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三百九十八章 血海魔地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不错。.等此事完毕,等圣会结束后,我到时候会来找你,帮你护住魂魄,再帮你重塑肉身。”范雪离毫不迟疑地说道,他感知对方刚才这些话都是真的,正是这样,这才能让他明白婉罗敷的一些计划。

    “多谢玲珑子大师不计前嫌,不过那血海魔地极为危险,我身上有一样宝物,或许可以帮上大师你的忙。”三皇女认真地说着,声音里带有死志,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光芒。

    而听到这里,范雪离不由一怔,要知道三皇女之前的肉身被毁,所有的宝物都已经失去,如今更是气息微弱,自顾不暇,却还要赠送自己一样宝物?

    而且对方说得如此郑重其事,只怕这样宝物,极不简单!

    一时间,他涌起了一丝奇异的念头。

    这瞬间,三皇女忽然身体一转,竟是把身上残存的九冰玉莲之身直接凝出玉莲来,递到范雪离手里:“如今的我,只能苟延残喘过三日,这些九冰玉莲还有一些剩余,在我身上却是浪费了,还不如给你吧。若是你有办法能杀了那安期、灭了血海魔地的话……”

    “那你……”

    听到这里,范雪离不由心神一震,哪怕他见过无数场景,却也忍不住微微动容,因为他明显注意到随着九冰玉莲的取出,对方的身体仿佛有一半陷入阴影里,气息虚弱了一半之多。

    “我不碍事的。我知道你身边有一尊黑暗王座的魂魄,如今他的境界停留在肉身九重巅峰,若是动用这九冰玉莲,便可以强行进入肉身十重,有机会帮上你的忙。这次的血海魔地实在太危险了……”三皇女慎重地说着。

    只是这时,她忽然感觉身体一暖,那刚剥离出去的九冰玉莲气息重新凝聚在她的身上,却是范雪离将那九冰玉莲重新凝回她的身上,淡淡一笑说:“以我之力,不会遇到危险。”

    对方浪子回头,仅仅剩余三日时间,他怎么会愿意去剥夺?对方以诚相待,他自然坦诚以报,这便是他的心性。前世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这才得父王看重,这一直是他的心性,从不曾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而此刻,他的语气里更是充满了一种自信。

    如今的他,经历众多磨难,修为大为提升,哪怕眼前是龙潭虎穴,又怎么能阻挡得住他?

    这瞬间,三皇女看到范雪离这样,莫明地,心神颤栗了一下。

    第一次,被范雪离这般的气质所打动了。

    而后她脑海里灵光一闪,说:“那安期乃是蛊师,而我却知道,有一种方式可以对付他,只可惜那种方法太难了,以我之力,还学习不了,不过我相信你能做到!”

    她手上一动,竟是用心神凝聚出许多文字,以一种水镜文字之法,闪烁在范雪离面前。

    看到这些文字如同水雾般出现在面前,范雪离心头一震,脸上出现竟是难得的喜色:“原来如此,多谢了!”

    看到上面的内容,范雪离一震,发现其玄奥非常,怪不得连三皇女这般境界都掌握不了!

    此物虽然没有比莲红釉盘珍贵,但对于目前的他来说,前去血海魔地却更可以派上用场。

    一时间,他踌躇满志。

    ********************

    血海魔地,乃是由无数的血墙所凝聚,这些血墙乃是杀戮近万人所提取出来的,充满了极度的压抑、杀意、不公,凝聚起来,甚至比金精石还要坚硬。

    血海魔地原本是在北面数万里之外,而这血海魔地之人奉了婉罗敷命令,从地下化整为零赶到这里,临时筑起了这样一处血墙用来防御,有着隔绝感知的气息。

    所以当此刻范雪离按着三皇女的路线走到血墙之外,也无法感知到血墙里的气息来。

    “看来这处极为隐秘,若不是三皇女说出来,只怕根本发现不了。”范雪离目光微凝,注意到不远处有很多人像是行尸走肉一般,进入了血墙处唯一的入口,不由心头一动。

    这些人的装扮,似乎都是血海魔地里弟子的装扮。

    “这些人的样子,好像失魂落魄了一般,似乎是被勾去了灵魂?”范雪离记得当初去玄寒山找玄寒仙子之时,就见过许多女子被如此诱惑,但那些女子面色如常、气息正常,这里的这些人,却气息萎靡,整个人仿佛从里到外,只剩下一具皮囊一般。

    一时间,范雪离诧异起来。血海魔地的弟子,怎么都会变成这个样子?

    当下,他趁着一个机会,掳走了一个气息微弱的血海魔地弟子到一旁,可是细细审问之下,对方却是面色迷茫,完全失去了魂魄的样子,根本回答不出什么来。

    但一旦范雪离把这弟子放开,这弟子就仿佛被某种气息召唤一般,再一次进入那血墙之中。

    “这种手段,似乎是一种蛊!用蛊吞噬灵魂,从中取而代之,然后无形里驾驭着身体进入此地。而我询问这具身体,其魂魄已失,自然无法回答我的疑问!”

