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万界主宰 第三百四十九章 昆仑之虚圣主

时间:2017-10-01作者:南宫吟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只是此刻,在真言阁的昆仑之虚弟子,听到范雪离那如同雷霆般的声音时,整个人几乎炸开了!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玲珑子大师怎么能离开?”

    “玲珑子大师所凝立的药阁那么强,几乎比以前的药阁好上数倍,而且他为昆仑之虚立下了那么多汗马功劳,为什么他要走?”

    但在他们瞠目结舌的时候,他们忽然都默然了。

    这一次,范雪离被关押进玲珑水牢的事情,多多少少都已经沸沸扬扬,以范雪离的修为与境界,若要强破,自然是轻而易举,但范雪离却为了顾全大局忍辱负重,而如今,大概是事情结束了,范雪离也澄清了自己,所以这才要离去。

    这一切,都是昆仑之虚的错。

    都是昆仑之虚对不起范雪离。

    能拥有范雪离这样一位长老,是昆仑之虚的荣幸,然而现在,他们却硬生生地把范雪离逼走了。

    他们全部噤声,面带痛苦与后悔之色,同时还有一种不甘心。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其他几位长老如此逼迫范雪离?使得范雪离对昆仑之虚失去归属之感?

    他们想要知道究竟,只有这样,他们才知道,他们如何才能留住范雪离。

    而这时,在真言阁之中,范雪离说完话后,凝住心神,这才将手里的紫金盒子打开。

    这紫金盒子里藏着是何等之物,竟代表着昆仑之虚的气运,这也使得范雪离深深好奇。

    在做出毅然辞去长老之位后,范雪离的心不由变得一松,同时感觉心神俱清明!

    这是他应该做出的选择!

    而在深深惭愧之余,眼前的这些长老都是欲言又止,显然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劝说范雪离,甚至连那罗雪华整张脸涨得通红。不过此刻,他们目光的焦点也都集中在这紫金色盒子之中。

    他们不敢去想,这盒子里究竟会有什么。

    只是这瞬间,当打开了紫金色盒子后,范雪离与众人都为里面的宝物所呆住。

    里面赫然只是一只普通的笔。

    看起来如同山峰一般,笔尖有一种傲然天地的气息,用的是金灵圣狐毛,而笔杆则是青龙鳞甲杆,都是肉身十重的上古凶兽才拥有的,而且都是心头血之物,至少要凝聚数年才能凝聚出来。

    范雪离不由一怔,因为他认不出这是什么笔,但这笔虽然用极珍贵的材质所凝成,本身有一种傲气,但内里的气息却是空空如也。

    不是神通圣物,甚至连普通的宝物都不是。

    “这是什么笔?”范雪离眉头猛地一皱,很显然,他看不出这物有任何地方,能决定昆仑之虚的气运。

    然而这瞬间,罗雪华却失神地向前走着,几乎是冲到这笔面前,低声地说:“原来是他!原来是他!”这瞬间,她竟是手上一动,施展出无数的光芒,笼罩进这笔尖之上。

    在她的全力催动下,这笔尖光芒耀眼,最后甚至形成了一个异度空间的世界,而后,所有人都见到在异度空间里,一个老者竟是在盘膝在其中。

    竟是那在琉璃瓦里帮过范雪离的那位老者。

    他竟没有坐化,反而藏在里面。他依旧身体瘦骨嶙峋,气息微弱,但整个人却有着容纳万物之意,有一种紫气东来的悠然自得之息。

    而这时,这老者长叹一声说:“罗仙子,若非玲珑子大师携带着这紫金盒子,支撑了十二个时辰,只怕我如今已经真的虹化了。”然后他长身站起,从异度空间里走了出来,对范雪离行礼说:“我代表昆仑之虚,慎重地向玲珑子大师致歉。”

    这一刻,这老者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昆仑之虚圣主!

    数十年前,横扫诸界,成为炼药的最高境界的圣主掌教!以一己之力,将昆仑之虚带到巅峰上的存在!

    “圣主掌教?”范雪离心下一震,连忙扶起对方,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刻,他也完全推算不出,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看到对方老迈的样子,不知怎么,他内心产生了一种不忍的感觉。

    这个圣主,为昆仑之虚鞠躬尽瘁,甚至差点死去虹化,这样的老者,如何不值得尊敬?

