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五百七十九章 寒冰潭囚者

时间:2017-11-02作者:南宫吟

    只是这样一来,范雪离便不由担心起那被关押着的熟悉的气息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很快地踏入到了寒冰潭的深处。

    很快地,他看到了在最里面的监狱所在,正是那穷奇,整个人被十几条锁链封住,连动也无法动弹。不过虽然被这些锁链锁住,但这些锁链会散发出一些冰寒的气息,慢慢地被穷奇吸入体内进行融合。

    这样一来,穷奇在这里的环境虽然艰难,但所凝练的气息却极其精炼,若是能坚持过十年,甚至有机会突破到高阶的瓶颈。

    若是出来之后,再机缘巧合,甚至有可能成为第六尊肉身十重巅峰也未可知!

    而这时,那穷奇的瞳孔猛地收缩,失声地说:“你怎么来了……”

    此刻,他对范雪离的语气里带着震惊与一丝愤怒。

    范雪离的修为比他强,而且范雪离竟然能自行一个人走到这里,这说明什么,说明范雪离在此地横行无阻!

    范雪离面色平静,却没有看他,反而把目光看向穷奇的身后。

    监牢的深处里,有一处深不见底的潭水,无数的冰寒气息就来源于此,而范雪离感觉到那熟悉的气息,便来自寒冰潭的下面。

    所以范雪离毫不迟疑地踏入这一处监牢。

    这时,穷奇见到范雪离越来越近,面色慢慢变得失神与苍白。此刻的他,被锁在这里,修为十停减了五停,想要对抗范雪离,更如同做梦,而他以为范雪离是来杀他的,自然内心跌到深渊之地。

    只是这时,范雪离却连看也不看他一眼,掠过穷奇的身体,直接跃入了寒冰之潭,沉入其中不见。

    见到这样,穷奇的面色震惊,而后猛地大喜!

    以他的修为,尚且不敢去碰这潭水,因为这潭水乃是日月精华所成,寒气深厚,甚至整个悬空岛之所以能悬空,也是因为这潭水的缘故,整个婉氏唯独只有婉罗敷进入过。而现在范雪离忽然进入此地,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忍不住灿烂大笑,他甚至以为范雪离一定是犯了失心疯,这才会跳入此潭送死来了。

    而这瞬间,范雪离感觉到强大的寒冰之意疯狂而来,几乎把他的身体完全封禁了,但同时,他的身体里却自然而然地运转着一种功法。

    那便是我欲乘风,乃是婉族的四大仙法之一。

    这四大仙法,乃是婉氏的不传之密,整个婉族唯独婉罗敷能掌握,甚至也是进入此地的钥匙。而范雪离运转着这气息,竟破开无数的潭水,直接到了潭水深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范雪离进入了潭底。

    只是这瞬间,他却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惊了。

    无数的银色锁链,远比之前锁住那穷奇的还要强,甚至这些银色锁链,支撑着整个悬空岛的全部。

    而在这些银色锁链的核心之处,赫然关押着一个人。

    那个人的容貌极其熟悉,甚至让范雪离无法回神过来!

    “竟是他!”

    范雪离的内心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而这时,随着范雪离的下潜寒冰潭,整个寒冰潭的气息凝练,水底的波澜更甚,使得这些银色锁链的力量更紧,更是把眼前被锁着那个人更近一步扣住,使得他的皮肤几乎破裂,骨骼几乎完全断裂。

    这瞬间,那当中的那人,低声地咆哮着,忍着无边的痛苦,就好像一个人被四分五裂一般,何等的痛苦。

    以此人的境界,竟痛苦到这般地步,足见这锁链的力量何等强大。这近乎万马撕身了。

    “抱歉。”范雪离脸上露出了不忍,再无迟疑,身体一转,猛地向前冲去,手上一动,瞬间凝出了强大的力量,大自在三重境界,猛地冲击而出,击向那锁链。

    只可惜,那锁链的力量无比强大,瞬间把范雪离的大自在三重功法给反弹了回来。

    而这时,那人猛地抬头,注意到眼前的范雪离,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低声地说:“离儿……”他的脸上复杂万分,同时涌起了深深的温馨却又惭愧之意来。

    而这时,范雪离则猛地施展刚凝练成的誓约慈悲之剑,冲击而出。

    眼前此人经历过无数的磨砺与辛苦,被如此残忍地对待,哪怕任何人见到了,也会心生慈悲,所以这一击范雪离虽然体内的精气神不够浓,但却是把这一神通的力量全部释放了出来。

    “轰!”