    想到这里,范雪离心下泛起一丝寒意来,这数百上千个血海魔地弟子,竟全部都被蛊吞噬魂魄,只怕此地必然有大阴谋!

    好在他已有准备。

    据说以婉罗敷的性格,喜欢阳光,不会呆在这样阴暗的地方,所以他猜测那婉罗敷应该不在这里。

    “既然这样,那就混进入看看!”范雪离毫不迟疑地动用了易容术,改变容貌,变成与之前的弟子差不多的样子,装成浑浑噩噩的样子,也进入了这血墙的入口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进入了血墙之中。

    “嗯?”

    刚踏入血墙,范雪离忽然就感觉全身一冷,仿佛有一种冰冷的气息笼罩天地之间,把血墙里与血墙外完全隔开,甚至发现自己的皮肤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而体内的气血的运转,甚至慢了一倍。

    这瞬间,他马上注意到,在血墙之中,竟有着数百上千只白色的虫子,在里面不断地飞转着!

    那些虫子,极为狰狞,但其身上却有着冰霜般的护甲,看起来有着极强的防御能力。

    “这些是冰蛊吗?怪不得能隔绝神识。”范雪离心下一动,虽然对蛊了解不多,但他却是知道,这种冰蛊极难培养,有着极强的寒冰作用,同时也有隔绝神识之力。

    每培育一只蛊,就要耗费无数经历与时间,极为艰难。

    而若是这些冰蛊全部爆发攻击的时候,若是没有肉身十重的境界,只怕瞬间就会在攻击之下灰飞烟灭。

    范雪离根本无法想象这一处地方,居然有这么多的冰蛊,甚至让他内心有着一丝怀疑,哪怕前世里的那些蛊师,也做不到如此多产吧?

    若是其他人见到这样的场景,只怕已经胆寒了。

    而后,范雪离通过飞雁的方式,将这里的位置传给了昆仑之虚太上长老,也收到了他们的回音,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赶到。

    然后他故意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地,跟在众多弟子的身后,向着血海深处走去,想要揭开这里的秘密。

    此刻整个密地里,有着无数血色的岩石在两边,流动着仿佛是岩浆一般,有着吞噬天地之力,眼前一条长长的血色石阶,漫长得一望无际,甚至不知道通向哪一边。

    就这样足足走了一盏茶时间,范雪离忽然感觉前面的队伍停了,甚至前面还传来纷争的声音,似乎有人在高喊着“不服”,这不由使他心头一震。

    当下他瞬间施展神魂出窍,小心翼翼地探到前面。

    如今他的神魂能力可以透体而出,而且加上本身强大的隐匿能力,可以变幻各种身法,藏在血海之中,哪怕是肉身十重中阶的武世武神也未必能发现。

    “嗯?”

    范雪离很快注意到,前面是一处巍峨的殿堂,上面写着“地狱”两字,而其中许多弟子进入这殿堂处,忽然精神恢复了许多,便齐齐跪在殿堂面前,等待着殿堂当中一个老者的审判。

    那老者,两鬓斑白,全身衣服有一些洗旧,看起来极为年老,但不知怎么,他整个人有一种极强的阴邪之力,甚至身上有一种死灵之气,仿佛就像传说里的地藏王一般。

    而那些先前跪着的人,似乎都在听着地藏王老者说着他们的生平,从而对他们进行审判,最后把有罪的他们押解进前面处的血牢里。

    而范雪离刚才听到的纷争的声音,乃是来自一个红衣的中年人,此刻他义愤填膺地指着旁边的一个青衣老者说:“你的老祖母受冻挨恶,以致双目失明,但你不责怪自己,反而责怪你妻子不贤惠?就凭这种心性,你怎么配当这里的弟子?”

    听到这里,范雪离心下一动,没想到,这青衣老者上有老祖母,却没有供奉,反而使得老祖母失明,却不自责,反而责怪妻子?这样的人,的确品性差到极限。

    那青衣老者涨红了脸,争辩着说:“好歹我通过八股文,连续三次考上副榜!只是因为时运不济,这才没有成为国士,但我却因此成为血海魔地的塾师!你又算得什么,不过只是一个低微的郎中而已,你先前靠捐官买官,这才有资格进入血海魔地而已!”

    听到这里,那红衣中年人气得面色铁青,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便在这时,那大殿上的地藏王冷冷地说:“捐官买官,这才有资格进入血海魔地,还敢质疑别人?打入十八层血牢,关押百年!”

    他竟是帮那青衣老者说话。

    这时,其他人都不由打了一个寒噤,看向那地藏王老者,不敢有任何分辨。

    但注意到这一幕的范雪离,目光却泛起一丝冷笑来。

    只一眼,他就看出那地藏王老者的破绽!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