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四百一十八章 儒气灌顶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一时间,这鼠目中年人目光溜溜直转,甚至已经准备等范雪离被拒绝后下来之时,自己经过对方身边,伸出自己的手,探入对方的怀里了。

    他的手经过特殊的凝练之法,呈现死灰色,名为万毒之手,不仅拥有毒素,甚至还拥有麻素,能让人身体迟钝,加上他的快手,几乎是无往不利,哪怕就是被范雪离发现,也可以化麻为毒,直接将对方诛杀。

    在如今即将大乱之世,死一个普通的弟子,几乎没什么了不起的。

    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注意到范雪离忽然回身一望,目光里带来一种锁定天地元气的目光,如此地冷漠与傲然,扫视了他一眼后这才回转身去,而范雪离还不知取出了什么宝物,在那几位护卫面前一晃,那几位护卫居然自动散开,任由其进入。

    这一刻,鼠目中年人感觉自己刚才好像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一般,甚至感觉范雪离的目光,足以冰封他的身体,将他悬挂在天地之间进行暴尸一般!

    眼神竟犀利如此!

    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方还进入了二楼!

    这对于鼠目中年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自己竟看走眼了,对方如此地不简单!

    这瞬间,他仿佛从水里逃生出来,窒息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就好像老鼠见了猫一般,再也不敢正面冲撞,只敢偷偷地溜走。

    一直到出了儒道馆,他这才喘过来,回想起刚才的场景,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再也不敢对范雪离有任何觊觎之心了。

    而这时,范雪离则顺利地进入了儒道馆的二楼,所动用的便是昆仑之虚弟子令牌的身份。

    此次前来,他甚至不准备动用圣主令,毕竟此令天下只此一物,而长老令同样珍贵,一旦展示出来,必然会让其他人投鼠忌器,有所防备,甚至猜出自己的身份。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很快到了气息感知之处。

    那是二楼的一处雅阁。

    甚至这雅阁之外,有着许多的幻阵之法,等闲之人,甚至感知不到雅阁的所在。

    而这雅阁甚至还有几种狰狞的凶兽气息,哪怕就是深通幻阵之人无意里闯到这里,也惊惧而走。

    而同时,范雪离注意到雅阁里有一种温润的气息,似乎在修炼着,又似乎在防御着什么,似乎已经知道外面有人到来。

    不过其依旧冷静从容,显然自信这种神幻阵加凶兽,足以抵抗一切。

    在这样的情况下,范雪离淡淡一笑,身体一动,竟是穿越了那幻阵,同时身轻如燕,轻易地穿过了那些凶兽面前,甚至那些近在咫尺的凶兽,对范雪离毫无所觉。

    这乃是欲海迷舟的特殊迷幻之阵催动,身体像是影子一般,如影随形,哪怕凶兽都感知不到气息。

    踏入了雅阁之中,范雪离注意到,有一个儒袍书生正盘膝而坐,手里捧着《典纪》,哪怕被自己闯入,对方也泰然自若。

    这等气质,让范雪离心下微微赞赏。

    “来者何人?”那儒袍书生抬起头来,从容地说着,对范雪离能如此轻易地进来,微微有些诧异,但很快恢复了正常的表情,显然看到范雪离执有昆仑之虚弟子的令牌。

    “我乃是昆仑之虚弟子真画,这次奉了方师长老的命令,前来此地,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怎么称呼?”范雪离恭敬地拱拱手,将之前假造的昆仑之虚弟子令牌递了过去。

    他离开昆仑之虚前,足足刻制了十几个真字辈弟子的身份,每一份都是记录在案,货真价实。

    既然对方乃是昆仑之虚中人,他用方师的名义不算错。

    “方师的弟子?天地大乱将至,看来也该有行动了,不知方师是想要知道什么信息?”这儒袍书生点了点头,接过昆仑之虚弟子的令牌,显然没有怀疑范雪离,而且他瞬间也动用了感知,发现范雪离身上的确有昆仑之虚的气息。

    同时他补充说:“另外,你称呼我林师即可。”

    他并没有准备透露他的真正身份。

    “方师想要知道的是大殿下如今的行踪。”范雪离认真地说。

    看对方的气质,只怕是一个万人之上的官员,至少有四品品级,算是相当之高了。

    听到范雪离的话,这儒袍书生沉吟了一下,这才说:“大殿下如今秣兵历马,儒道馆只是其中的一个手段,真正目的,还是在一个月后的圣君会。而他想要进入圣君会,必须要通过十天之后的科举试。”

    “十天后的科举试?”范雪离一怔,不由问道。他记得想要参与圣君会,必须是十年来进入科举馆的人才有资格,而这大殿下难道迄今还没有资格?

