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四百四十六章 双修功法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这时,她的眼神动人地盯着范雪离,那眼神仿佛会说话一般,仿佛只要范雪离答应下来,即将会有美艳的艳福。

    “而且我看公子的境界不高,而我这里有一份双修功法,若是连夜修炼的话,必然能大幅度地提升公子的修为,明日一战,必然会有更大的把握。”这一刻,天府公主迟疑了一下,终究是咬着嘴唇说了出来。

    她甚至已经拿了全部的赌注。

    而她也相信,这对范雪离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范雪离必然不会拒绝。

    而她内心也是跃跃欲试,要知道今日一见范雪离的手段,她知道范雪离必然非池之物,日后必然龙腾九霄,而她终究只是一个精怪,境界停留在这里已经很久了,迟早需要依附强者的。

    一时间,范雪离怔住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绝色在他面前,如此坦然地愿意把一切给他,其肌肤如雪,明眸善睐,香气动人,那样轻轻地贴近着他,这让他心头也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显然,他看出了对方的目的来。毕竟在天师道面前,对方已经是束手无策,而现在他却是她唯一的一抹希望,可以说,她此刻只有尽全力笼络住范雪离这个目的。

    眼前这美丽的紫罗兰,近在咫尺,触及可及,随君撷取。

    “我……”

    范雪离刚只说了半句话,却发现眼前这天府公主的身子已经轻轻依偎了过来,浅浅笑着说:“公子是答应了吗?还请公子怜惜一二,臣妾这还是第一次……”

    肌肤相亲,她那洁白无暇的肌肤,美妙的触觉,那样触动着范雪离的神经。

    只是这瞬间,范雪离却是装出一副苦笑的样子惭愧地说:“抱歉,我修炼的是童子功,无法破戒,所以我无法答应,还望天府公主见谅。”

    眼前女子只是想要一份安全,要一份希望,并没有奢求太多,但范雪离却无法答应下来。那暗潜藏着的几位副掌教,境界只怕都那天师道太长老强,自己一个人想要逃脱并不难,但若是加一个人,没有把握,所以他不愿意乘虚而入。

    “你知不知道你放弃了什么?”这一瞬间,那天府公主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一时间,她脸又羞又怒,她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接二连三地被眼前公子拒绝!

    若是与她双修,她绝对有把握能让眼前公子境界大为提升,而且还能享受她的处子香艳,这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而且她还身为这紫尊天府的公主,地位尊贵无!

    而且从眼前公子的身体反应,她分明看出对方的有意!

    但对方却依旧拒绝了她!

    所谓的什么童子功,她根本不信!

    因为眼前这少年没什么欺骗人的本事,说这谎话的时候,眼睛都还在向周围瞥去瞟去的,显然是有一些心虚。

    “你真的不愿意?”她站起身子,回过神来,那样直盯盯地盯着范雪离:“是因为你已经与水思佳公主两情相悦,你不愿意背叛于她?你放心,我虽然与她有几面之缘,但今日之事,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她可不信,这世有不偷腥的猫。

    只是范雪离却让她失望了,范雪离静静地摇了摇头说:“明日我会尽力保护你周全,天府公主尽请放心。”

    显然,范雪离的脸并没有因为拒绝而露出一丝失落来,仿佛对她如此香艳的一切,毫不动心。

    “好,再见!”天府公主咬着牙,恨恨地盯了范雪离一眼,身体一转,便自消失远去:“你不要后悔!”

    显然她被范雪离真的气坏了。

    她何曾对一个人类做出这样的事情,要知道每一次她出世,都会有无数人类觊觎她,结果现在,却在范雪离身边吃了闭门羹!

    她甚至巴不得范雪离现在冲出来对她求饶后悔,结果无论如何她也不会再答应。

    只可惜,范雪离却依旧盘膝在那里修炼着,一动也不动。

    她那样距离范雪离数十丈,死死地盯着范雪离几十个呼吸,最后身体一闪瞬间消失了。

    “咦?怎么在拒绝她之后,我的儒气有自发提升的趋势,甚至变得更为强大?”这瞬间,范雪离忽然心念一动,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儒道之气,有所提升。

    一时间,他苦笑不已,前世身为太子,他自然有过许多的女子,不会从一而终,不过他同样追求的是品质,而刚才无论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适合而已。