    而此刻,其他的几位长老也纷纷走到面前,目光里满是感恩,满是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们感恩着的人,自然都是范雪离。

    原本以为圣主真的遭遇不测,但现在,圣主却依旧能存活,便是他们最大的幸运,也是昆仑之虚最大的幸运。

    便在这时,圣主在众人的搀扶之下,到了旁边的一处椅子坐定,这才说道:“我一个月前,中了婉罗敷的奇毒,勉强调息,却无法挡住这奇毒的渗透,无奈之下,只能进入圣主大殿。圣主大殿里,我这足足一个月时间,终于将这奇毒全部驱除,但却没有想到,婉罗敷用是竟是阴阳奇毒,我解开的只是第一层,而第二层发作,我的身体会瞬间变得僵硬,甚至坐化,从而虹化。而在那个时候,我想要离开圣主大殿,却无能为力,只能在半路上敲了警钟,并躲进那琉璃瓦的僧舍里。”

    听到这里,众人这才恍然,明白当时那警钟的严峻,也明白了当时的危险。一时间,他们更是心提到嗓子眼上。哪怕知道圣主现在无恙,但他们依旧纠心万分。

    “等到玲珑子大师来了,我已经是奄奄一息,支撑不了太久,而当时玲珑子大师还面对天地雷劫,所以我便以三宫五意、太一遁甲之法,用肉身抵抗那雷劫,然后把自己的身体与雷劫融合,借用雷劫恢复一丝生机,然后藏入这紫金圣笔里……”圣主此刻指着那紫金色的笔,语气有一些唏嘘。

    显然,这紫金色笔本身不是法宝,但却是异度空间的所在,可以藏身容纳进入。

    “而这十二时辰里,我必须要与雷劫不断对抗,借用雷劫之力恢复更多的生机,而过程里一旦被打开,只怕就会身体彻底崩溃。”

    圣主解释着,同时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满是歉意:“不过外面发生的任何事情,我都一一瞧在眼里。玲珑子大师,若非你的坚持,只怕我现在已经形神俱灭了。然而为了我,你却被如此逼迫,甚至被押入玲珑水牢,我愿代表所有的昆仑之虚长老,乃至所有的昆仑之虚弟子,向你致歉!”

    他解释完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对范雪离深深地鞠躬。

    这一次,哪怕他是风烛残年,哪怕他气机这才勉强恢复,但其他的几位长老却没有人去扶他,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次致歉,是圣主的圣礼,是昆仑之虚的圣礼,他们没权利去阻止。

    而且同时,他们也是齐齐地向范雪离鞠躬致歉,哪怕就是方师,也是这般所为。

    这个行为,让范雪离震动了。

    他没有想到,事情的经过会是这样,没有想到圣主竟第二次如此隆重地行礼。

    这一刻,他连忙走上前去,手上施展灵力,全力托住了圣主,将圣主扶起,然后把圣主扶到椅子上,然后对其他长老说:“诸位原都是为了圣主早想,这一切怪不得诸位,也怪不得圣主。”

    而这瞬间,那罗雪华忽然身子一软,看向范雪离的眼神里满是后怕!

    没有想到事情竟是如此地曲折!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自己!自己万般压迫范雪离,若是范雪离支撑不住,一开始就打开那紫金盒子的话,圣主如今可能已经羽化,而自己将会悔恨终生!

    若非范雪离有那样的风骨,能支撑住十二个时辰的话,昆仑之虚如今已经是不堪设想!而那个时候,自己将会成为昆仑之虚的千古罪人!

    想到这里,又想到她对范雪离的无数次逼迫,她再也忍不住了,悔得肠子都青了,这瞬间,她毫不迟疑地向范雪离鞠躬:“玲珑子大师,对不起,我错了。”

    九十度的鞠躬,敬的是范雪离救圣主的恩情。

    这是她发自肺腑的鞠躬。

    她性格高傲,自幼起就离家而走,后来遇到了圣主,一颗心都在圣主身上,只是她性格火爆,按捺不住脾气,平时更是大大咧咧,所以哪怕对圣主有爱慕,却怎么也说不出口。而圣主对她如同小妹看待,更是加重她内心的压抑,情绪就越发火爆,这么多年来,越来越强,甚至她自己都收不住,更是为所欲为,更不会向别人道歉。

    这是她数十年前第一次向人如此慎重地道歉!第一次如此地行慎重的礼。

    这一刻,见到罗雪华的表情,其他人都心下震撼。

    不过想到,若非范雪离如此坚韧,支撑过十二个时辰,只怕圣主如今已经形神俱灭。想到这里,他们又觉得恍然。

    便在这时,范雪离手上一动,虚空地把罗雪华身体托住,苦笑着说:“罗前辈,你是为昆仑之虚着想,是为圣主担心,这原也怪不得你。”听到罗雪华这样说,他内心的气已经平消了。对方的所作所为,出发点都不算错,自然怪不到对方头上,所以范雪离说得也是发自肺腑之言。

    但哪怕这样,他此刻也依旧有着离去之意。对他来说,如今他身负酒龙传承,需要尽快突破修为,而昆仑之虚的环境对他来说,如今已经十分安逸,反而不利于他精励修炼。
小说推荐