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四百一十章 范府末路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原本他这一行,会前去北玄之地,是想暗中派黑暗王座将母亲、钰等人接回昆仑之虚。

    不过长山城他却已经不愿意去了。

    “长山城的范府范际飞,数日前失踪了。而他身上,很可能藏着一处上古战场的信息。”圣主郑重其事地着:“范际飞是你的父亲,境界十年前就是肉身十重,现在更是深不可测,他如今失踪,范族群龙无首,被几处其他家族压迫,只怕就要濒临灭亡,你可以自行去看看。”

    显然,圣主对范际飞极为重视。

    听到这里,范雪离忽然想起了数个月前,自己用身体承受住父亲的那一击,差点身死魂灭的场景,不知怎么,内心是五味参杂。

    “既然这样,那我便即刻出发,前往长山城。”范雪离认真地着,无论怎么样,长山城范府毕竟是自己的家,若是真的范府倒了,只怕母亲会伤心。而自己力所能及的话,就帮上些忙,而且,最关键的是,从父亲身上探得另外一处上古战场的信息。

    按婉罗敷所,另外两处上古战场都被她掌握,而自己父亲范际飞知道的,便是其中一处的上古战场信息。若是从中找寻上古战场,破除婉罗敷的优势,此消彼长,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掌握的上古战场气息越多,到时候自然更占地利优势。

    而且父亲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他也想知道,父亲究竟境界到了什么地步,究竟有着怎么样的秘密。

    当范雪离与圣主一同踏出圣主大殿之时,发现五个太上长老与其他九位长老,都在一边等候。

    这瞬间,他们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充满了敬畏。

    这一次若非范雪离的行为,只怕昆仑之虚真的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不仅是名誉受了极大的影响,甚至整个昆仑之虚会血流成河。

    可以,范雪离立下了汗马功劳。

    甚至他们已经猜测,这一次圣主会不会让范雪离直接继承昆仑之虚新圣主之位。

    这瞬间,圣主淡淡一笑,目光扫视周围,忽然爆发出一种傲然的气息,与之前的萎靡完全不同,而后更是手指一动,将整个大殿封印起来,不让外人感知到里面的一丝气息。

    这显然是重要的事情宣布。

    连太上长老们,此刻也满是恭敬与肃然。

    “据我推算,天地大变将至,整个大夏国甚至会产生各种奇特的变故,而若是昆仑之虚应对不足的话,必然会失去先机,成为天地大变首当其冲的的牺牲品。”圣主到这里,目光沉稳,扫了一眼众人,这才继续:“我自觉力量不济,所以一个时辰前,便想要将圣主之位传给玲珑子,不过玲珑子却拒绝了,他他的德行不够,但我相信,整个昆仑之虚上,没有谁的德行比他更高了。他的坚持不懈,坚持自我,坚持心道,发宏伟誓愿要建立真我之国,杀危本、杀安期、对峙婉罗敷,拯救昆仑之虚于水火,可以,一旦他成为圣主,便是众望所归!不过……”

    这时,圣主已经是一字一顿,声音铿锵如刀。

    而此刻,其他长老依旧在认真听着,显然也对范雪离的行为极为佩服。

    圣主的荣誉、地位在前,范雪离居然能抵抗住这种诱惑,实在是不简单。

    “不过,若是这时他成为圣主,只怕真的会是众矢之的,必然会招致婉罗敷旗下门客的反扑。所以我暂时宣布他成为天下行走,持圣主令,拥有总管昆仑之虚之力,若是玲珑子有所吩咐,尔等当全力以赴,不得有误。圣君会,不容有失!”圣主一顿,这才将最后的话了出来,声音里藏着森森的杀意。

    如今的情况,整个昆仑之虚当凝成一个整体,绝对不容有失,这甚至需要每一个长老,都要为范雪离殚精竭虑!

    听到这里,方师等人先是一怔,而后脸上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可以,这几乎是最好的结果。范雪离如今虽没有圣主之名,但却有圣主之实!

    圣主连圣主令这般珍贵的东西都赠送出去了,他们又怎么会吝啬?

    “是!”这瞬间,他们全部认真地着,哪怕连几个太上长老,都变得郑重其事。

    而他们也明白,这随后的一个月,将会是昆仑之虚面临着的最重要的时刻,面临着的最重要的战争,天地大乱之时,群魔众出,若不能应变,昆仑之虚就会被淘汰。

    天地大乱就是如此地残酷,哪怕底蕴再丰厚也没用。

    而他们将全力以赴,筹备一切,帮范雪离拿下圣君会!

