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昏朝醉暮 第九章 与嫂谈心

时间:2017-11-16作者:凉宵

    月儿连连摆手,保证道:“我可没那个胆子!”

    “我知道,整个墨兰居就你最胆小了。”

    舒落微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笑嘻嘻地跑开了。

    月儿撇撇嘴很是委屈:“小姐又欺负我!”

    “这可不叫欺负,这是爱护,懂不懂?”

    “呸!小姐又开始不正经了。”月儿佯装生气,踩着小碎步走到了舒落微前头。

    舒落微眼唇偷笑一声,上前拉住她讨好道:“别气,别气,我来问你个正事,如今嫂嫂还待在府上吗?”

    月儿叹了口气,脸色严肃了不少,“还待在香兰居,听香兰居的丫鬟说老夫人在那儿劝了她一夜。不过少爷被老爷罚到祠堂跪了一晚,现在应该还没出来吧。”

    舒落微心中有了计较,拍拍她的胳膊道:“那我去香兰居看看嫂嫂,你自己先回去吧。”

    “啊?”月儿仰头看她,似乎有些不情愿,“不带上我吗?”

    “你回去给我准备吃的,我今早没吃饭还饿着呢。”

    舒落微弹了一下她的脑门,不等人反应过来便轻笑着折身进了长廊。

    ——————

    香兰居内,两个丫鬟守在正房外头,里头大门紧闭着。

    舒落微推开门便见陈淑华坐在下座默默擦眼泪,一双秀美的丹凤眼被擦得红彤彤的,而舒夫人在一旁拉着她的胳膊和声劝着,那小心翼翼的神态连舒落微都不曾见过。

    见舒落微推门而入,陈淑华连擦干眼泪,慌里慌张地扯了扯皱巴巴的衣袖,温声道:“落微来了。”

    舒夫人收起之前温柔的声色,瞟了一眼她稀奇古怪的装扮忍不住斥道:“大早晨的穿成这样做什么?你们兄妹俩每一个让人省心的!”

    舒落微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心中沉痛片刻,然后上前一步讨好地拉住母亲的衣服,乖巧地笑道:“穿成这样方便嘛,这是在家里又不怕被人看去了。”

    舒夫人无奈地瞪了她一眼,又看向默默流泪的陈淑华,语调沉缓道:“这件事情是我舒家对不起你,你放心舒家不会任由浩南胡来,一定给你个满意的交待。”

    陈淑华应该是哭了一夜,嗓子都哑哑的,跟只病猫一样有气无力地软软道:“如此便谢谢母亲了。”

    舒夫人攥着手绢,保养得当的脸上愤愤难平,“你好生待着,有什么事便找人叫我,我也该去教训教训那个不成器儿子了!”

    “母亲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浩南那……”陈淑华默了默,眼泪又要往外掉,“我和他说就好。”

    舒夫人叹了口气,转而目光锋利地看向舒落微,站直了身子扯住舒落微就往外走,“你嫂子也累了,赶紧给我回去安生地带着。”

    “别别别!”舒落微一把拉住朱红椅靠,将胳膊从舒夫人手中扯出来,“我想跟嫂子待一会儿,保证不闹腾。”

    舒夫人看看生龙活虎的自家女儿,又看看柔柔弱弱的儿媳,摆了摆手道:“罢了,你就留下吧。”

    人一走舒落微就松了口气,拖着把椅子坐到陈淑华面前低声问道:“嫂嫂打算怎么办?”

    陈淑华摇摇头,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能怎么办,就这样过吧。”

    “嫂嫂难道不生气吗?”舒落微小心翼翼的,但语气中仍是带了点气愤。

    “生气又能怎样?”陈淑华的语气凉凉的,“难不成真的这样被休回娘家?就算我也不在乎名声,我爹娘怎么办?”

    顿了一顿,她又道:“何况我不甘心啊。”

    语气极尽苍凉,仿佛一个即将离世的老人,孤单地望着一寸天,毫无希望地悲叹,毫无生气地倾诉。

    舒落微看着她的模样也忍不住难过起来,但难过归难过头脑还是很清醒的,“嫂嫂,我想问你一句话,你喜欢我哥哥吗?”

    “喜欢吗?”

    陈淑华静静地望着她,眼里有了一丝疑惑。

    她从小被养在深闺大院里,吃穿用度是父母安排好的,识文断字,女工绣活也是父母让她学的,至于婚姻大事,更是全都听从父母安排。

    出嫁前她也曾躲在珠帘后偷偷看过未来夫君的模样,身姿挺拔,眉目俊朗,总不是文采出众的公子郎,但也足够令她心甘情愿地应了这门婚事。

    出嫁后两个人相敬如宾,即使没有对镜画眉的恩恩爱爱,但也从未发生过口角。他不温柔体贴,她也不是矫揉造作的人,平安顺遂地过完一次便是圆满。

    可昨日他问她:“成亲后的四年里,你何时真心笑过?”

    孝顺公婆,体贴丈夫,照顾小妹,她如同古书上标准的媳妇一样温柔贤淑,可是她又何曾真正快乐过?

    今日那个像个未长大的小姑子也来问她你可爱着自己的丈夫?

    陈淑华靠着椅子苦涩地笑了,活了二十余年,成婚四载,她竟然不知道情为何物。

    何其悲哀,何其可笑。

    “喜不喜欢呢?”舒落微又问了一遍,眉眼间难掩好奇。

    陈淑华收回思绪,轻叹了一口气,望着她清澈的眉眼缓缓道:“喜不喜欢又怎样呢?你还小不会懂的,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两个大家族的脸面岂能因为她一人的不痛快而丢掉?

    舒落微此时也听出来了,其实陈淑华对自己哥哥不过是传统意义上的夫唱妇随,并没有多少情情爱爱掺杂在里面。此时她所悲哀的是自己的命运,所为难的是两家的声誉。

    活的可真累啊。

    舒落微默默为她同情了一把,然后亲昵地拉住她的手,柔声道:“嫂子是个明大理的人,落微帮不了你什么,但日后嫂嫂心里难受尽可以来找我,全当我是你亲妹子罢了。”

    陈淑华拍了拍她的手,心里十分感动,“能听到你这番话,我便知道这四年终究是没在舒家白待。看着你烟眼圈那么重想来昨夜也没睡上好觉,赶紧回去休息吧,我没什么事儿。”

    “呃……”舒落微揉了揉眼,心虚地笑了两声,“那嫂嫂莫要伤心了,我这就回去休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