    所以他并不惋惜。

    而且体内这儒气的提升,使得他不由更有了一丝信心来。

    如今他在暗,三个天师道副掌教在明,而且从很有可能会遇到婉罗敷遗留下来的气息,到时候自己隔岸观火,渔翁得利,绝对要拿下这一处古战场。

    若是能得到三处的话,自己以后对付婉罗敷更多了一分胜算。

    ********************

    时间很快到了次日凌晨,而范雪离等人很快被传召到了紫尊天府的密地深处。

    但见密地深处阴风袭袭,甚至有一种死亡风暴的气息,其仿佛有着众多妖魔在游离,这些妖魔的样子千百怪,却似乎在彼此自相残杀一般,有着强大的血腥之意。

    范雪离等人身则渗透出浓浓的人类气息,对他们来说等于是最好的肉食,他们仿佛疯狗一般,猛地朝范雪离等人拼命扑来。

    “轰!”

    只一下,距离最近的数十妖魔,却是在一尊天师道侍卫的手里化成无数碎片,使得其他的妖魔一时间投鼠忌器。

    那侍卫,正是昨日守住门口为首的那护卫,境界极高,竟在肉身九重巅峰,而且也不过三十余岁,只怕在天师道里的地位并不低,看起来似乎是一处分舵主。

    而一时间,范雪离周围的那些机关师不由打了一个寒噤,庆幸自己昨天没有得罪这位护卫。

    只是这时,这护卫忽然目光向范雪离等人扫来,目光很快地留在天府公主身,沉声说:“天府公主,你对此地最为熟悉,与我一起打头阵,可有异议?”

    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力量汹涌呼啸,有一种震慑之力,让人根本无法拒绝。

    而天府公主面色瞬间变了,她可没有想到,对方竟一开始让她先行,这样一来,她等于立足在最危险之地。

    “此行由我天师道三位副掌教押阵,以天师道的实力,此地根本造不成威胁,若是天府公主能一马当先,到时候必然会立下汗马功劳,天师道会重重有赏,若是不然……”那护卫忽然嘿嘿了两声,声音狂暴如雷:“天府公主自然是知道后果的。”

    此刻,天府公主面色冷峻,她知道这是对方的阳谋,哪怕她现在拒绝,结果还是一样,一时间,她只能是强振精神,向前走出一步,而后目光却是向周围的那些机关师望去。

    昨日一夜,虽然没有引诱到范雪离,但她却用极为不菲的各种宝物,笼络住了那其他九位机关师,而若是这些机关师与她配合的话,说不定会有一条生路。

    “你们……”

    只是当她目光扫去的时候,面色却是猛地变得苍白铁青。

    那些机关师竟是不约而同地全部向后退,头全部低下,甚至连抬也不抬一下,仿佛与天府公主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这些机关师早知今日场景,昨日竟是虚与委蛇!

    一时间,天府公主感觉一股血冲到了脸,感觉到自己甚至被世界所欺骗、所遗弃。

    她那样目光扫过众人,满是痛恨,而后最后把目光留在范雪离身。

    她昨日对范雪离抱着最大的希望,甚至以身相许,结果却惨遭拒绝,内心恼怒无,但现在起其他机关师来,她忽然对范雪离涌起了一阵好感来。

    因为此人并不曾欺骗于他,正是她所学的书里的君子。

    君子不欺于心。

    她心苦笑,但终究咬了咬牙,带着一干侍女走向密地的入口。

    而身后,那些天师道人脸都满是冷笑,在他们眼里,这天府公主如同死人一般,有何足惜。

    那些机关师此刻则偷偷抬起了头,看向天府公主的眼里带着一丝不屑,他们昨日已经看出天府公主与天师道不合,自然不会站在天府公主这边,拿那些宝物只是“随机应变”而已,而现在,这天府公主果然遇到了困难。

    “我来。”

    这瞬间,人群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很清,很静,很淡,却带着无数的温馨,仿佛让天府公主从寒冬到了暖春一般。

    正是范雪离的声音。

    此刻他慢慢地走了出来,走到了天府公主的身边。

    无他,只是因为这瞬间,他感觉到那古战场的气息极近,似乎与昨日有所变化。

    然而此刻范雪离的表现,在众人眼前却仿佛如同笑话一般,甚至他身边的那些机关师都以为自己看错了:“这家伙是疯了吧?哪怕他再强,一个人也不可能对付得了眼前如此的阵法,更何况他昨天那样做,轻易透支了,如今居然主动送死?难道昨日这天府公主给了他一点好处,值得他以性命相托?可是看天府公主的表情,明显与他不和啊……”

    ://..///39/3975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