    “这次的科举试,乃是破格提拔的,需要有人专门举荐,一旦通过,就拥有进入圣君会的资格,不过这种名额极少,整个大夏国不超过一百个名额。”儒袍书生沉声说着:“这一次的圣君会,关系到数百年来大夏国的气运,群魔丛出,这科举试也是其他人最后的机会。”

    “不超过一百个名额?”范雪离心下暗暗点了点头,看来自己同样也要找机会去夺得其中一个名额才行。

    不过以他的真正身份,想要得到这名额并不难,所以他面上也是淡然。

    “自从儒道馆开启以来,天地的气息有所改变,许多人已经自发地觉醒了儒者之气,不仅是这次的科举试,甚至圣君会,这儒者之气也是相当重要,你必须要把这消息尽快地告知给方师。”注意到范雪离身上并没有儒者之气光芒,而且又对科举试表现得没有那么重视,这儒袍书生的语气不由变得很淡,觉得范雪离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听到这样,范雪离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不知如何去得到这些儒者之气?”

    这儒者之气很有可能事关未来大夏国的气运,他自然极为重视,不过他面上平静,却让对方看不透。

    这儒袍书生继续淡淡地说:“极少数人可以自发地领悟。而剩余的则可以通读大殿下定下来的经书,参与五天一次儒道馆的测验,便拥有儒者之气。一旦得到儒者之气后,可以通过肉身、神通的气息转化,增加儒者之气的量。下一次的考核,是在五天后。”

    “据说极为出色之人,在通过考核的时候,会有儒者之气灌顶,可以对肉身瓶颈有所突破,哪怕肉身九重的武者,也可能有效。”

    说到这里,他赞赏地说:“大殿下开启了这儒道馆,以考核的方式让人得到儒者之气,只怕再过一段时间,这种方式将会发挥出无与伦比的作用,动摇世家的根基。”

    显然,他对大殿下,佩服得五体投地。

    听到这里,范雪离注意到,从这种语气上,足见这儒袍书生是支持寒门的,而且整个雅阁里,并没有太多装饰的贵重物品,都是书籍为多,这儒袍书生应该是寒门弟子。

    只是对方目光终究有所局限,儒者之气固然强大,但想要动摇世家的根基,哪有那么容易,除非能禁制世家弟子进入儒道馆。

    当然,范雪离此刻是不会说破这一点的。

    他在意的是,对方说的那科举试时的儒者之气灌顶,对肉身九重武者可能也有效!

    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而这儒者之气,他也一定要凝练成功,也一定要得到儒者之气灌顶才行!

    “五天后的儒道馆测验,我必取之!”范雪离暗暗点了点头,当下继续问道:“不知大殿下现在身在何方?”

    这儒者之气他要得到,从而能更顺利地参与十日后的科举试,但那上古战场的消息,同样不可或缺,所以他必须要找机会见那大殿下一面,知道大殿下的行踪也同样重要。

    毕竟儒者之气测试是在五日后,不急于一时。

    “大殿下如今应该在北门的拍卖所,因为午时会有一尊拥有儒者之气的特殊宝物拍卖,据说那尊宝物是一种天生有儒者之气之物,若是得到了,甚至可以自发形成儒者之气!”儒袍书生声音微微有些炙热,说:“如今很多人都已经被这种儒者之气所吸引,这一次的拍卖,只怕会是天南府的一次拍卖圣会!”

    显然,他认为那尊宝物必然会拍卖出一个不可思议的高价来。

    “北门拍卖所?午时拍卖?竟是可以自发产生儒者之气的宝物!”范雪离心下微微惊喜,而后看了看天色,发现距离午时已经很近,而此刻自己知道的事情也大抵知道,当下抱拳恭敬地说:“多谢前辈指点赐教,我必将这些消息马上传给方师。告辞了。”

    他如今停留在肉身九重巅峰,若没有特殊的境遇,想要在一个月内突破的话,难度如同登天。而这儒者之气的出现,则给他带来突破的机会。

    凝出儒者之气,对他来说,越快越好。

    所以那宝物,他不能错过。

    而且他也想见见这位大殿下,究竟是何方神圣。

    只是当他走出这雅阁的时候,那儒袍书生摇了摇头,看向范雪离的背影带着一丝失望:“这弟子修为不强,但却养成了独特的傲骨,我本想要敲打敲打他,结果说了关于大殿下这么多事,他竟一点震撼的表情都没有,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傲气过头了?不过也罢,等他到了那拍卖场,见到那大殿下后,这才会明白,真正的差距吧!”

    不过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暗道:“我的身份隐秘之极,只有长老级别的人才能知道,方师竟告诉给他,只怕这人与方师关系非浅,很可能是方师的关门弟子,看来我倒得照顾一下,免得他遇到危险……”

    当下,他身体一闪,化身成普通的儒家书生,跟踪其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