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二十一章 太后病重

时间:2017-11-29作者:凉宵

    “呃……”舒落微表情一僵,实在找不出反驳的话了。

    皇后瞧着她不太自然的反应,心中生疑,“你是不是不喜欢逸儿啊?”

    “不……不是的!”舒落微连连摆手,生怕再惹出其他麻烦来。

    舒落微话音刚落,院中忽传来一阵笑音:“让我瞧瞧是哪位姑娘喜欢我啊。”

    祁泠逸面带春风,眉眼微扬,大步走了进来。

    舒落微瞧着他一脸兴味的表情,脸腾地红了起来。

    “逸儿来了啊!”皇后高兴地招招手,将祁泠逸也叫到了跟前,“我和落微正聊到你呢,正好你也来了,我就借这个机会问问你的意见。”

    皇后凤目微眯,又露出那种老谋深算的表情,“你喜不喜欢落微这丫头?”

    舒落微涨红着脸,偷偷对祁泠逸比了个“不”。

    祁泠逸看到她的口型,唇角一勾笑得如同一只狡猾的小狐狸,“喜欢啊,落微妹妹如此聪明可爱,怎能不喜?”

    哇!舒落微简直想扑上去挠花了那张幸灾乐祸的脸。

    “胡说八道!”

    舒落微刚吼了一声,身后就传来母亲严厉的声音:“休要胡闹,我看你就是太任性!”转而又摆了笑脸,对着皇后解释道:“落微现在还是孩子心性,嫁到皇宫怕是会让娘娘不少操心。”

    皇后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舒落微,脸上也一直挂着丝笑意,瞧着挺令人惊悚的,“落微啊,你实话和本宫说了,你是不是不想嫁给逸儿?”

    舒落微特别想点头,但望着她的表情就梗着脖子不敢动了,“婚姻大事,关乎一生,落微不想匆匆将自己交付出去。若是要嫁也要嫁给一个相熟的男子,日后的生活才能平安顺遂。”

    见皇后没有太大的反应,舒落微接道:“就像陛下与娘娘两个人情投意合之后喜结连理,数十年都能够恩爱不移,成为大祁的典范。落微不才也想拥有一段这种彼此真心交付的姻缘。”

    “你啊。”皇后被她说得动容,伸手将人拉到身边,欣慰道:“逸儿能娶到你这般心思玲珑的妻子是他的夫妻。既然你们二人不相熟,那婚事缓一缓也可。”

    舒落微刚松了一口气,又听皇后缓缓道:“从今日起你就留在宫中住着吧。一来和逸儿熟悉一下,培养培养感情,二来早日适应宫中生活,将来过得会更舒服。”

    事已至此,舒落微无法反驳,只能苦笑着点头应了。

    ————

    皇后将舒落微安排在东院的弄月宫中,三间主宅加三间侧房连带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小虽小看起来倒是十分温馨雅致,更重要的是弄月宫和祁泠逸居住的嚣尘殿只是一墙之隔。

    好在皇后吩咐完就带着人离开了,并不打算干涉两个人的私交。

    舒落微将人送走后仍心有戚戚,这皇后太精明了,竟将她的后路堵得死死的,往后要推辞可就不好找借口了。

    不知是不是她忧思太重还是不太适应新环境,当夜舒落微难得的失眠了。

    第二日吃饭的时候她顶着个烟眼圈,精神相当不济,直接导致早饭也没吃好。

    一上午下来精神全无,就听见一屋子的叹气声。

    “一来就见你愁眉苦脸的,怎么了嫁给我是件这么忧愁的事?”祁泠逸不知何时进了弄月宫,靠着院子里的梧桐树,一脸兴味地打趣她。

    舒落微心里烦闷,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要往屋里走。

    “哎!问你话呢,小魔女你就这么不愿意嫁给我?”

    “你个扫把星,一遇到你就没好事,要是真嫁给你了,还不被倒霉死?”舒落微恼了,语气自然不太和善。

    旁边的小宫女一听舒落微的话当即傻眼了,扫把星……她们不可一世的二皇子居然被人称作扫把星!可转眼看看,祁泠逸跟没事人一样,双眼微眯,笑得正开心呢!

    “这你可就冤枉我了,我每次出宫都没遇到什么倒霉事,偏偏碰上你就开始倒霉了,你说……”见舒落微面色不善,祁泠逸赶紧改口道:“估计是上天看不得我们交好,故意整人呢!”

    舒落微哼了一声,扭头进了屋子,连嘴仗都懒得跟他打了。

    祁泠逸摸摸鼻子,望望天,他真的沦落到被嫌弃的地步了吗?

