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天画大师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对杀人这种事情,这些士兵已经引以为常了。

    这瞬间,那些作为考生的众多殿下,眼神里都是一些嘲讽与戏谑,在这考核画艺的关键时刻,居然前来送死,真是太悲催了。

    要知道这一次考核,乃是关系到谁有机会成为天画大师的弟子,一旦那样,便有机会直接参与这圣道会结束后的万国朝会,乃是他们所梦寐以求的。

    万国朝会,便是圣道会的天才决出后,与万国的天才进行一次论道的大会。

    此刻,在众人的杀意与嘲讽之下,范雪离却是心思一定,将在场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而后手上一动,在脸上一抹,露出了之前的容貌,淡淡地说:“元夕国二殿下水俊浩,前来参与画艺考核,诸位是否还有疑义?”

    他假冒这水俊浩实在是太纯熟了,而且容貌上也完全无误,这么一下,竟是把在场的众人都震了一下。

    而且范雪离此刻肉身十重的气息无法内敛,露出来的容貌更是风华绝代,让众人甚至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一时间,他们对范雪离的身份不再有疑虑,但同时则涌起了一丝担心的念头,有一个殿下厉声喝道:“你已经迟到了,就等于藐视这次画艺考核,等于藐视天画大师!”

    范雪离淡淡地对为首的天画大师行礼,语气一顿说:“若因为迟到就等于藐视的话,那岂不是等于小瞧天画大师您了吗?”

    只这么一句话,就让之前的那殿下面色惨然,一句话也不再说了,而其他人更是面色森寒,内心满是对范雪离的惧意来。范雪离的话实在是太狠了,拿捏得这么好,竟让身份如此尊贵的天画大师也无法拒绝!

    若是拒绝,就等于天画大师连迟到都无法包容,连这点气量都没有!

    毕竟这个万国公会是实力为尊的时代,而不是规则为尊的时代。

    “很好。”那天画大师皮笑肉不笑地说:“既然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坐下吧。”

    这天画大师的脸极为僵硬,好像是一张僵尸脸,又好像上面有着特殊的人皮面具一般,而其眼神阴森,射出来的目光不明自厉,让人感觉忍不住心下打着寒噤。

    只从这点来看,范雪离发现对方的精神之力,至少不会亚于自己,只怕对方的境界也是在肉身十重。

    当然,若是范雪离全力施展,以他目前的肉身境界,已经远远超出普通人,完全不会亚于对方,但这里毕竟是对方的大本营,指不定还有几尊这样的人物存在,所以范雪离便点了点头,径自坐到最后边缘的角落去了,刚好与皇甫云假冒成的一位男殿下平行而坐。

    皇甫云这时微微诧异地望着范雪离一眼,不知怎么,她总感觉眼前这人有一种熟悉温情的感觉,这种感觉极为微妙,如此地似曾相似,让她内心涌起了一丝疑惑。

    她能高看的人有限,身边的朋友也不多,只这么一下,就让她想起了今日在皇宫里见到的那护卫来。但想到那护卫如今可能与婉旭白正在天宫里厮混,不由心下涌起了一丝厌恶的感觉。

    “这位兄台,似乎我在哪里曾见过?”范雪离注意到对方疑惑的眼神,毫不迟疑地主动对皇甫云出声了,声音跳脱飞扬,一时间,让众人侧目而视,但同时也因为范雪离如此地肆无忌惮,使得众人对范雪离的身份不再怀疑。

    皇甫云心下一惊,难道她假冒着的这尊容貌被对方认了出来,一时间,她连忙压低声音嘶哑地说:“我小尚国封禁多年,不曾游历世界,不知殿下如何结识得我?”她假冒的是小尚国的一个殿下。

    “虽未曾见过,但却觉得面善,就算是旧相识了。”范雪离哈哈大笑说:“今日就当是久别重逢,等会考核完毕我等去小酌一杯如何?”

    “故所愿也,不敢求尔。”皇甫云毫不迟疑地应承了,她内心对范雪离产生了如此熟悉的念头,想不到对方也有,一时间有了一丝想要解开疑惑的期待来。

    “肃静。”那大殿当中的天画大师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而后说:“这次的考核很简单,只需要你们把你们最好的画艺展示出来,谁若是成为第一,便有机会成为祭蓝釉梅瓶的主人,而这祭蓝釉梅瓶上面的画,更是代表着某一种远古传承。”

    一时间,众人哗然,谁也没有想到,这画居然是远古传承!