    他们的年纪虽老,但目光却有着新的希望。

    当然现在,他们最重要的事情,是施展圣物法则,帮范雪离把莲红釉盘与欲海神舟重凝成一尊神通圣物。

    一个月之期已过,他们的精气神已经恢复。

    那七星葫芦已经经历一次圣物凝练,以他们的境界,自然不可能凝练第二次。而这两尊神通圣物,一尊是引动**,一尊是施展幻境,结合起来,必然会达到极强的效果!

    长山城外、范族马车一行,在春雨之下,竟有着穷途末路之感。

    自从范族家主失踪之后,范族便被其他几大家族压迫,其中,甚至不只是长山城的,还有以往九宵城的宿敌司徒族,在几次交战之后,范族兵败,在长山城的各处产业都被夺走。

    此刻,却是范族的长老范伯灿,领着最后一支范族的车队,守护着范族最后的财富,踉跄而行走在长炉山路上。

    长炉山路,四处是山,地形陡峭,易守难攻,而这也是范伯灿想要垂死一拼的缘故。

    精气神已经消耗到极限,快支撑不住了,只能用最后的力量用来防御,撑到什么时候就算是什么时候吧,那样一来,等到真正被灭时,也算是尽了一分对范府的责任了。

    进范府二十多年,范伯灿差不多把最灿烂的时光都在范府上,他乃是刑法堂长老,深得家主信任,境界这么多年虽然只是肉身六重,但却立身持正,所以范氏家主范际飞在失踪之前,把一尊宝物给他保管,他一直持有迄今,纵死而不悔。

    “范长老!”

    只是就在他正要踏上长炉山的最后一个山峰时,前面忽然传来冰冷的声音。

    那个声音,只是一个普通蓝衫的中年男子,独自站立着,衣服随风飘扬,看起来有一种不出的潇洒气息,与范伯灿的狼狈比起来,是天壤之别。

    这中年男子,显然在这里守株待兔很久了。

    “范长老,我早就料到你会来到这长炉山,据此一战,只是你又何必?司徒家族强大,你等根本不是敌手,还是早早地从了他们吧,只要你肯把范族长给的宝物交给我,我必然保你平安!”

    这中年男子,嘴角泛起一丝笑容,赫然是长山城第三大家族吴族的一尊长老。

    而这瞬间,听到吴族长老的话,不仅范伯灿的面色变了,甚至整个范族车队里的所有人,面色都苍白如血!

    要知道他们据此而守,就是想要等待吴家族与其他几大家族的援助,而如今这吴家族,竟叛变了!

    这甚至明,范族的根断了!

    在这里死守的意义已经不复存在!

    而且比起来,这吴家族更是阴冷,甚至想要利用范族的宝物从而来讨好司徒家族,其心可诛!

    这瞬间,范伯灿的目光冰寒到极限!

    “吴家长老,你这是代表吴家族的意见吗?”范伯灿在沉默之后,忽然冷笑一声,杀意陡起。

    他受范族恩惠多年,哪怕死在这里又有何足惜?但他绝对不会让这宝物被这叛徒夺走!

    既要战,那就战!

    此刻,在范伯灿身后,站立着他的儿子范哲,面色清瘦,目光迟疑,想要劝却不出话来,而范族的后面,还有修为已残的范大公子、二公子,面色如同死灰,而其他的一些长老,早在范际飞失踪的时候,全部自行散走。

    可以,范族现在是老弱病残之队,而范伯灿还受了伤,甚至以吴家长老的境界,就可以一个人灭杀他们全部。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吴家长老冷笑着,目光淡漠:“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你现在已经受伤,如何能抵抗我?我原本念在我们多年交情上,想放你一马,但既然你不愿意,那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这一刻,他整个人如同千古星空凝练,杀意渗透,不带一丝情感。

    只这话,他已经判定了对方死刑。

    “很好,十年前,长云坡我救你一命,这十年来,我服范大夫人,把你们吴家纳入范族的版图,给了你们无数灵药。”范伯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冷地:“既然这样,今天就由我来解决我们的恩怨吧!”

    只是完后,他猛地咳嗽了一声,吐出了一口血来,显然动气之下,他的伤势已经爆发了。

    这时,那吴家长老脸上露出一丝惭愧之色,而后很快被冷厉代替:“怪只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这一刻,他高高举起了手里的兵刃,光芒闪烁着。

    与此同时,范族中人,都黯然地闭上了眼睛,甚至那范伯灿的儿子范哲,也怯懦着,甚至想要出让父亲放弃着的话,毕竟范族已经是兵败如山倒,再也没有后援的力量了。

    此刻,范雪离一袭白衣,正刚好到了山峰之上,甚至眼神如同万古苍穹一般,霸道无双。

    “终于赶上了吗?”

    看向范族的惨然场景,他露出了一抹冷笑之色。

    他可没有半点同情之心,范族落成这个样子,根本就是咎由自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