    誓约慈悲之剑猛地在那锁链上面闪烁着,炸出了无数的光影,天地之间仿佛变成一片废墟。

    只可惜,烟雾散后,那锁链依旧如故。

    但范雪离的精气神却消耗一空,就那样萎靡地站立着,摇摇欲坠。

    “离儿,这乃是天地之物,并非神通之力,并非仙法之力可以破解的。”那人低声叹息一声:“我能见到你为我如此努力,见到你如今如此出色,我已经很满足了。”

    此人,竟是范雪离这一世的父亲,范际飞!

    身为肉身十重的存在,在大夏国不过只是一尊城主,但范雪离后来却知道,原来自己的这位父亲乃是范族的后人,与自己前世的范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今日,他更是知道,自己的这位父亲,竟已经达到了肉身十重巅峰的地步!

    这般境界,举世无匹!

    而同时,范雪离内心里涌起了无穷的疑惑,父亲是什么时候踏入了十重巅峰的地步?而父亲与婉罗敷又是因为什么缘故而战斗?

    仿佛看到了范雪离的疑惑,范际飞叹息一声,说:“如你所想,我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踏入了肉身十重巅峰的地步,而我的身份,则是大夏国的执法者,执天地之法,为范族继血脉。”

    听到这里,范雪离猛地大震,脑海里灵光闪烁着,失神地说:“父亲,您的意思是,当初我中你的神通余波,而那烟暗王者并没有死在你手里,其实都在你的预料之中?”

    若是范际飞乃是十重巅峰,神通一击,可破日月,一尊烟暗王者又算得了什么?神通余波更可以毁灭星辰,自己怎么可能存活下来?

    这时,范际飞点头,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你能叫我一声父亲,我余愿已足。不错,当初我知道你对烟暗王者有恩,所以我故意用这种方式,想要烟暗王者收你为弟子,却没有想到,后来烟暗王者竟自发地拜于你主人。”

    当初他用神识查探,被光芒所挡,并不知道范雪离动用三昧真火之事,但无论怎么样,范雪离能让烟暗王者拜范雪离为师,这使得他心下安定了下来。

    听到这里,范雪离恍然,而后所有的一切在脑海里历历在目。

    然而不知怎么,他内心依旧有着强烈的愤怒:“父亲,我姑且称你一声父亲,但二十多年来,我母亲受难,被屡次压迫,甚至到了绝境,您有这般修为,却不曾出手帮忙。而那大夫人阴险毒辣,后来更是与大公子用各种手段,您却视而不见……”

    他为母亲而不甘,感觉到不值!

    或许在范际飞眼里,自己的这些人只是棋子?

    便在这时,范际飞忽然长叹一声说:“这的确是我的错。但我身为执法者,精神随时掌控整个大夏国的天地变化,无瑕顾及身边,让你们母子受苦了。”

    他这般身份,几乎等于整个大夏国的圣人,等于大夏国的天道,为平衡阴阳而生,所以他视天道平衡,视万物为刍狗,便一直当着旁观者的身份。

    毕竟以他的境界,他在大夏国不死不灭,所以还是不希望与亲人纠缠太深,但无论怎么样,这使得他对范雪离怀着一丝歉意。

    而听到这里,范雪离的脑海里更加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一时间,他低声地说:“圣人忘情,难道圣人就真的要忘情吗?”

    他自言自语着,内心却有着决然不同意范际飞的说法。

    他绝不忘情,他所经历的一切,以及他的亲情,是他誓死守护着的,也是他的底线,他绝对不忘记。

    “婉罗敷因为混淆阴阳,我屡次追杀,从圣道会上,一直追杀到这里,但我在上古战场的力量被削弱很多,最后被婉罗敷封锁在这里,而婉罗敷不杀我的原因,是想要用我的灵魂血,来与悬空岛的力量融合,最后化成悬空岛的一部分。我之所以苟延残喘,就是想要机会找到一个继承者,能把我的执掌法的身份继承下去,现在……”范际飞的眼神里射出一丝光明:“现在你终于来了!接下来,我会把全部的修为都渗透到你身上,帮你打通体内经脉……”

    他已经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范雪离身上。

    他绝对不愿意让自身的力量被这寒冰潭所吸,那远绝对会助纣为虐,而他乃是范族出任小千世界的特使,如今范族被压迫,他宁可玉石俱焚,也不要让婉罗敷得逞。

    然而这一刻,范际飞忽然看到眼前的范雪离猛地从怀里取出两颗天星珠,消耗到天星珠只有二十四颗,猛地服下,使得体内的精气神凝练到一个最强的地步,而后手上一动,一道火焰凌空而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