    远古传承之物,便是类似酒龙传承之物,极为珍稀,是无数人梦寐以求之物。

    他手上一动,周围便有一个人恭敬地走上来,手里捧着一个玉盒,打开一看,赫然是那祭蓝釉梅瓶,闪烁着蓝色如同海洋般的光芒,上面的气息更是散发着妙不可言的气息,让人不由一阵阵心醉。

    这时,范雪离与皇甫云同时心下一惊,不是说这祭蓝釉梅瓶在那贾书手里吗?

    不过皇甫云很快地注意到,此刻那个人把手里的玉盒递给了天画大师后,便恭恭敬敬地走到天画大师的身后站立,而其容貌,居然便是那贾书。

    看其样子,只怕这贾书便是利用这祭蓝釉梅瓶,已经拜天画大师为师。

    真没有想到,这传闻里的第二天才,居然也对这天画大师如此恭敬,只怕这天画大师更加深不可测。

    但同时,皇甫云则把目光紧紧地盯在那祭蓝釉梅瓶上,眼神里满是炙热,为了此物,哪怕付出性命都可以,今日她必然要取之!

    此刻,在一边的范雪离则微微凝住了眼神,当每个人都被分下来一张画纸上,他拿着墨笔迟疑了一下。

    画艺!画艺上,他可是根本不通!

    而眼前此物对他来说,至关重要,关系到他是否能稳定现在的肉身十重境界,他非取不可!

    “啪!”

    便在这瞬间,那天画大师忽然手上拍了拍,便有几个人鱼行而出,而这些人手里都拿着一个锁链,竟是把一个铁牢笼给拉了过来,而在铁牢笼之中,赫然拉着不是凶兽宠物,而是一个少女。

    这个少女年纪只有十岁,脖子上分明挂着一个铁色项圈,整个人苍白无比,衣服更是褴褛,只怕遭遇了无数的虐待。

    而这些人每每抽动着手里的锁链,都使得这少女的脸上痛苦不堪,疼得痉挛,却又喊不出声音来。

    看到这样,那皇甫云先是面色一白,而后脸上生出一丝怒意来,她自幼遭遇凄惨,内心就一直有希望天下人都不愿意再类似她一般,所以见到这样的场景,内心不由一阵怜惜,同时又对这天画大师升起了愤怒之心。

    见到少女被拉出来,天画大师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目光微微向范雪离与皇甫云瞥了过来,而后继续说:“这个少女,就是你们需要画的,只要你们谁拿到第一,这个少女就任由你们带走。要知道她乃是天合花香草凝成,她身上的肌肤都有着强大的灵性,她的肉甚至有提升修为的作用,极为不错。”

    他竟有把眼前这少女当成了肉而食之的念头。

    而这时,众人都注意在少女身上,看到了这个少女看起来弱不禁风,但眼神却细腻如雪,瞳孔里却有着晶莹的紫色,身上更是甜香的气息,看来这少女的确是花草凝练而成的无误。

    仅从着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就有人赞赏地露出觊觎之色。他们的国家在大夏国周近,土地贫瘠,为了食物甚至整个国家都失去了天性,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此刻竟有不少殿下流露出了一丝狰狞,甚至嘴角还流下了口水来。

    见到范雪离,范雪离的目光泛出一丝寒意来,对方草菅人命,而且还以此沾沾自喜,引以为宝,这样的人,自己必然不能让对方再戕害他人,他心神一动,已经准备哪怕不惜泄漏身份,也要将对方灭杀。

    这样的人,已经触及到他的底线。

    他辛辛苦苦修炼修为这么多年,就是为了面临如此不公的事情之时,能恪守住自己的灵魂!哪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又有如何?如今他执掌昆仑之虚,哪怕皇宫城卫倾军而来,又能奈他何?

    就在范雪离想要动手的那瞬间,那皇甫云猛地长身站了起来,身体如电一般掠到那少女的面前,目光森严地看着周围,冷冷地说:“她虽为药草,但又有何罪?你们卑劣如此,竟要把她为食物,如此对待!”

    她已经是怒不可遏了,哪怕明明知道自己不是敌手,也忍不住站了出来。

    她并不惧怕。因为若是她能屈从的话,她就不会是皇甫云,就不会落到如今的这般地步。众多生活的艰辛,却从来没有改变她内心的执着!

    “居然敢主动出来,皇甫云你真是不怕死啊!”天画大师忽然出声了,声音里带着嘲讽:“你以为你假冒身份,我们就不会发现?”

    他竟是早就知道了皇甫云的来头。

    “那又如何?”皇甫云手在脸上一滑,恢复自己那高傲而又飒爽的气质,整个人如同神龙凌云而起,就那样站着,矢志不渝。

    “无妨,就加你这么一个赌注而已。”天画大师淡淡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