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十七章 巾帼须眉

时间:2017-11-29作者:凉宵

    孟仟语语调微转,垂下眸子复唱了一遍:“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有细心的人早注意到孟仟语欲语还休的眸子落在谁的身上,待琴声落下都了然地看向祁泠煜。

    祁泠煜似乎毫无察觉,从容地面对众人打探的目光,脸色都未改变一分。

    皇帝自然也将一切观入眼底,沉着声音问祁泠煜:“泠煜觉得这首曲子弹得如何?”

    祁泠煜放下杯盏,淡淡道:“极好。”

    仅两个字再无多言。

    “的确是极好,弹的唱的都是极好。”皇帝挥挥手,笑道:“赏!”

    “谢陛下。”孟仟语叩谢之后抱琴退回坐席。

    孟和盯着自家女儿气得牙根发酸,大皇子不受宠是满朝皆知的事情,二皇子要订婚也是众人心知肚明的事,这丫头偏偏摆出一副情深意切的模样对着大皇子,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孟和气愤难平地看了意气风发的舒良一眼,心思一转,便生一计。于是又弓着身子离席,对皇帝道:“微臣见今日来了不少大家闺秀,相比她们的琴艺不比仟语差,陛下不如也给她们一个表现的机会。舒大人,您说是吗?”

    这不怀好意的腔调,舒良顿时额头冷汗直冒,满京城谁不知道相府嫡女出了名的飞扬跋扈,琴艺,哪来的琴艺!

    “孟将军所言极是,就让那些想出来弹奏的女子上来表现吧,也显得我们陛下公正体贴。”

    孟和却摇摇头,不以为然,“舒大人此言差矣,这些女子都养于深闺,规矩惯了,若是没人带头怕是不敢到殿前表现,舒大人不妨让令嫒做个表率。一来显示大人教女有方,二来显示令嫒过人才情。一举二得,何而不为?”

    “孟将军说的有理。”皇帝看向一旁自斟自饮的舒落微,大手一挥道:“那就让舒家女儿先到殿前表演。”

    猛地被点名的舒落微手一抖,僵硬着脖子望向舒良。

    老爹,你做了什么,非要把自己女儿卖了?

    见被点名的某人一动不动,皇帝咳了一声,提高声音道:“舒家女儿可能到殿前一展才艺?”

    你都这样问了还有拒绝的余地吗?

    舒落微偷偷翻了个白眼,忽视掉祁泠逸幸灾乐祸的表情,万分不情愿地挪到了大殿中央。

    “回陛下,臣女琴艺不佳,不知可否吟诗一首为大家助兴?”

    堂堂相府千金大言不惭地挑明了自己琴艺不佳,着实令人掉下巴。

    孟和冷笑一声,端着茶盏就等着看笑话。

    相比之下,皇帝大人态度就很和蔼了,“不碍事,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让大家高兴了就行。”

    舒落微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转身扫了殿前众人一眼,清了清嗓子朗声问道:“在座的各位,不知谁精通音律,能同小女子一起完成一曲《满江红》?”

    殿内一时安静无比,精通音律的人的确有,但每一个人愿意站出来,一是怕技艺不精出了丑,二是单纯地想看舒落微出丑。

    气氛顿时尴尬无比。

    舒落微耳朵微微发红,心中哀叹一声后不情不愿地转过身,刚准备说:既然没人我便独吟算了,寂静的大殿突然传来天籁般的声音,那声音道:“卫远把我的缶拿来。”

    吩咐完备后,祁泠煜大大方方地走到殿前,俯身道:“吾愿击缶助兴,同舒小姐共同完成这首满江红。”

    皇帝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仍旧挥挥手准了。

    舒落微感激地望了祁泠煜一眼,见卫远已取来缶,便清了清嗓子吟道:“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注:岳飞的《满江红》}

    乐声与朗诵声从热血沸腾,到激昂悲切,再到心潮澎湃,每一个起承转合,每一个转音变调都配合的天衣无缝。到最后高昂饱满的吟咏声与强劲有力的缶声融为一体,一声一声仿佛有了穿透一切的力量,令人忍不住为之热血沸腾,从而进入到诗词的波澜壮阔之中。

    念完最后一遍“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皇帝忍不住鼓起掌来,“好一首《满江红》,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舒相养了个奇女子啊!”

    舒良擦干净头上最后一滴冷汗,心虚道:“陛下谬赞了,只是虚张声势的东西,算不得真才实学。”

    “舒相就别谦虚了。”皇帝摆了摆手,然后看向舒落微,亲切地笑道:“你爹爹道你没有真才实学,朕来问你,你可读过什么书?”

    舒落微本正看着祁泠煜孤傲的背影,被冷不丁这么一叫,惊了惊才慌忙回道:“四书五经,嗯……都略略读过。”

    皇帝瞧着她局促的模样笑了,“你这孩子倒是把舒相过谦的毛病学了,还读过什么书吗?”

    舒落微张口就想回答:“市面上卖的画本子,各种类型的我都看过。”

    可偏头看到舒良紧张兮兮的表情,还是做出一副谦虚恭敬的表情,缓缓道:“还读过一些诗词歌赋,都是略通皮毛而已。平日里做做消遣还勉强凑合,若是真论起来才情臣女可不敢出来班门弄斧,贻笑大方。”

    “小丫头还是伶牙俐齿的。”皇帝笑意难掩,越看舒落微越觉得顺眼,丫头模样俊俏,口齿伶俐,才情尚佳,最重要的是合他心意,儿子若是娶了这样一个媳妇,余生定不会乏味了。

    舒落微哪里知道皇帝在想什么,只觉得一个人站在大殿中央有些发冷。方才离席时脱了狐裘,吟诵时尚未有所察觉,等诗词带出的热血完全冷却后,她便有些冷了。许是风寒未愈,大殿内灌进的寒风竟吹得她飘飘欲倒,方才红通通的脸蛋也褪的没了一丝血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