    在宫女同情的目光里站了一会儿,祁泠逸觉忽然觉得自己日后的生活一定很凄惨,老婆还没娶到手就被关进了小烟屋,何其悲惨……

    祁泠逸还没伤怀够呢,孙诚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太后病重,生命垂危,几个亲人都守在床前等着见老人最后一面,眼下只差一个二皇子了。

    这样的大事祁泠逸自然不敢耽误,听明原委便迅速往慈明宫中赶。

    慈明宫外宫女太监跪了一地,正殿里又跪了个老嬷嬷。

    那嬷嬷是跟了太后多年的老宫女了,在宫中也算个德高望重的人物,平日里小宫女小太监见到她都要客客气气的。此时这位老嬷嬷正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发髻乱糟糟的,说话也断断续续,狼狈极了。

    “陛下明鉴啊,昨天夜里太后想要去梅园走走,我要便扶着她去。可太后非要自个儿走过去,说人多了太吵。奴婢拗不过她,就偷偷在梅园里摆好了热茶。可谁知道……”老嬷嬷抽泣一声,哭道:“谁知道太后昨日回来好好的,今日突然就病重了。”

    祁泠煜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脸色很难看,俊烟的眸子阴沉一片,瞧着有几分阴郁之气。

    皇帝听了老嬷嬷的话叹了口气,脸上全是无奈,人老了总会出些问题,这是躲也躲不过的。

    “罢了,罢了,你也别哭天喊地的了。”皇后开口打破了僵局,对身边的宫女道:“先把蔡嬷嬷带下去吧,这件事说到底跟她也没有多大关系。”

    老嬷嬷对着皇后连连磕了几个头,苍老的身子佝偻成一团,教人瞧着相当心酸。

    “昨晚太后何时回到慈宁宫的?”

    一直默不作声的祁泠煜突然发问,老嬷嬷被吓身子一抖,哆嗦了好一会儿才磕磕巴巴地答道:“太后亥时才回来。”

    “亥时。”祁泠煜眉头皱的很紧,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太后年岁大了,独自一人在外带了几个时辰,你这个做奴婢的就没想过去看一看?”

    说是疑问更像是斥责,不等老嬷嬷解释,祁泠煜再次发难:“昨日太后回来就没有什么异常的吗?昨日染得风寒怎么到今日突然发作了?”

    一连串的问题吓得老嬷嬷失了方寸,只流着泪一股脑地磕头。

    “奴婢真的不知道啊,昨日太后回来还说遇到个挺有趣的丫头,两个人在梅园聊了好一会儿,说话时太后还在笑呢,精神比之前都好。奴婢哪里料到会染了病啊!”

    祁泠煜显然不肯轻易松口,阴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老嬷嬷,犀利的眼神仿佛要将人洞穿了。

    这时候祁泠逸终于忍不住走了进去,自动忽略了祁泠煜能吃了人的眼神,急切地看向自己的父亲,“太后怎么样了?”

    他这一说几个人才反应过来:太后还没咽气呢!

    方才都得到消息太后身体发僵,呼吸困难,已经上气接不上下气,恐怕熬不过两个时辰了。

    几个人过来一看果然是这个情况,老人僵硬地躺在床上,两眼发直,胸腔剧烈地起伏,呼吸却十分浑浊,整张脸被憋得通红。那情形怕是随后都会咽气了。

    御医来了之后也是眉头紧皱,于是所有人都以为太后大限将至,药石无医了。

    但太后突然身亡总要给个原因吧,皇帝将服侍在太后身边的太监宫女统统叫了出来审问,第一个问的便是最为年长的蔡嬷嬷。

    于是便有了方才这一幕。

    皇后使了个眼色,两个小宫女立即将蔡嬷嬷架了出去。

    清净之后,几个人纷纷起身往卧房走去,没走几步,方才医治的御医就弓着身子退了出来。

    祁泠逸反应最快,连上前一步问道:“太后她如何了?”

    御医行了个礼才不急不缓道:“太后已无大碍了。”

    之前病重的模样可都看在眼里,这御医一来就轻而易举地治好了?

    皇帝不可置信地问了一遍:“治好了?”

    御医垂手沉声解释道:“太后只是喉咙里卡了一口痰导致呼吸不畅,再加上身子染了风寒,两症齐发看着才会如此严重。臣刚才已经施针引出了那口痰,再开一副治疗风寒的方子,吃了药想必就会更好得更快。”

    几个人皆松了口气,尤其是祁泠煜仿佛失了力气般,默然地扶撑着桌角,脸色却缓和了下来。

    太后仍旧躺在床上未醒,隔着层纱幔往内看一张枯木般的脸颊全是菜色,眼皮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唯有鼻子微微的翕动说明尚有一口气在。

    祁泠煜站在众人之后看得却是最清,太后虽然年岁大了,但何时这样虚弱过?

    “太后为何到现在还不醒来?”

    御医本没有注意到祁泠煜,此时偏头一瞧,那人俊烟的眸子仿佛藏着火,灼热的似乎能把人烧成灰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