角带着一份恬淡的笑意,俯身在她耳畔轻声道:“不知舒小姐肯为这份自由付出多大代价呢?”

    舒落微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连连后退,结果一下撞在了梅树上。

    红艳艳的花瓣簌簌而落,他雪白的长袍仿佛被抹上了一层胭脂,红白红白,煞是好看。

    “你想做什么?”不只是被吓得,还是被疼得,舒落微涨红了脸,眸瞳之间流露出一丝慌乱。

    祁泠煜仍在笑,衣角一动便又走到了她的面前,不等人有所反应,一只带着些许凉意的手就捏住了她小巧的下巴。

    “你在怕什么?”

    两个人贴脸而对,温热的呼吸喷落在彼此的脸上,鼻息间的空气似乎都因此变得微薄而滚烫起来。

    舒落微怔怔地望着他,双眸清澈犹如一潭碧水,双颊飞红艳若桃李。

    祁泠煜被她脸上天真的神情刺了一下,轻笑着松了手,“太后这几日心情不好,你若是闲来无事可以去慈宁宫陪陪她。她高兴了,你才有出宫的机会。”

    言罢,若无其事地转身离开。

    舒落微捧着发烫的脸愣了很久,直到那人完全走进了宫殿内,她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被人调戏了!

    她混迹勾栏瓦肆好几载从未被人占过便宜,今日却栽在一个看起来很正经的皇子手里,真是世道败坏,人心不古啊。

    太后吃了药后身体虽恢复了不少,但精神已经大不如前了,祁泠煜见外面阳光极好,便扶着太后到院中的藤椅上休息。

    年轻时太后是个特别喜爱花草的人,各种绿植都要亲手培育然后养在宫中。这几年她身体差了,对于花花草草什么的自然少了许多心思。

    眼下已经进入春季,慈宁宫中依旧是花草颓败,唯有几盆冬青还是绿油油的旺盛模样,但瞧着已经不似之前的生机了。

    “人老了,就跟着院里的花草一样,花落叶枯两茫茫,竟连个踪迹都留不下。”太后扶着椅背长叹一口气,脸上愁云密布,浑身都透着沧桑之气。

    祁泠煜不忍心看到亲人这样颓废,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握住她的手,坚定道:“花有重开日,草有新生时,祖母您只是生了场小病好好养着,定会恢复之前的气色。”

    “再养也斗不过年岁啊。”太后摇了摇头,“我终究是老了。”

    祁泠煜不愿她再触景深情,一味地自怨自艾,于是弯腰将老人扶了起来,“您还是别待在这了,我扶您出去看看或者再回去休息一会儿吧。”

    太后撑着藤椅缓缓站了起来,“那就回房吧,天寒地冻的,我也没什么精神去注意别的东西。”

    两个人刚刚转身往殿内走,身后便传来舒落微黄莺般的声音,“大皇子叫我到慈宁宫来,又为何一见我转头就走?”

    祁泠煜心里一动,她还是来了。

    太后年纪虽大但记性极好,那日在梅园的遇到的姑娘她是打心眼里喜欢,回来后也念叨了许多次,此时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

    “舒家丫头?”

    舒落微之前只看到祁泠煜宽大的衣袍,并未注意到一旁瘦弱的老人。等老人满心欢喜地回过头,她瞧着有些熟悉的面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您就是太后?”

    问完了又记起来宫中礼数,连手忙脚乱地弯腰行礼,“落微见过太后娘娘。”

    太后转过身子往前走了好几步,望着舒落微手忙脚乱的动作问道:“前几日见你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规矩,怎么今日生分了不少?”

    祁泠煜见自家祖母站得四平八稳没有半分虚弱之象,就放心地松了手立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伪装成另一副模样的人儿。

    舒落微干笑了一声,解释道:“上回是落微眼拙没认出太后来,还希望太后莫要怪罪落微礼数不周。”

    言外之意:要是知道你是太后,我哪敢跟你胡扯啊!

    “不知者无罪。”太后的表情淡淡的,身子虽看着依然身份羸弱,但双目已经有了几分清明,“你为何会出现在慈宁宫?宴会不是前几天就结束了吗?”

    舒落微张张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眼巴巴地看向祁泠煜。

    祁泠煜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弯腰扶住太后,轻声道:“来者是客,到殿内再聊吧。”

    舒落微如坐针毡地捧着杯热腾腾的茶,朝太后嘿嘿笑了两声才扭捏道:“宴会之后皇后娘娘便将我留在了皇宫,算上今天我已经在弄月宫中闷了六日了。我就想着出来转转嘛,谁知道误打误撞到了慈宁宫。”

    太后呷了一口茶并不接她的话,毒辣的目光从舒落微不自在的脸上落到镇定自若的祁泠煜身上,默了片刻才问道:“你认识煜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